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校草 啊 太大了/狠狠揉捏着她的奶小说

不过与傅川这么短暂交流一下,她发现他绝不是什么恶人,还挺好说话的。

”你为何会落难于此……可还记得自己的事?“傅川放下药碗,意味深长的朝若雪问道。

傅川这样一说,若雪心忽的一惊,她突然落在这个穷山村,怎能不让人起疑,可是,真的要把自己来自异世的事情告诉他吗?

这一言两语说不清不说,恐怕还会被人误会揣测。

”我……我什么也不记得了……“她小脸一皱,脑袋一个劲儿的在摇着。

眼下自己还是装失忆,毕竟,这或许会让他不那么戒备自己。

傅川见此也只冷淡的嗯了一声,然后就指着放在桌上的那碗黑乎乎的药道:“也罢,药凉了,可以喝了。”

这药,饭前饭后都要吃,本去打猎的傅川想起这个又打道回府。

若雪早就闻到那股药味儿,闻着就觉得苦晕了,当即皱紧了小脸。

她瞪着一双清澈的小鹿眼犹疑片刻,心知男人就在身旁,还是伸出小手捧住了陶碗,然后咕咚咕咚的把药喝了下去。

等到若雪那将那一碗药给闷下去,她的脸真是皱的都不成形了。

“很苦?”男人很有磁性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若雪抬头,仿佛看到他勾起唇角。

她难耐的瘪了瘪嘴巴,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嘴边的药渍,表情略微扭曲的点点头。

傅川见此,挑了挑眉,道:”下次加点糖。“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气氛还算融洽,而傅川看已过正午,还得去山上打猎,于是便和若雪说了声。

“你去吧,谢谢你收留我,傅大哥。”若雪一边感激的道着谢,一边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作势要回房。

可她才半站起,脚下一晃,下一秒竟落入一个宽大温暖的怀抱。

“你没事吧?”傅川低沉的嗓音响起。

低沉悦耳的声音令若雪感觉心都酥了一边,她怔怔的看向他,手按着他的臂膀,对上他深邃的黑眸。

傅川的关切眼神,令她心里微微一暖,摇了摇头:“没事……只是没站稳。”

傅川的手臂好粗好有力,满是肌肉,硬邦邦的。

“你身上到处是伤,还是别乱走动。”他干脆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朝着傅屿的房走去。

一被抱起,她反射性的用手捉住他的胳膊,一抓去,那有力的肌肉,滚烫的热度,血管的跳动都摸得出来。

他太高大,她的小脑袋靠在他结实强健的胸膛,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一点点的撞入她的心间。

她偷偷近距离的打量着男人,发现他皮肤黝黑,五官却精致的不行,剑眉星目,配上这肤色,充满了男性魅力。

傅川正好低头,瞅着若雪探索的美目,那双明眸水色潋滟,因虚弱而微白的唇瓣微张,露出一排贝齿。

他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不敢再看下去,就加快了步伐。

卧房一到,傅川便把若雪放了下来,怀里一空,他顿时心里涌出失落,有那么一瞬间,他想一直这么抱着她。

***

一直到天色渐黑,傅川才打猎回来,这次,收获也颇丰,他猎了只野兔,还有一头野猪,

看那野猪虽然不大,但也有五十斤上下,够吃也够卖钱了。

他背着猎物往灶房里走去,早从地里回来的傅屿已经煮好了饭,但火有些太大,这么久了,傅屿还是不会烧饭经常烧糊,他摇头叹息,把灶里的柴火撤出部分,盖掉部分火苗。

忙活一番后,“跋山涉水”去镇上教课的傅昀回来了,只见他手上捧着一团蓝布,递给傅川:“喏,大哥给你。”

傅川捏了捏,好像是果?

他打开布兜一看,发现里头是一袋小野果,都是红光发亮,圆溜溜的一个个,柄还连着带的树枝,十分新鲜。

“你何时还知道买这东西了?”傅川有些费解,想到什么又恍然大悟,“哦,是想给她吃吧?”

家里会用她来指示的人除了若雪还能有谁,傅昀一下反应过来,急急的解释着:“才不是!是给大哥你的,她一来,你就更辛苦了。”

“哦……”傅川神色淡淡的应了一声,走到一边

舀了一瓢水,开始清洗起野果来。

“这是给你的,你可不许给她吃。”傅昀在一旁别扭道。

傅川继续洗果,没有搭理他,傅昀有些懊恼,明明是讨好大哥的怎么又变成那个女人得好处了,置气半天无果,他只有甩手走人。

洗好果的傅川跑去找若雪,一进门,他呼吸一窒,怔怔伫立在床边。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656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