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女尊少爷被带环疼忍忍 双龙开子宫

灵奈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也没有任何反驳了理由,除了听从顺从没有别的解决方式,唯有心中如一团乱麻。

苏洵,他不是应该在瀚海吗?怎么会来到天朝?又是谁害她到如此地步?一连串的疑问得不到解答,憋在心里直叫人想吐血,别的且不谈,灵奈现在甚至连身在何处都不知道,自来到天朝,她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被动狼狈,即便当初被“抛弃”在狼山下,至少还有双眼睛是自己的。

流云逸散

夜凉如水,月色映照着白玉石阶,周边郁郁葱葱的生长着一蓬蓬盎然的太阳花,尽管夜深石凉,花瓣已合了姿容沉沉睡去,而其风采竟依旧不减半分。

“陛下,这是明日宴会笑江山的节目单子,请您过目。”黑落立在那个年轻的帝王背后许久,终于忍不住轻声打扰,递过一张明黄的的薄笺。

“你看着安排便可。”接过薄薄的笺子,却不看一眼。

“陛下,线报称,许将军联合礼部吏部等六部官员,还有丞相大人,要在明日联名,奏请陛下大婚立后。”黑落想了想,还是将实情说出,虽说从心底深处,他比任何人都希望自己的主子能早些娶妻,过正常人的生活,没有仇恨,没有复仇。

“立后?”帝王笑了,微微摇摇头,“是有人想当国丈吧。”

黑落顿了顿,一时不知如何回答,自萧流云中毒以来,本以为有天山雪莲压制,早晚能清除余毒,却谁知体内毒素非但不清,反而日益加重,再加上登基后诸多的国事,全靠他一人支撑着实力不从心,两年前瀚海一战,许将军领军出征,甚至派亲生儿子坚守前线,战死沙场,本在军中威望便极高,由此更得人心,再加上他死忠于萧流云,因此,军部好些事宜便交给许将军分担,如今,在朝中也是有分量的人物,倘若,他起了异心,黑落也真是捏着一把汗。

“陛下,明日事务繁忙,普渡大师将例诊改到今日,回寝宫吧。”每每提到例诊,黑落便恨不得自己替主上受这个苦,近来每次例诊的时间越来越长,而间隔周期却越来越短,普渡大师的笑容也越来越难以见到,唯有他的主子,毫不在意阎王令的余毒,像从前一般杀伐决断,处理政务。

只是每几近月圆那几夜,他不再去那个yīn涔涔的御书房,而是独自到御花园,对着那满院子的太阳花,表情温柔,亦或是遗憾。

薄薄的纸笺,在月光下,闪着柔和的光,一行行墨色小楷,只要稍一注意,便可发现其中有首极为熟悉的歌曲,《菊花台》。

薛染夜并不知道灵奈曾为萧流云唱过这首歌,灵奈亦从未提过,不仅如此,对于萧流云的一切灵奈皆很少提及,薛染夜假若知道灵奈曾唱过这首歌,打死也不敢将它摆在萧流云面前。

“陛下,若可以,属下便吩咐笑江山,将节目定下来。”

“潋河国此人,一向有分寸,倒是许将军,黑落,即刻招丞相进宫。”萧流云看看天上的月色,停住回宫的脚步。大婚立后么?唇边染上一丝冷酷的笑。

“陛下!普渡大师还在等,您的例诊……”一听此言,黑落一时心急,不由出声阻止,

“朕自有分寸,黑落不需多言。”萧流云挥袖不再理会,从来他决定的东西,不允许也不会为任何人改变。

“是。”

————————————

有没有人想过假如有一天自己瞎了会是什么情形?譬如现在,灵奈抱着一只枕头,一边在床上挺尸,一边思考海伦凯勒的人生哲学。

身上穿着轻柔薄纱的寝衣,头发悉数垂散下来,乌黑浓密,额上包着白色的纱布,两者间对比异常鲜明,而黑亮的瞳孔和少许微微泛蓝的眼白更是和谐,尽管现在已然只是摆设。

苏洵一走进房间,便看到那个女孩安静的窝在床上,手里抱着一只枕头,连发呆都那么期期艾艾的,梳妆台前,一扇小巧的窗开着,几缕粉色的飞花极听话的飘进窗子,乖巧应景的落在女孩的头发上,更添一份柔和。

神经本来就大条的灵奈没有感觉到外来者的进犯,继续思考她所谓的“人生”,苏洵亦不语,只是蓦的有些后悔,为何要让他看到这一幕,让他那颗本以为在献血中浸泡久了的心,本以为麻木的再也不会有波动的心,平白的乱了频率。

许久,就在苏洵快要忘记自己身份的时候,床边幽幽传来一句话,将美丽的柔和打了个粉碎:

“靠之,尼玛这么久了,你个死潋河国也不知道来看看我,你大爷的。”

“咳咳。”苏洵顶定了定神,复又定了定神,最终还是不知该说什么,只能咳了两声,表达自己不是空气。

果然,听到自己的声音,窝在床上的女孩表情煞是好看,先是红了红,继而绿了绿,最后,永黑。

“呃,我说您,您怎么又来了。”刚说完这句话,灵奈便狠狠抽了自己一嘴巴,什么叫你怎么又来了,这地儿明明连地皮都是人家的。

苏洵脾气极好,一点也不生气,更没有责怪灵奈不讲道理的鸠占鹊巢,只是微微笑着,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839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