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和岳用力啊_老板想让我给他生孩子

他再说了一次,语调中带着命令及一丝恳求的意味。

她彷若一只受了催眠的傀儡,无法不听令于他。于是她慢慢伸出手,修长的手指头正微微发抖,抓着颜佑飞上衣的下摆,她必须跪立起身子才能够将它自他颀长的身躯中剥除。他的头发被衣领刷过跟着竖立起来,看起来就有如一头危险的狮子。

危险但英俊的不得了。她忍不住将手指插进他的发间,身体贴着他的裸身,大胆地吻起他来。

熟悉的咖啡香味。嗯,她喜欢!

她探索他口中的每一处汲取那香甜的滋味,接着却被他一把推开,他看起来有些恼怒;方润娥不明白他为邯这样,是她做的不够好吗?

颜佑飞望向她难过的表情,长叹了一口气。「嫩嫩,不该是这样的。」

「对不起,没有经验,的表现太可笑了。」她自责起来。

「嫩嫩,你还不了解吗?」

她疑猜地看着他的眼睛,于是他抓着她的手掌贴向他的胸膛,那坚硬肌肉下心跳的急速跟自己不相上下。

「你这样做会逼疯的,今夜该是一个尽责的老师,你却令像个急躁的学童。」那沙哑的声音像干燥的沙漠需要甘泉的滋润。

她仍是迷惑地摇头。「这样不好吗?」

「不是不好,是很好,而且好的让冲动到快失去理智,但今晚是你的初夜,们应该要用缓慢的步调来减低你的不适。」

颜佑飞说出这高尚的理由,原本以为她会感动,可他大大的猜错;方润娥的脸色忽地惨白,继之而起是强烈的畏惧。

他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然后她颤抖的唇缓缓吐出几个字,而她的话差点令他愕然到掉了下巴。

她凄楚地说,「你的意思是如果们再做那件事的话还是会痛罗?」

听起来她像对初次的疼痛十分的惊恐。方润娥的眼神告诉颜佑飞她是认真的,要不然他可能会以为这只是个玩笑话,但看见她那副害怕的可怜样,实在是心疼至极。

实际上,他并未碰过处女,只是知道女孩子在第一次时都会不太舒服,倒还不曾听人说过会到剧痛的程度,可是嫩嫩的表情已经到了万分恐惧的阶段;想到他们上回仅差一步的温存,那时她似乎就很痛楚。他猜测是各人的体质有异,万一他的嫩嫩恰巧是那极其少数的敏感者,该如何是好?

方才高涨的慾望退了一些,他轻搂着她想拥去她的不安。

「你还没回答呢?」方润娥依偎在他的胸前,仍是不死心地继续追问。

「甜心,不能骗你说不会痛,通常都是在可以忍受的范围,但不晓得你对痛的定义到多少?」

「上次就很痛。」她毫不讳言。

「很抱歉上次弄疼了你,是太心急了。」他托起她的下巴,故意轻松诙谐地说。「也许今晚们就盖着棉被纯聊天好了。」

他的话教她有些失望。她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踏出一步。她嗅着他男性的味道,心知自己不想这样就结束。「其实……」

颜佑飞见她欲言又止的。「你想说什么?」他用微笑鼓励她说下去。

「想若不试试看的话,永远也不会知道那究竟在不在的忍受范围内。」她说时两颊已热的不像话。

他明白接受了她的讯息,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凑在她的耳边以舌尖轻舔她的耳垂,借此表现他的欣喜。

那湿润滑溜的感觉让她又开始沸腾起来,从耳际一直延伸至咽喉,酥麻一波波地袭来;方润娥有点不明白,涸亲吻会如此舒服,但结合会是如此痛楚,岂不是很矛盾吗?

突然她感觉到他的手轻轻拉扯她洋装后面的拉链,她稍稍推开了他。「你想干嘛?」

原本以为她又要喊停,但他瞧见她眼中一抹淘气的光采,也就直话直说。「这个月来都一直渴望再看见你完美的身体。」语气中是藏不住的倾慕。

「男人真的很爱看女人的肉体吗?」

颜佑飞发现自己竟然两颊一红;这个小妮子今天还问了不少在心仪人面前回答起来会难为情的问题。「别的男人不清楚,但只偏爱看喜欢的女人。」

可是她没有这样就接受他的回答。「觉得并不公平。」

「不公平?那你要怎么样才能觉得公平呢?」

「所谓『看人者,人恒看之』。」

他在心底不禁偷笑。害羞的嫩嫩在跟他玩文学游戏。「你的话解读起来,是要看你的身体前,得先让你看个够。是吗?」

「差不多。」她笑得很腼腆。

「既然如此,那只好悉听尊便罗!」颜佑飞闭上眼睛,挺直身子,一副从容就义的样子,但还不忘提醒一声。「别欣赏到天亮哦,那可会慾火焚身到受不了。」

「你好坏!」方润娥虽然斥责了他,但佐以清耳悦心的笑声回应。尔后,她开始端详起那神祈般的身躯。虽然倒不是第一次看他的身体,只是之前她会若有似无的飘开眼神,幸好他闭上眼睛,不然她当真不敢仔细地看看他。

颜佑飞有张好看的脸是众所皆知,可有几人能见他一样完美的身子?他的肩膀宽阔,延到腰际看来就像个倒三角型,他的肌肉结实,还有六块腹肌耶,再来是他的手臂的线条,让人感到强壮及安心。

「好了没?」他出声催促她。

「还没。」她真想再欣赏久一点。

「那裤子要不要顺便脱了?」他依旧闭着眼。

「不要啦。」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615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