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和叔叔啪啪故事 爸爸曰我和妈

江浅陌觉得今天莫名的烦躁,说不上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右眼也一直跳,直觉告诉她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

拉开窗帘,抬头看看天空,还是那种淡蓝,一直都是自己最喜欢的颜色,烦的时候看一看心情便会好上不少。看了一会,江浅陌深深地呼了一口气,简单地吃了早饭,拿起包,去公司。

江浅陌工作的地方是位于商业街附近的一座高档写字楼里,和所有小白领一样,过着朝九晚五的简单生活。

走到自己的办公桌旁,习惯性地拿起茶杯去倒茶。同事们大都喜欢喝咖啡,每次同事问她怎么爱喝茶,浅陌总是笑笑,说自己比较喜欢闻茶的清香味儿。其实到底是什么原因,她也不清楚,毕竟,自己的记忆有着那么多的空白。

来到茶水间,泡完后吹了吹茶水,抿了一口,顿时茶香溢满了自己的口腹,精神也为之一振。

江浅陌一手拿着茶杯,一手悠闲地翻起了当天的报纸。

“砰”的一声,茶杯摔到了地毯上,脚上裸露的皮肤瞬间就被烫红了。她呆呆地看着娱乐版的头条“c城程家程夫人一病不起精神恍惚,疑为思女心切?”,标题的下方则是一张程夫人脸色异常苍白的近照。

“怎么会,怎么会?”江浅陌呢喃着,失魂落魄,也顾不上脚上的烫伤,就那么呆呆地来回反复看着那条新闻。

不知过了多久,江浅陌腾地站了起来,却不小心腰撞上了桌角,顿时新的疼痛袭来。然而现在她哪有心思管这个,急急忙忙收拾了碎片,快步走向办公桌。

迅速地整理好东西,订好最早一班的机票,回头再看一眼,她想,四年了,是该回去了。

c城市立医院。

一间重症病房里,一个浓眉大眼的年轻人正向病床上慢悠悠吃着苹果的人不停地抱怨:“舅妈,这样能行吗?先不说浅陌会不会回来,这事要是让阿辰知道了,又要说我们胡闹了。”

被称为舅妈的就是程夫人,只见她翻了个白眼,不急不缓地说道:“小毅,你放一百个心好了,浅陌今天啊肯定会打电话回来的,至于阿辰嘛,有事舅妈给你顶着。”

沈毅不屑地撇撇嘴。

“怎么,你不信?来,我们打个赌,要是浅陌打电话回来了,你刚买的那车就归舅妈。”程夫人一脸胜券在握的得意表情。

“赌就赌,要是你输了,麻烦舅妈去跟我妈说说不要给我安排相亲了。”沈毅就不信自己会输,要是赢了,刚好又解决自己的麻烦。

“一言为定。”

话音刚落,沈毅的手机就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

“喂,哪位?”松了松领带,沈毅有点不耐烦。

“我,江浅陌,我妈在哪家医院?”

沈毅一个激灵,有点不敢置信,“浅陌,浅陌真的是你?”

“别废话!哪家医院?”电话另一头的江浅陌似乎也有些急。

“市立医院,你在…”还没问完,嘟嘟的忙音就传到了耳朵里。就这么挂了他电话?沈毅一下子还没缓过来。

“还愣着干什么,按事先说好的做啊。”程夫人不理沈毅的惊讶,三下五除二吃完了苹果,自顾躺在了床上。

出了机场,江浅陌拦下了一辆出租车,钻进车里,“师傅,市立医院,麻烦快些!”

或许是江浅陌的表情太过着急,又是去医院,司机二话不说,立马出发。路上由于超速,车内的速度报响器还响了起来,在江浅陌听来更是烦躁,于是司机一把扯下。

江浅陌看着窗外不断后退的倒影,心里早已忐忑不安,报纸上的那几个字一直在脑海盘旋,仿佛在质问她为何一走就是四年,为何四年里没有只言片语回来,没有一丝消息,仿佛人间蒸发一样。

越想越是烦躁,一定不会有事的,没事的。现在,她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小姐,到了。”司机回过头,把江浅陌从不安中拉回了现实。付钱之后她又是急匆匆地下了车,连司机在后面喊找钱都不理,直奔病房。

“妈!”推开门,看到的是躺在病床上脸上一丝血色都没有的程夫人以及一脸悲戚的沈毅。

“浅陌,你回来啦,来,过来,让妈看看。”程夫人边说边向浅陌伸出手,眼泪也掉了下来。

程夫人的眼泪确实是发自内心的,四年了,她有四年没有见过她的浅陌了,哪一天不是在想她的?总是担心她过的不好,没有人照顾,过的不开心。现在她就站在自己面前,一身常见的白领打扮,柔顺的头发披散了下来,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程夫人觉得揪了四年的心突然就放下来了。

在江浅陌看来,伸向自己的手还在颤抖,那样的无力,仿佛下一秒就会垂下去一样。

“妈,对不起,是我不好,不该让你担心的。”江浅陌也是早已泪流满面,心里不知道把自己骂了多少回,愧疚之情一旦产生,就疯了似的滋长,无法抑制。

“医生呢,医生怎么说的?我去找医生,一定没事的。”说着就想转身去找医生问情况。

程夫人哪能让浅陌走啊,目的还没达到呢,于是赶紧拉住浅陌。

“浅陌,妈有些话要跟你说。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可妈一直是把你当亲生女儿来看的。”

说着还咳嗽了一下,惹得江浅陌急忙为程夫人拍拍后背顺气。

程夫人趁机又说道,“妈这个病都不知道还能拖几天,所以妈放心不下你啊,我想了,以后就让亦辰照顾你,你们结婚,好不好,这样妈也能放心。”

江浅陌来不及收回满脸的错愕,抬起头,看向程夫人,以前那张光彩照人的脸上现在满是苍白,除了担忧竟还有恳求。

结婚?和程亦辰?是她听错了吗?

好不容易江浅陌确定自己听懂了消化了程夫人所说的话,她开始犹豫了。

一直以来她都坚持着不婚主义,婚姻是什么,她不知道,同时也害怕,她没有能力去经营一段婚姻。她不想答应,也没有办法说服自己。

如果她不认识程夫人,如果她一直都是一个人,如果现在跟她说这话的人是别人,江浅陌会毫不犹豫地拒绝。

可是,没有如果,程夫人也不是别人,她待自己就像亲生女儿般,更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这么说一点也不夸张。

她想起了到程家的第一年,那时候浅陌生了场大病,高烧不退,再没有比程夫人更着急的人,没日没夜地在医院照顾自己,别人怎么劝她都没用,短短几天就瘦了十几斤。浅陌还记得自己醒来时听到的第一句话,那是程夫人背对着她对程亦辰说的,“妈真的恨不得,能代替浅陌那丫头生病。”

这样的情分,让江浅陌怎么开得了那个口说个不字?可是真的要自己答应又过不了心里那一关。

江浅陌在那痛苦地纠结着,床上的程夫人也是急的不得了,可不能功亏一篑啊,于是忙向还在边上看戏的沈毅使了个眼色。

收到程夫人传来的暗号,沈毅压住想笑的冲动,以及心里那对欺骗浅陌的一丝愧疚,思索了一下,开口道,“额,浅陌,你,你就答应了吧,舅妈她是放心不下你,这几年,你不知道舅妈想你想的有多厉害,舅妈她这一病,医生说,说我们,我们…”

说到最后,沈毅还来了个哽咽的音调,他都要被自己恶心到了,实在是说不下去了,就顺势停了下来。

程夫人却在心里暗暗地鼓了掌,沈毅你小子不错啊,都快声泪俱下了。

可听在江浅陌的耳朵里就更不是滋味了,眼泪跟不要钱似的啪啪往下掉,上下嘴唇蠕动着,但那句答应的话还是卡在喉咙里,说不出口。

江浅陌所有的表情都一个没剩全落在程夫人眼里,哪里肯再给她犹豫的时间,忙拉着沈毅的手一阵猛烈的咳嗽。

“舅妈,不说了,歇一歇,医生说你不能情绪激动的。”沈毅作势蹲了下来,挤出两滴眼泪,一边说还不忘一边偷偷看江浅陌的表情。

“让,让我说完,浅陌,妈时间不多了,答应我好不好,跟亦辰结婚,这样,这样妈到了下面见到了你父母也好有个交待,总归没有让你再孤单一个人,咳咳…”

沈毅不禁在心里大呼,什么叫影后,什么叫腹黑,这就是啊!继而想到自己刚打赌输的那辆车,更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妈,我答应,你会没事的,会没事的,一定会好起来的。”

这个时候的江浅陌心里早已被自责,悲恸,懊恼等多种情绪占满,现在哪有什么比的上眼前病重的程夫人,自己那么倔又是干什么,难道还要再伤她的心吗?

浅陌无法说不,她想先答应再说,至于程亦辰,以后找机会再说吧。她认识的程亦辰,怎么会轻易答应别人给他安排的未来。不,不会的,毕竟,还有那个人。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627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