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吸舔儿媳妇花蜜 日了刚生了孩子的表嫂

宁侯离开,宁老夫人转头对着宁六爷道,“六弟,今日适宜离家。所以,你一会儿打点一下行囊就带宁大老爷离开吧”

“为弟遵命。”

六爷应,老夫人抬脚离开。

宁有壮

在原地愣了一会儿,待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抬腿就朝老夫人追去。

“娘,再过几日就到您的寿辰了,我就是要走,怎么着也要等到你过了”话没说完,被打断。

“我不做寿,你尽可放心离开,没人会说你不孝。”

“就算是这样,也不用这么急着就让我随六叔离开吧我手头还有很多事没做完呢”

“有什么没办完的事你交代给冯荣,他自会替你办妥的。”

“可是”宁有壮还欲再找借口,就听老夫人沉沉道。

“有壮,我为何赶你离京,你真的不明白吗”宁老夫人看着宁有壮,声音带着一丝冷意,“那是因为我不想看到你高兴的样子在宁脩远赴边境抵御暴乱时,你身为父亲理所当然的担心一点没有,有的只是他终于离开的畅快。”

“娘,我没有。”

“哼”宁老夫人哼笑一声,“母子几十年,你心里在想什么,我不用深猜,只看一眼你的脸就知道了。所以,这种糊弄人的话没必要说。”

宁有壮听了抿嘴。

宁老夫人幽幽道,“每当看到你这样,我都觉得愧对宁脩,是我教子无方,才让他对父亲的认知有了缺失”

听言,宁有壮觉得宁老夫人心太偏,不由有些激动道,“娘,我和宁脩父子关系如此,难道都是我一个人的过错吗这些年来,我对他百般忍耐,可他对我这个父亲可曾有过一丝的敬意”

“所以呢你还觉得委屈了是不是”宁老夫人绷着脸,握着拐杖的手收紧,声音染上怒意,“你是不是忘了当年都对他做过什么了”

听老夫人提及当年,宁有壮噎了一下,然心虚只有一瞬间,随着道,“我那只是一时糊涂,并不是故意为之这些年了,就因为那件事儿,随他在我跟前怎么犯浑,我都没坑过一声,难道这样还不够啊”

宁有壮话没说完,一拐杖落在他身上,那力道,让宁有壮疼的面皮都有些发紧。

看宁有壮按着胳膊,眉头紧皱,愤然不平的样子,宁老夫人眼里满是失望,幽幽沉沉道,“就因为你的一时糊涂,差点要了他的命虎毒尚且不食子,对自己犯下的罪孽,再想起,再提及,你该有的是惭愧,是懊悔,是痛心而不是在这里狡辩,在这里说什么一时糊涂。”

“想想你过去做的事,你哪里来的脸抱怨你为父亲,带给宁脩的除了伤害之外再无其他,从幼年到现在,你给予他的除了冷漠就是看他不顺眼,维护他的事一次没做过,你哪里有资格跟他提什么孝敬”

“宁有壮,我告诉你,如何为父,比起宁脩,你差太多。无论在你眼里他怎么混,但为父亲他从未伤害过自己的儿子,不管呆呆是怎么来的,他带他回侯府,认他为嫡子,让他免受屈辱,这一点他做的时候没有犹豫。”

“所以,我很庆幸,他这一点不随你,也完全不像你。”

“还有,以后都不要再说他不孝。若论不孝,你才是最不孝的那个。”

说完,老夫人拄着拐杖缓步离开。

冯荣站在不远处,看着老夫人好似依旧健朗,实则已渐显蹒跚的脚步,心情沉重,再看脸色难看的宁有壮,心里长叹一口气,看来大老爷还是什么都没听进去。

冯荣时常想,若是有一日老夫人不在了,侯爷对大老爷的忍耐怕是也到头了。

在宁老夫人对宁有壮训话时,在护卫的静守中,没人敢往前靠,只是远远的看到宁有壮挨了一拐杖,还有两人神色看起来都不太好。

看着仍僵站在原地的宁有壮,宗氏扶着尤嬷嬷的手,轻步离开。

看到宁有壮被老夫人打她就放心了,这证明老夫人还管着他。若是有一天,连老夫人都不再管他,随他作,随他闹腾。那时候,这京城怕是都难有他的立足之地了。

“大奶奶,大少爷回来了。”

宁晔回来了

“可惜侯爷走了,不然他们兄弟还能见上一见。”宗氏叹息道。

似在为宁侯与宁晔错过而惋惜。

“尤嬷嬷,你去大少爷那边问候一声,看看大少爷可需要什么”

作为女主子,作为母亲,这些宗氏理当操心。

看着躺在软塌上,脸上难掩疲色的宁晔,六爷道,“你回来的倒是巧,宁脩刚走。”

“就是因为他今天要走,我才故意晚一时回来的。”

闻言,六爷神色微动,随道,“你是不想吃那黑馒头还有那像药一样的野菜汤,才故意晚回来的。”

宁晔摇头,“不是我只是不想经受兄弟分离的伤感而已。”

听言,六爷看着他道,“若是说谎,一辈子都是童子身不能。”

宁晔

“好吧我是不想喝野菜汤才故意晚回来的。”

六爷听了,叹了口气,“你说,我们这样是洁身自好呢还是无能呢”

“自是洁身自好。”

“可我一点没洁身自好的想法呀无论男女,只要合眼,只要觉得晚上合适,我都有主动去跟人说话的,可怎么都不能如愿呢难道是我表达的太过含蓄了”

听言,青石不由偷偷看了六爷一眼,心里暗腹含蓄吗他觉得正好相反,六爷是太过直接了,说不过三句话就提床,再加上他为了如愿,还总是夸人家两句。

就六爷这直接,还有他夸人的方式,未能如愿是正常,得逞了才是奇怪。

宁晔听了,上下打量了六爷一眼,认真道,“你是不是忘了打扮了”

闻言,六爷抬手摸摸自己脸,“你是说我姿色不行可我觉得,我就算是不刻意打扮,也一点不差呀。虽比不上宁脩,但好似比你还强一些。”

宁晔不再说话了,每次跟六爷一长辈一本正经的讨论这问题,宁晔感觉都很诡异,说不清是谁不正经。

“对了,我刚回来的时候,在路上看到宁脩了,宁家有谁惹到他了吗”

六爷摇头,“不清楚你为什么这么问”

“没什么,就是看他脸色好似谁欠了他几百两银子似的,一脸想收拾人的表情。”

“他就那样,从小就长了一张不善,不好惹的脸。”

“不止是脸,他心底也是一样。”

“这倒是。”

青石默默站在一旁,宁侯不在府里,六爷和大少爷数落起他来,那是顺畅又无压力。

侯府的人都说六爷和大少爷的关系最是亲近。在青石看来,他们只是比较谈得来而已,特别是在数叨宁侯这种事上。

“六爷。”

闻声,六爷转头,看冯荣走进来。

“六爷,大少爷。”冯荣恭敬见礼,随着看着宁子墨道,“六爷,老夫人说时辰不早了,让您收拾一下行囊,该带大老爷离京了。”

六爷听言,看向宁晔,“当爹这事儿,我心里真没谱。你说,该怎么做才算是一个慈父呢”

宁晔淡淡道,“我父亲在诵经上很有天赋,你辛苦一些多教他你念念经别辜负了他这天份,就是对他最大的慈爱了。”

“还有,前两年御医就说,我父亲身体状况不佳,虚不受补。所以,六爷记得让他吃的清淡些,免于生疾。”

冯荣听言,抬眸,看着气质温润,神色温和的宁晔,眼帘垂下。

六爷看看宁晔,静默,少时,开口,轻声道,“你跟宁脩不愧是兄弟。”说完,六爷起身走了出去。

宁晔躺在软榻上,看着六爷离开的背影,眸色悠悠沉沉,忆及往事,眼底涌上一抹暗色。

“大少爷。”

时安走进来,宁晔眼底那一丝暗色隐没,抬眸,“说吧”

“是”时安如实禀报道,“侯爷已认下呆呆,呆呆现在就是侯爷的嫡长子这一点不容置疑。至于苏小姐,她现在是侯爷的贴身小厮“

时安说着顿了顿又道,“夜里守夜的那种。”

时安说的含蓄,但却足够让人浮想联翩。宁晔笑的耐人寻味,带着一丝玩味,几分温润,“苏言倒是真有几分本事。”

时安点头,他也这么觉得。

不说别的,就侯爷容许她女扮男装遮掩身份,免于遭受恶言恶语,对她就已是相当仁慈。

“时安,给我备水,梳洗一下,我要去给祖母还有父亲请安。”

“是。”

出门归家,向长辈请安是理所当然该有的孝道。只是,宁有壮见到宁晔不知又会说些什么。

梳洗干净,宁晔朝着老夫人院子走去,将走到老夫人院门口的时候,看两人迎面走来。

不是别人,正是呆呆和苏言。

------题外话------

评论区关闭了,感觉与世隔绝了与我家小仙女们,七夕能见见吗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654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