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舞蹈班2个小女孩 美女邻居性故事

说着清木拍了下脑袋:“话扯远了,我是说散修要想成为大门派弟子自然是有的,不过他们就要通过大门派设下的重重考验,当然,灵根优异的修士可能没那么麻烦。我也听说过很多门派高阶修士外出游历,收了不少资质好的弟子。”

言外之意,程昭昭算是听明白了,总之灵根优异的修士,不管到了哪,待遇都是不一样的。

这或许就是她爹曾说过的,天道不公是从有些人出生就注定的。

飞舟疾驰,程昭昭与清木相谈甚欢,她也一扫之前彷徨。

……

越往东所经过的山峰从高峻陡峭到低矮平缓,看到林木也是换了很多品种,变得稀稀疏疏。

这已经是离开大平村的第三天了。

虽然黄老道和清木没有明说,但是程昭昭可以感觉得出来这一路都是在警惕和小心的前行。

“就快要出苍芜山脉了。”清木如释重负。

这些地方地图上都有标注,附近倒是没有什么危险的地方。

程昭昭闻言翘首以盼,东岭,她终于到了!

这时,距离地图上标注的安全降落点还有一段距离,清木突然眉头紧皱,快速的降落了飞舟。

这一举动引得程昭昭神情紧张,快速环顾四周,却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

飞舟落地,黄老道睁开眼睛:“清木,发生何事?”

黄老道之前受伤颇重,是以在飞舟上基本都在打坐调息,将运行飞舟和前行的责任全权交给清木。

清木为难道:“师傅,您给的隐形符已经用完了。”

清木有些懊悔,早知道在昊山城的时候多买些灵符,再不济他也要去准备些隐身符,这样不会这样捉襟见肘。

要知道师傅准备的那些就是因为屡次和那个邪修交手被他用了个精光。

苍芜山脉地形复杂,更常年有一些邪修盘踞其中,若不是逼不得已,寻常修士是不会让自己暴露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

黄老道收起了飞舟,道:“这里已经是苍芜外围,要不了几日就能到沐生门管辖地界,既然没了隐形符,就这般过去吧。”

清木还是担心:“师傅,那你的伤?”

黄老道摆摆手:“为师已无大碍,寻常邪修不是为师的对手。”

清木松了一口气:“那就好,师傅,我方才见不远处就有一条河,我们去那整顿下再走?”

黄老道看了眼神情疲惫的清木,又注意到程昭昭干裂的嘴唇,道:“也好。”

河畔绿草茵茵,河水清澈见底。清木查看了四周之后,快速的从河里捕了几条鱼,就着河水处理。

这些鱼程昭昭还是第一次见,通体纯白,就连双目也是。

程昭昭蹲在他身边,捧了把河水泼在脸上,精神为之一震,而后侧首问道:“你不是说修士只用吃闭谷丹就好,其他的食物对修为不利吗?”

就像这几天她还有千里,在飞舟上也随清木一样吃的都是闭谷丹,起初一颗小小的丹药就能维持许久的饱腹感,让程昭昭深觉这才是修仙者出门必备神器,简直方便到不行,可才两日,她就觉得嘴里淡出了鸟。

“我想着你不是还没引气入体么?吃多了闭谷丹怕是不好。”清木手下动作熟练,很快几条白鱼就在火上炙烤了。

程昭昭看着他稚气未脱的面庞,笑着道:“谢谢你啊清木。”

清木比她只大了两岁,四年前被黄老道收为弟子,如今已是练气五层的修为。

虽是修士,性子却活波开朗,像一个邻家小哥一般对她多有照顾。

“谢什么?举手之劳。以后等你入了沐生门,恐怕我们就没什么机会见面了。所以你现在想吃什么尽管说……”回望程昭昭,发现她正在盯着他看,不由脸微红:“嗯,其实我看到你就想到我从前的小妹。”

“她,人呢?”

“当年测试的时候,小妹没有测出灵根……如今大概是出嫁了吧。”清木淡淡道。

程昭昭沉默,也是,如果不能成为修仙者,成亲生子就是凡俗女子无法避免的出路。

“你以后有机会可以去看她。”

不想,清木摇头:“师傅说,仙凡有别,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们的生活了。”

“那岂不是踏入修仙界就要与过往的一切一刀两断?那怎么可能?”

不管是凡俗还是修仙界,认识的人经历过的事都是她的过往。她还答应了姬老头和书生来日回去看他们。

“那是你这个小姑娘还没真正成为修士。一旦成了修士,你将面对的是修仙界的残酷考验,修仙论道,日月如梭。成,你则寿命远远超过凡人。不成,你可能昙花一现。不管成与不成,都将不再与那些凡人有瓜葛。”说话的是黄老道。

清木点点头,小声道:“师傅当初就是这么跟我说的。你别难过,当初我也是经过好久才想明白。”

程昭小沉默,是因为她现在还没成为修士,所以没法体会这种断绝红尘往事的观念么?

白鱼肉质鲜嫩,是平生仅见,可程昭昭却是食不知味。

……

河水潺潺,绿草茵茵,在风景秀丽的地方很容易让人放松。

“咯咯!”

千里也是好几天没有吃食物了,吃完一条又吃一条,在被程昭昭告知不可以再吃了之后,就跳到河边,盯着水里来来去去的鱼群,在岸边跳来跳去。

“你这只鸟还真有趣。”清木道。

“是鹰。”程昭昭纠正道。

清木闻言忙仔细再看了眼,的确,千里的嘴很怪,上嘴唇弯下来,像一掏火的钩子,此时的眼睛瞪得老大,白里透黑。乌黑的羽毛在阳光底下也泛着光泽。

清木暗道:明明就是鹰的样子,可如果不是程昭昭挑明,好像一下子很难意识到啊。

“还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程昭昭没错过清木方才眼中的错愕,就好像听到了天方夜谭。

不过这不怪清木,而是千里是鹰,可举止行为却跟鹰搭不上半点边。

鹰能翱翔千里,锐目利爪,凶悍强大。可千里嘛,平时懒怠不好动,它甚至还不会飞。所以姬老头总是叫它鹌鹑。

“咯咯,咯咯!”

听着千里的叫唤,程昭昭不免有点恨铁不成钢:“千里,你别吵了。再吵把你扔下去喂鱼……”

:。: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650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