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好大好深好多水h 为双胞胎开花苞小说

姚氏回道,“有就是有的,只不过,打听要时间,一时半会儿,现在还没有消息,再就是银子估计要得多……”

说起银子,许张氏不像许有德那么迂回了。

她直接开口道,“你们这次带了多少银子回来了?老二这个治疗怕是个无底洞,不知道要多少银子,我们已经花了五十多两了,把你们老妹的嫁妆,还有我跟你们爹的养老棺材本都拿出来了,不仅如此,还外借了六十两……”

这下,姚氏不说话了,她垂下头,身子往后面缩了缩。

把许大荣推到了前面。

许大荣也是一脸不自在,脸色微红,他顿了顿才开口。

“爹,娘,儿子一年并没有多少的修金,主家一年才给二三十两银子,我们一家大小四口人,就我一个人有收入,要租房子,要吃喝,大郎还要上学堂,县城里不比乡下,各种人情往来开支,每年都只是堪堪收支平衡,还是需要爹娘补贴粮食的情况下才行……”

他的话语一出,除了许有德之外,老许家所有人都不可相信的神态。

罗氏啧啧啧几声,“不能吧?大哥,你们在城里好多年了,没有攒下一点点家当吗?你们是喝过墨水的,又还有体面的工作,是那大户人家家里的先生夫子,教得那可是大少爷大小姐的,只要少爷小姐开心,随便赏赐点都是不小的数目,我听说当夫子的,还有节礼,节礼可丰厚了,逢年过节的节礼乱七八糟的加起来,比年金还要丰厚呢……”

许娇娇扫了一眼许大郎,与许大丫身上的衣着,特别是许大丫许成凤身上的那衣料,看起来就价值不菲,闪光缎面的,一匹料子怕都得好几两来着。

不止她注意到了,许张氏她们又不瞎,自然也都注意到了。

姚氏见许张氏她们的眼光都往许大丫身上瞧。

忙出来解释道,“娘,大丫身上的这身衣服,不是我们自己做的,这料子是最近县城里流行的上好的霓光霞缎面,得花十两银子一匹,我们家哪里做得了这么好的衣裳,这是大荣主家里的小姐做的,做好了,却嫌弃颜色不好看,就转送给我们大丫了。按理说,这么贵重的衣裳,我们大丫是乡下人,哪里配得上穿?可这不是,刚好,有人给我们大丫说亲事,我想着要说亲的话穿得太寒酸了可不好,就谢过了主家,收下了这件衣服,改了改,刚好能给大丫穿……”

“娘,我们也想到二弟出了这事,家里肯定不宽裕,我们也想为家里分担分担,可是主家发修金都是年头发一半,年尾发一半,现在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年头的都用完了,还借用了一些,年尾还没有到,我们也着急,不怕爹娘笑话,我们连路费都没有,就把家里的一些旧首饰当了一些,才租了一辆马车回来了……”

罗氏目瞪口呆,一众孩子们,也都是听得诧然。

许张氏眼睛都没眨一下,嘴角带着冷笑,似乎早有预料一般。

许有德呆呆的,人似乎还处于当机木讷当中,没有反应过来。

许娇娇也有些意外,她还以为许有德一直心心念念期盼的许老大,多少是个体面人,多少会拿点银子出来,意思意思,哪怕只有几两,那也是一个态度的问题。

不曾想,竟然是想着一毛不拔?

一文不出?

许有德愣怔了一会儿,才道,“老大,你手头不宽绰,我们也知道,这些年没让你往家里拿过银子,可是你二弟伤成这样了,我们家公中没钱了,你老妹做枇杷膏的银子都拿了出来,我跟你娘棺材本都见了底,你不能不管呐!你在外面接触的都是体面人,就不能开口借一点吗?以后有了银子再还补上,救救急,你二弟……”

许老大低着头,一脸惭愧之色。

姚氏接口道,“爹,您说得有道理,我也是这样跟大荣说的,咱们家二弟是咱们家的顶梁柱,种地的一把好手,没有二弟,咱们家这个田地以后都怕种得没有这么好了!我们怎么样都要尽心尽力而为,让大荣出去跟同窗好友什么的张张口,谁家没有个难处的不是?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大荣也就去了,可是大荣的那些个同窗要不就说是家里困难,拿不出来,要不就是不在县城去其它地方高就去了,都不凑巧,没借到。”

“然后,主家那里我们也不好意思张口,因为刚刚在二弟出事之前,我们刚找主家预支下半年的修金,给大郎报了学堂的名,大郎现在都要学八股文章,准备考秀才了,他爹在家里教不了,他爹只是个秀才,主教的是十岁以下的孩童,算是启蒙班的,大郎的八股文章学问高深了,想送去邻县的一个大学堂好好学习,明年争取去参考秀才。大荣跟我说,原本大郎考秀才是光宗耀祖之事,学费不够,看能不能开口让爹娘支援一二,我想着,我们常年不在家里照顾,爹娘年纪大了,有那多余的银钱自己花费,养好身体也算是我们的一片孝心了,所以,就自己想办法,找主家预支了下半年的修金,这么一大笔学费,我们就预付了出去。”

“万万没想到,刚刚报了学堂的名,家里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早知道的话,大郎这学堂就算不上了,也一定要把银子拿回来家里救救急。”

……

许有德听到考秀才,眼前一亮,随即又暗淡下来。

若是平时,指不定多欢喜,儿子中了秀才,是他这辈子最高兴的事情。

如果孙子还能中秀才,那他们老许家这就是祖上冒青烟了。

可是,此情此景……

许有德叹了一口气,“上学堂也是紧要事,银子的事情,既然筹不到,也不是你们不用心……”

许张氏早在旁憋了一肚子的气!

许大荣与姚氏说没钱的时候,许张氏就是一肚子的气。

“什么叫不是他们不用心?他们一文钱都不拿回来,这叫用心了?!我们在家里的乡下泥腿子都能借到银子凑凑急,他们在城里,吃香的喝辣的,一催二催,三请四请的,都不回来人,现在尘埃都落定了半截了,好!回来了,你盼星星盼月亮似的,把他们盼回来了呢,然后呢,一文钱也没有,你还说他们用了心,巧话乖话便宜话谁不会说?许有德,你是猪脑子吗?猪脑子都比你灵光吧!”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658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