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我的极品美女摘抄,开两个丫鬟小嫩苞

红月酒吧停车场。

白羽站在景璃的陆地车前面,准备解开它的密码锁。

按照帝国法律规定,警察不能擅自搜查公民的住宅或者车辆,但对于帝国安全部来说,这些条律如同废纸。

而且,白羽非常充足的理由这么做。

景璃刚刚才在拘留室里又累又冷地熬了一夜。在白羽印象中的景璃,早就应该央求他放过自己了。可事实却是,她若无其事地坐在拘留室里,背了一晚上的帝国军事史。

还有之前,景璃和那个女Alpha在河边密林的时候,她用石头出其不意地砸下了侦查机器人。

至于她搅合进去的那个赌局,安全部的人越是挖掘,就越是觉得背后牵连甚广。

当然,景璃还是一如既往的是个渣得要命的Alpha,可他无法否认,她正变得越来越神秘,身上疑点重重。

因此,白羽解开车锁的时候轻车熟路,没有一点犹豫。

他打开车门,开始对车内空间进行检查。

储物箱里除了纸巾之外别无他物,车载小冰箱里有几瓶饮用水——居然不是酒?陆地车的后备箱很干净,只放着一个工具箱,里面装着绳索、多功能刀具、绷带、压缩干粮之类的基本生存用品。

车辆本身没有什么值得追查的线索,但很明显,这辆车被收拾得非常干净整洁,而且是那种洁癖强迫症,或者职业军人才会有的干净整洁。

但是,看看景璃那乱糟糟的生活,还有车门上那糟心的贴饰,她显然是没有什么洁癖强迫症的。要说军人的话,她倒的确是军校生,可是一直都是在混吃等死,恐怕连一个拖吊结都打不好,实在不像是个会在车上放一套基本生存用品的人。

可是,当景璃说起担心他安全的时候,她直视着他的双眼,她眼睛里的忧虑和关切是真实的。她已经很久没有那样看过他了。在她父亲去世后,不知道为什么,她就不再看向他的双眼,偶然扫过之后也会立刻移开。

也许,她真的只是想要做出某些改变?他是不是想太多,太过多疑了?

白羽从后座翻到驾驶座位上时,有些心不在焉地想着,大长腿无意间触碰到了控制台上的几个按钮。

座椅慢慢向后放倒,车内光线变暗,车顶弹出了一个小小的恒星系的全息图像。

“这是……”

白羽愣了一下,随即将全息图像放大。很快,他就在这颗恒星的第四颗行星上发现了要找的东西。

在第4恒星的同步轨道上,漂浮着一个硕大无朋的全金属结构体——礼炮号空间站。

这是一个不吉利的名字,因为这个空间站最终的命运就如同它的名字一样,在太空中炸成了绚丽的烟花,同时也奏响了人类与维京虫族第三次签订和平条约的礼炮。

礼炮号空间站,是景璃的父亲战死的地方。

白羽诧异地盯着眼前的全息影像,泛着银光的空间站静静地漂浮在太空中。

他不明白景璃为什么要在陆地车设置这样的影像,也无法想象她躺在座椅上,看着这个空间站时,心里在想些什么。他意识到,也许景璃正象她的这辆陆地车一样,尽管外表看上去放浪不羁,可内里却完全是另一回事。

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她正在谋划些什么。

白羽坐起身来,正要准备打开车门离开,却突然感到一阵眩晕。

车厢之内,弥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

在他查看全息影像的时候,就闻到了这股香气,大概是之前无意中还触碰到了香氛按钮。当时,他的注意力全在礼炮号空间站的全息影像上,对这股香味没有在意。

现在,白羽觉察出这香气的不同寻常了。

他感到自己浑身发热,口舌干燥,有小火苗在体内蠢蠢欲动。他跌回座椅,想要再次起身时却使不出力气来。

白羽知道自己应该联系索樾或者其他人求助,可这个意识仅仅冒出个头,就被越来越灼热的火焰所剥夺,被滔天的烈焰席卷着带向了远方。

*

景璃来到红月酒吧的停车场,打开车门的时候,看见的便是这么一幅景象。

白羽侧头躺在驾驶座椅上,意识模糊,眉头紧锁,看起来十分难受的样子。他的脸色发红,呼吸粗重,衬衫已经被汗湿,几颗扣子也解开了,露出一大段小麦色的肌肤,脖颈和锁骨间一片湿滑。

景璃一看这情景就知道麻烦了,他肯定是无意中碰到了香氛按钮——就跟她那天的情形一样。

她连忙关掉香氛按钮,打开车窗和车内的换气系统,同时把副驾驶的座椅放倒,把白羽挪动过去,让他躺得更舒服一些。

接着,景璃又从小冰箱里取出一瓶冰水,凑到白羽干燥的唇边,给他喂了一点水进去。

冰水大概缓解了炙烤他的热度,白羽下意识地握住景璃的手,几乎是一口气将整瓶水都喝光了。

“慢点,慢点。”景璃说。

白羽被呛了一下,咳嗽两声后,似乎是感觉到景璃手臂上的凉意,他侧头在她手上蹭了蹭,随后突然拽着景璃的肩膀将她拖近。

在礼炮号空间站的全息光影下,他们四目相对,然后白羽捧着景璃的脸颊,吻了上去。

在那一瞬间,景璃的大脑里一片空白,酥麻的触感从紧贴的双唇传来,像是触电一样在身体的每个神经末梢激起一连串噼里啪啦的火花。

Omega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景璃的耳边,低沉的大提琴般的声音正因为亲吻而发出模糊的呢喃,更别提白羽已经撬开她的唇齿之间,跟她纠缠在一起。

卧槽!我的个妈呀!

景璃赶紧一把推开白羽,擦擦自己的嘴唇,努力平息自己的心跳。

不就是跟Omega接个吻吗?又不是没吻过Omega,至于这么闪电带火花的吗?

白羽仍旧意识模糊,躺在座椅上,嘴里发出不满地嘟囔。

景璃叹了口气,停车场不是久留之地,她坐进驾驶室,将车开出停车场,向青山城郊外开去。

陆地车离开市区后,她看了迷迷糊糊的白羽一眼。

真是奇怪。

同样是受到香氛的影响,她当时除了有生理反应之外,神智非常清醒,还能够驾驶陆地车高速飙车。而白羽对催情剂也有着很高耐受力,怎么会支撑不住,意识模糊呢?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765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