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70岁爷爷强要孙女一夜_领导吃我奶还摸下面故事

侍女正要用手绢替秦贵人卸妆,秦贵人拂手阻拦,自己拿出袖中的丝绢使劲擦拭着眉间,金色莲花尽毁,还将胭脂、口汁擦得满脸都是,秦贵人的妆容瞬间令人侧目。她认为,顾雪菲要的就是羞辱她。

顾雪菲可没心思看秦贵人这小花脸。她环视着周围的宫人,看似有条不紊的在忙碌,实则都在关注着她这里。

顾雪菲走到侍女面前,俯下声,用手指缓缓托起侍女的脸,问道:“你叫什么?”。

侍女满脸恐惧地说道:“小……小……樱。”

顾雪菲提高声量,以后宫之主的姿态说:“侍女小樱,纵容主人行秽乱装扮,立即仗毙!秦贵人,掌嘴二十,回宫面壁思过!”

往来宫人全都跪了下来,低头聆听贵妃娘娘教诲,“听好了,以后宫中不可出现妖女扇,更不可效仿妖女装扮,若有犯者,本宫定制她秽乱之罪!”

“是——是——是!”跪在地上的宫人们更恐惧了,直接行大礼,双手扶地,低头挨地,再也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顾雪菲又说道:“今日之事,若有人敢嚼舌传到皇上耳中,惊扰到皇上。本宫定将那人——仗毙!”

说完,顾雪菲昂头挥袖离开了丝竹宫,贵妃之尊中更多了一分霸气。

顾雪菲心里明白,皇宫并不是密不透风的,就算她扣下了那一批宫扇,宫里嫔妃宫人众多,保不齐就有人从某些渠道得知宫外盛行妖女扇。想要让妖女扇不蔓延至宫中,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利用恐惧震慑所有人一举一动。

顾雪菲的方法确实奏效,后宫也不完全是与世隔绝之地,总会有外出办事的小宫人和某些宫女有些私交,将妖女扇带入宫中。但现在,即使宫中有人手握有妖女扇,也会悄悄毁掉……

公主府

庭院中,景阳在石凳上喝着茶,苏倩在一旁的秋千上轻轻的荡来荡去,秋千上还编制着淡紫色的纱段,秋千飘荡起来,苏倩的发丝便和淡紫色纱段在风中飞舞。

景阳看了笑道:“果然是扇面美人啊,玩了秋千都这么有意境。要不要本公主画下来呀,这一定又是一副抢手的扇子。”

苏倩没心思打趣,眼神有些忧虑,饶有深意地说:“美人扇再怎么美,却吹不进那座宫墙。”苏倩抬头看着远方的云彩微微叹息。

景阳沉默了一瞬,杏步走到莲花池边,俯身捡起身边的鹅暖石扔进了池中。砰的一声,水面上翻起了一圈圈涟漪。景阳幽幽地说道:“的确有些蹊跷,苏扇缘的宫扇已经送入宫中了。石头砸入水中,怎么可能没个响呢?”

苏倩把秋千停了下来,笃定地说道:“哼!那一定是石头根本没砸下去,被人给扣下了。”

景阳转过身对苏倩笑道:“美人请放心。有人能扣下扇子,那她还能挡住整个玄灵的风不成?”

“公主和何计策?”

“明日便是小皇子的满月礼,皇兄当然邀请了本公主。那本公主一定得当面赠送贺礼咯!世人皆知,本公是苏扇缘的常客。皇兄也知道本宫在学制扇。那借这次机会,本宫一定要把亲手制作的扇子,赠与皇兄!”

苏倩内心有着更深沉的忧虑,“景阳,其实……其实……”

“怎么了?咱们俩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苏倩沉默了一会儿,忧虑地说道:“还记得吗?赵漠登基之初,销毁了所有美人扇。现如今苏扇缘借着公主的庇护,将美人扇再次销售。当年也只限于京城,可如今美人扇已经覆盖了整个玄灵。”苏倩紧紧的拽着手中的蓝色折扇,“你就不担心吗?”

“担心什么?担心皇兄不悦,治罪本公主?”景阳笑道,好像丝毫不担心连累到自己。“美人扇如此高调,你以为能逃得过皇兄的眼睛吗?若不是有皇兄的默许,美人扇能这么顺利的销往整个玄灵?各州府的关卡都这么顺利吗?”

苏倩惊讶的看着景阳,冷笑了一下,想想自己还是太天真了,本以为自己是谋局的猎人,到头来却还是受人监视的猎物。

“赵漠难道猜到我的身份了吗?”

“不一定!但一定有所怀疑!”景阳沉默了一会儿,“其实当年我能感觉的到他对你的感情……”,提到灵犀的痛处,景阳说不下去了。

当年赵漠初登大宝,必须全面倚重顾尧。销毁美人扇,一则是为了顺顾雪菲的心意;二则是为了坐实岳丘山谋逆,不能再让逆犯之女出现在扇面中;三则是他不愿面对自己亲手牺牲的灵犀和孩子。

“哼!当初他是不敢面对自己的罪行,直接毁尸灭迹,这也的确是他的作风。那如今呢?他敢面对我这张脸了吗?”苏倩愤恨的说。

“如今的皇兄可不必五年前,现在的他虽不能独揽朝纲,但却能和顾尧分庭抗礼了。再也不用一味估计顾雪菲的心意。”景阳替赵漠辩解到,“又或许在他内心深处,始终保持着对你的……留恋或…...亏欠……”景阳的声音越说越小,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她会不假思索的替赵漠说话。

上次苏扇缘被查封,苏倩进宫撞见赵漠。赵漠见了苏倩虽没说什么,但到底还是解救了苏扇缘。现在回想赵漠看自己的眼神,苏倩就敢赌这一把。

“亏欠也好,留恋也罢,他都必须为孩子付出代价!”苏倩眼眶微红,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孩子?什么孩子?”景阳瞪圆了眼睛,直奔苏倩身边惊讶地问道。

这是苏倩第一次说出“孩子”二字,这是她内心最深的痛,她原本一辈子也不愿告诉景阳,但今日她竟然脱口而出了。

景阳双手握住苏倩关切的问到,“当初,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一直以来景阳想问,但却不敢问,每次聊天都尽可能的避免过去的事,生怕让灵犀回忆回去的痛苦。但方才苏倩脱口而出“孩子”,景阳怔住了,看来当年灵犀经历的远比她想象的要痛苦的多。

即使眼眶再湿润,苏倩也在极力的克制着。她笑了,看着景阳说道:“本来,你会有一个……一个……小外甥。到现在应该……也快……五岁了吧!”

苏倩微笑着含泪,一个字一个字的告诉景阳。景阳也颤抖了。不用再问,景阳也知道,当年二皇兄赵谦痴爱灵犀,但灵犀心里其实另有其人,只有赵漠才会让灵犀如此付出。想想当年发生的一幢幢事,父皇的突然驾崩、二皇兄的死、岳氏一族被灭门。再想想最终的胜利者,胜利者的嘴脸是那般的让人恶心。

交易!一切就是利益的交易。大皇兄居然为了皇位连自己的父王和兄弟都能痛下杀手,连自己的女人和孩子都能舍弃,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还有灵凡,最让景阳心痛的是——灵凡。

景阳拭去泪水极力让自己平静,对苏倩说道:“明天,你和我一起进宫,恭贺皇兄喜得贵子。”景阳的眼神坚定无比。

“好啊!那批宫扇不是被扣下了吗?苏扇缘有的是扇子,明天就让扇面美人亲自展示苏扇缘的新品!”苏倩冷静的说。

苏倩内心一震,恢复记忆的她终于要正面迎敌了。之前的筹谋并没有白费,起码能探知赵漠对灵犀还有一丝眷恋。只要有一丝希望,苏倩就能凭着灵犀的脸,让顾雪菲和赵漠血债血偿…...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783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