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开女嫩苞经过 和女学生做爱10p

当时的慕北辰刚刚洗完澡,突然间听到有人在敲门,他愣了一下,倒是没有想到会是谁这么晚了还会来这里,他打开门之后,就看见了在门口笑的异常的开心的林夏沫。

“小沫,你怎么来了?”

“阿辰,我回宿舍晚了。”

慕北辰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确实是已经过了学校门禁的时间了,想来是林夏沫在外面学习的时间太久了,所以才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叹了一口气,让林夏沫进到屋子里来。

只是林夏沫走进屋子里,因为有灯光的照射,慕北辰这才看到了她身上脏兮兮的。

她的裤子已经破了一个大口子,上面还有些血迹,只是已经干了,她的眼睛也有些散光,想来是她的眼镜掉了。

慕北辰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臂。

“你这是怎么弄的?”

林夏沫笑了笑,她的眼睛掉了,看不太清慕北辰的样子,自然也无法知道他现在是身上只围了一个浴巾。

“阿辰,你帮我把眼镜拿过来好不好?”

慕北辰皱了皱眉头,因为林夏沫经常来这里也就在他的家里放了一副眼镜,他还想要问一些事情,但是看到了林夏沫的的样子,他还是选择了一会儿再说。

慕北辰拿到了眼镜的同时,也把自己的衣服穿上了,他知道林夏沫的脸皮子比较薄。

可是等到慕北辰真正地靠近了林夏沫的时候他才发现,她身上的伤口还是比较大的,裤子是被人用刀子划开的。

慕北辰的脸色直接就变了。

“你这是怎么弄的?”

他原本以为林夏沫会有些不好意思,然后呆呆地和他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林夏沫只是笑了笑,一把搂住的他的腰,趴在他的腹部低声说道:“阿辰,你今天的这个衣服很好看啊。”

慕北辰皱了皱眉头,不知道她怎么突然间这么说话就感觉到了自己的唇上有一个软软的东西贴了上来。

林夏沫睁大自己的眼睛看着慕北辰。

“阿辰,你这样不开心吗?”

慕北辰怎么会不开心,但是林夏沫的样子实在是有点儿奇怪,他一把拉开了林夏沫。

“你这……”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林夏沫已经再次粘了上来。

也是从那次之后慕北辰才发现林夏沫的一个怪癖。

每次当她出了什么事情之后,她心里很害怕,但是她一定不说,只是整个人会变得异常的粘人罢了。

所以,慕北辰看着现在这个样子的林夏沫,心里面已经有了一个大体的猜测了。

林夏沫搂着慕北辰腰的手僵了一瞬,她猛然间抬起头来看着慕北辰。

“我饿了,我想吃薯塔。”

慕北辰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就知道,一旦她的这幅样子被人发现了之后,她就会变得很是难缠,整个人像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一样。

慕北辰叹了一口气,摸了摸她的头发。

“医生说了,你的病还没有好,需要静养,听话?”

林夏沫撅了撅自己的嘴,俨然是一副很是不满意的模样。

“不行,我要吃薯塔。”

慕北辰点了点头,坐在了她的身边,抬头看着她。

“你想吃薯塔?”

林夏沫犹豫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慕北辰突然间这样看着她,但是林夏沫还是点了点头。

“对,我想吃薯塔。”

慕北辰点了点头。

“好,吃薯塔。”

“真的?”

林夏沫可不相信他这么容易就被说服的。

慕北辰握住了她的手,在手里把玩着。

“真的,我也想吃薯塔,你说去哪里买,我去给你买。”

林夏沫皱了皱眉头,似乎是在思考着究竟要去哪里买薯塔才对。

这个时候,慕北辰突然间吻上了她的唇,林夏沫睁大了自己的眼睛,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这突然间的变化。

“你…….”

剩下的话都被慕北辰吞进了肚子里。

一吻结束之后,林夏沫的脸色变得通红,也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

慕北辰笑了笑,低声说道:“呼吸。”

林夏沫猛然间反应过来,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气,慕北辰勾了勾嘴角,贴心地给她拍了拍后背顺气。

“没人跟你抢。”

林夏沫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她缓过来的一瞬间整个人的脸色就变得很是不好看了。

“你怎么这样啊?不是说要给我买…….”

林夏沫的话音戛然而止,她愣愣地看着突然间靠近自己的慕北辰,两个人的呼吸仿佛都交织在了一起。

“你,你离我这么近干嘛?”

慕北辰低声笑了笑。

“小沫,你的伤口还疼吗?”

经过这么一打岔,林夏沫成功地把自己想要吃薯塔地事情忘到了一边去了。

“还,还好,不是很疼了。”

慕北辰心疼地握住了她的手,丽萨的刀砍过来的时候他看着都很疼,倒是没有想到她会替他挡下这一刀。

“小沫,以后这么危险的事情,答应我,别再做了好吗?”

林夏沫愣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把自己的手从慕北辰的手中抽了回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地扣着自己的双手。

慕北辰笑了笑,重新握住了她的手,再度开口,只是不知道像是和谁说的一样。

“丽萨被警察抓进去了,正在审问的阶段,你希望我插手吗?”

林夏沫愣了愣。

慕北辰握着她的手用了点儿力气,轻声开口说道:“只要你开口,我就插手这件事情。”

听到慕北辰这样说话,林夏沫笑了笑,歪着自己的脑袋看着慕北辰,仿佛是有些不解一样。

“你插手了这件事情会变得有多么不一样呢?”

慕北辰笑了笑,凑近了她的眼前。

“你想要这件事情变得有多么的不一样?”

林夏沫收敛了自己的神色,也不再胡闹了,她看着慕北辰。

“我不知道想不想让你插手这件事情,丽萨的事情我不会原谅她的,但是我也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对付她,我想把这一切都交给他们去判决吧。”

慕北辰点了点头。

“丽萨的罪行太重,不管谁插手都救不了她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85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