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小雪正一张一合 办公室操上司

夜色里整个叶家别墅都很暗淡,唯独一个窗户透出来一丝微弱的光,房间里叶凡离不停地翻阅着那份已经递交到自己手里的文件,一遍又一遍的翻阅着,已经不知道多少遍了可总是找不出她想要的东西。眸子的颜色越发的黯淡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叶凡离终究是抵挡不住那涌上来的睡意了,不知怎么的手托着脑袋就睡着了。半梦半醒的在书桌上睡了一夜,口水愣是全都流在了文件上,偏偏就是不偏不倚的掉落在了那缝页的边框线上,经过一个晚上唾液的洗礼,那边框线的颜色都不知道淡落了多少倍,更别说上面的字迹了。可叶凡离昨晚还什么都没发现呢。

早上叶凡羽的生物钟提醒他该起床了,叶凡羽迷迷糊糊的摸了摸床边想要触碰到那个人,结果什么都没摸到,他揉了揉眼睛视线明亮一些转头看了看床边,发现没有人。总之还是先起床吧,叶凡羽一如既往地穿上了应该穿的正装,虽然这对他而言不是很舒服。走下楼早饭已经准备好了,可是真个叶宅都没看到苏景的身影,叶凡羽斯条理慢的吃完了早饭,打量了一番,看了看正在打理事务的沈伯:“沈伯,你看到苏景了吗?”

沈伯毕恭毕敬的转过了身微微的鞠了一躬,脸上的笑脸一直都在:“苏医生啊,他一个大早就出去了,也没说干嘛。少爷找苏医生有事吗?”叶凡羽没有作答,喝了一口桌上的牛奶:“没有什么要紧事。”

“我平日里看少爷和苏医生十分要好也就这么一问,请少爷不要在意的好,如果没有别的事要吩咐的话,我就先去做别的事了少爷。”沈伯就这么说了一句,看叶凡羽没有什么反应就转身离去接着去打点平日里应该打点的事物。叶凡羽看了看时间,抬头看了看叶凡离的房门。那个蠢妹妹铁定是不会醒了,上去喊她吧,叶凡羽也不想再去麻烦沈伯了,当然他也想知道叶凡离昨天是否有在那份文件上看出端倪,这点真的很让他在意。叶凡羽先是敲了敲门,喊了两声阿离,见屋内没有反应,就直接开了房门进去了。

一开房门就看到叶凡离趴在桌上睡着的那幅蠢猪模样,甚至嘴里还有唾液的残余,真的是一点都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叶凡羽无奈的摇了摇头,看到桌上文件的一脚被打湿了变得模糊不清他就放心了,又俯下身看了看叶凡离压着的那张空白的纸页,看来她还什么都没发觉,真是让人舒心多了。要是让她看出端倪指不定要出多大的乱子。微弱的阳光透过帘子那小小的缝隙直照在叶凡离的脸上,那浓密的眼睫毛被呼出的气体吹的微微颤动着,可真是个美人坯子。叶凡羽定了定神,清了清嗓子。

最后敲响了桌子:“咳咳!阿离醒醒,该去学校了。”叶凡离被传入的敲桌声音给闹醒了,从桌上起来,伸了伸懒腰,用手擦了擦嘴上的唾液痕迹。慢吞吞的才把眼睛睁开,看清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叶凡羽。

“啊?这才几点啊。”叶凡离撇了一眼叶凡羽,然后不紧不慢的转头看了看时间,“这不才六点十分吗。喊我起来干嘛!”叶凡离一脸不满的看着叶凡羽希望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好让自己别少了这一个多小时的睡眠时间。要知道精致睡眠对叶凡离有多重要。

叶凡羽是没想到这货可以蠢到这个模样连时间都不会看,叶凡羽现在真的是想笑叶凡离,叶凡羽指了指墙上的挂钟,叶凡离顺着手看了过去:“你好好看看,现在究竟几点了。”叶凡离又揉了揉眼睛:“等...等等!七点十分了!哥!你怎么不早点叫我。”叶凡离看清了时间就开始着急忙慌的整理东西,叶凡羽在旁边指手画脚了半天,一会问那个拿了没,一会又问这个拿了没。总之一大堆杂七杂八的东西,叶凡羽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带这些去。总之那天偶然再叶凡离书包里看到了这些,就记下来了。叶凡离手忙脚乱的整理好了东西,根本顾不上为什么叶凡羽知道这些东西要带。头还没梳好就急急忙忙跑下楼了。

沈伯看到真的是担心这个不省心的小姐可千万别磕着碰着,不然多让人担心啊。沈伯嘴里不停的提醒着叶凡离慢点慢点,来得及的小姐。叶凡离哪顾得上这么多,反而更急了。

叶凡羽看了看房间里剩下的东西,被遗落在床头柜的车钥匙还真是可怜呢。无奈谁让叶凡离这么粗心,不知道少了这个她还怎么去学校。叶凡羽把钥匙往上衣口袋里一放就关上房门下楼去了。叶凡离早就叼着两片面包跑的不见人影了。可谁知走到车库叶凡离发现自己没带钥匙。这可真是倒霉的一天。

叶凡离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看了看那几个熟悉的号码,最后终于狠下了心,拨通了一个电话。还没响几声电话那头就就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呦,我可人的未婚妻终于愿意打电话给我了还真是罕见,还是这么一大清早的。难道是准备搬家不成?我倒是乐意效劳。”顾南铭邪魅的声音从那头传来过来,话语中带着一丝调慨和戏虐,他无非是在提醒叶凡离不要忘了搬过来住这件事。这话听得给叶凡离打了一个警钟。不过她快迟到了有什么办法?生而为人哪有不用别人帮忙的时候。叶凡离细声细气的说起:“铭哥哥我知道了啦,不会忘记的。但是我现在,你能过来接我吗。我要迟到了。”叶凡离在电话里的声音委屈巴巴的,别人听着怕是人都苏了。叶凡离说的自己都感觉反胃。没想到这么恶心的语气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她可不想再有下次了。

  顾南铭听到倒是一激灵,这话从叶凡离嘴里说出来实在是太不正常了,当然这样其实也不错?顾南铭答应了下来,毕竟顾南铭现在就在离叶宅不远的地方在开车来的路上呢。顺便接一下也不碍事。叶凡羽准备好了所有的东西,越川已经把车开到了门口等着叶凡羽上车了,叶凡羽刚想给叶凡离送车钥匙。很凑巧的是,他在不远处看这叶凡离上了顾南铭的车。

  “这家伙。”叶凡羽除了能骂叶凡离蠢还能说什么?她这不是羊入虎口吗。叶凡羽还不知道顾南铭已经强制要求叶凡离这周就搬去的事,自然是觉得羊入虎口,只有叶凡离知道自己早就难逃虎口了,更别说是羊入虎口这么简单了。虎口脱险更是不要想了,最起码现在的她手无缚鸡之力。

  叶凡离那乱糟糟的头发让顾南铭看到了心里真的是好一阵子不舒服。顾南铭特别想开车去理发店好好理理叶凡离的头发,只不过时间不等人。顾南铭随手从车上的储物盒里拿出了一把木制的梳子上面还刻着花纹,十分精致了。根本不像男人车上有的东西。不过顾南铭倒是随手就扔给了叶凡离,一点也不在乎那东西是否会被损坏。叶凡离拿了梳子看了看:“哇,你一个大男人车上还能有这么别致的东西,不简单真的不简单。说说是你哪个小女朋友落下的,你就扔给我用了?”

顾南铭看上去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好好把你那鸡窝一样的头发给我整理整理,看着真丑。亏你还是个女人,一点女人样都没。”叶凡离看了看后视镜,看了看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是有点乱但也不至于像鸡窝吧!顾南铭还真是和常人不一样的毒舌。说话永远让人那么讨厌。叶凡离拿起那精致的小梳子对着后视镜里的自己整理起了头发,顾南铭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时不时的就想看看后视镜,他恨不得一直盯着看。不过这还在开车,他还是挺有交通意识的。毕竟这要是再出了车祸那可真就出了大事了。

  终于到了校门口。都已经快迟到的点了,校门口也没有什么人,顾南铭和叶凡离就算大摇大摆走进去也不会引人耳目。可是偏偏不巧,今天看门的是夏风竹。夏风竹看到门口两人,扶了扶眼镜框,什么都没说。就回去了。顾南铭似乎是没注意大,他还以为今天没人检查记名呢。快到教室门口顾南铭感觉自己被拽了一下回头看了看叶凡离。

 “我先进去。不然的话被问起来会很麻烦。你也怕麻烦吧。”顾南铭的确怕麻烦,想了想也是。就让叶凡离先进去了,自己在门口晃荡了两分钟,踩着上课的点进了教室。班里自然是没有声音,如果这都能卷起八卦。那这些人也就太无聊了。

   叶凡离拿出了笔在课本上写了一排字讲课本推到了顾南铭的面前。顾南铭看了一眼:谢谢你送我哦。书上是这么写的。顾南铭轻笑,又随手在书上留下了:记得搬家,我的顾夫人。就趴下睡觉了。叶凡离真的是快给闹糊涂了,这家伙是肯定不会放过自己了。一天到晚就催着搬家。这怎么办,赖是一定赖不掉了。要是分房睡还好说,但是。。。算了算了不想这些,叶凡离试图把这些想法抛掷脑后,可是这是不可能的。哪有那么容易就分散注意力。

  他一定会分房睡的。毕竟他讨厌我不是吗?现在的所有一切不都也是装出来的。叶凡离这么告诉自己。好不容易才安下心。这样就能顺利的搬过去了吧?

  HL大楼里,叶凡羽忙完了一个早上的事物,一直在想着苏景会去哪。还有早上顾南铭接走阿离的事。

一上午的会议他几乎没有认真听。毕竟这种级别的会议所讨论的要点要是扔给他处理,那他该是养了多么去没用的人?所以苏景到底去了哪,叶凡羽快被这件事给急死了。他现在像扔下公司的事出去找苏景,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天他总觉得,苏景呆在自己身边才是最安全的。这个时候门被敲响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792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