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男人亲下面证明爱吗 教你自制隔墙偷听器

刘美娴感慨道:“沈依依从小看着老实,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还真是让人跌破眼镜。幸好祁琛解决掉了,不然因为这么一桩情债害公司遭受损失,那可就……”

她几句话没说完,言下之意大家却都懂,便是直接将这次的事件推到了沈依依的身上,并且往霍祁琛身上再泼了泼脏水,暗示一切都是霍祁琛惹出来的,他解决掉自然也是应该的。

许欢颜在旁边听的不由发笑,不紧不慢的道:“婶婶说的还真有道理,不过这次的事情闹的这么大,还真是挺奇怪的。沈依依在霍家长大,也就是个小保姆,说来说去能认识什么了不得的人,这次的事情这么一爆出来,居然就闹的特别轰动,我呀,还被爆了不少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黑料。这商业竞争对手还真怪恶心的,盯着我们霍家内部的事儿来,以后我们可得多小心点,祁琛现在管着霍氏的事情,不知道多少人眼红,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啊。婶婶你说是吗?”

许欢颜从来也不曾在霍家发表过什么看法,之前更多时候更是置身事外或者默默听着的态度,还是第一次突然出声维护霍祁琛。

刘美娴还以为她是个软柿子,谁知道突然就露出了一口獠牙,当即把她咬的血淋淋的。

刘美娴脸色难看的看着许欢颜,一时之间连话都说不出了。

霍朝半点也没介意许欢颜直接将刘美娴呛回去的举动,反而是颇为赞赏的道:“欢颜,祁琛现在很优秀,将霍氏交到他的手里,我很放心。原本我就担心你性格太软容易吃亏,你也要尽快成长起来,独当一面,成为他的贤内助啊。”

“有爷爷护着我,谁敢让我吃亏?”许欢颜笑眯眯的看着霍朝。

霍朝一听,先是一愣,随即大笑道:“我护着,我护着你!”

旁边的霍瑾年和刘美娴直接被忽视,脸色愈发难看了。

一顿饭吃的那不叫饭,那都是心机。

这次的事情刘美娴和霍瑾年损失不小,心里憋着气。然而刘美娴被霍朝警告了几次,说话也不敢再过火了,最后只憋着口气,囫囵吃了几口。

最后几人吃完饭离开,霍朝还在霍祁琛旁边警告道:“公司的事情你想怎么处理都可以,我相信你的判断。那些不安分的股东和员工,早晚要坏事。不管他们是不是公司的老员工,都要下狠心清出去。”

这话算是给了霍祁琛免死金牌,霍祁琛笑着道:“有爷爷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霍瑾年听着,脸色更是一白。

霍朝这话,不就是让霍祁琛放心对他的人下手么。

一顿饭吃的霍瑾年心里拔凉拔凉。

待到吃完晚餐又陪霍朝聊了好一会儿,看霍朝累了上楼去休息了,几人才离开。

霍祁琛拉着许欢颜要上车,霍瑾年却走到霍祁琛的旁边道:“祁琛,我有话和你说。”

霍祁琛扭头不耐烦的看着他。

小时候霍祁琛和他这个叔叔也是很亲昵的,现在的冷淡都是因为他父母的死。说是冷淡,实则是化不开的恨意。

霍瑾年心下有些悲哀,但还是道:“祁琛,咱们叔侄虽然都在公司做事,但是平时难得见面。老爷子去休息了,我们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对我们,我们都有想法,但是毕竟我们还是一家人,我希望我们的竞争放在公司上,在家里……不要总是处于这样水火不容的状态,老爷子看见也会不开心的。”

“小叔,做你家人可真惨。”霍祁琛嘴角带着一抹轻嘲:“不仅得小心不要落下把柄被你抹黑算计,而且哪怕是差点被你害死,还得顺着你的心思对你笑脸相迎。”

“祁琛,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觉得我们之间有误会。”霍瑾年苦着脸看着霍祁琛,试图想要掩饰。

“既然都打开天窗说亮话了,就没有在我面前演戏的必要了吧?”霍祁琛冷冷道:“你这副嘴脸,你不恶心,我挺恶心的。”

“我真的没有想过要害死你父母……”霍瑾年满脸苦闷的看着霍祁琛。

“但实际上就是你害死了。”霍祁琛眼中满是一片猩红:“你根本就没资格提起他们,更没资格要求我把你当做一家人!不管你是有意还是无意,最终就是你害死了他们,你的亲哥哥亲嫂子,说再多他们也回不来了。”

霍瑾年看着咄咄逼人的霍祁琛微怔,霍祁琛眼中的恨意刺的他无处躲藏。

“这么说,不管我做什么,你都不会再原谅我了?”霍瑾年低低的道。

霍祁琛没有回答,只是给了他一个嘲讽的眼神。

这一刻他真的感觉到,人原谅自己犯下的错真的很容易,往往对方都还没原谅,犯错的人自己就已经将事情翻篇了。

他直接回到了车内,将车门关上,不再听霍瑾年的话。

霍瑾年站在原地看着他开车载着许欢颜离开。

刘美娴双臂交叉置于胸前,缓步走到霍瑾年的旁边,哼笑了一声:“又来自讨没趣?”

霍瑾年抿着唇没说话。

刘美娴抓住他的胳膊压低了声音道:“瑾年,你该下定决心了。不管当时的事你愿不愿意,他都已经认定了是你害死他爸妈了。听他这个态度,指不定还掌握了什么证据,到时候别人可不会管你怎么想,只会把你送进监狱!你想你下半辈子就这么在监狱里呆着吗?你要是觉得对不起霍祁琛,让你放弃霍氏,你甘心吗?”

他不甘心!

所以在霍祁琛的父母死后,哪怕知道霍祁琛恨他,他也还是选择了继续和霍祁琛竞争下去,用尽一切手段要将霍祁琛打压赶出霍氏。

但是霍祁琛太顽固了,他用了这么多办法,霍祁琛越来越强大,反而是他越来越被动。

再这么下去……他在霍家还有位置吗?

刘美娴在一旁继续道:“老公,不是我总想着离间你和家里人,你要知道我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我怎么会害你呢?这次沈依依的事,咱们算是正面和祁琛对上了。你事情做都做了,就别在这里犹豫了。经过今晚你还不明白吗,你看看我们的处境,连许欢颜都敢随便顶撞我了,再不动手,我们在霍家就没立足之地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814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