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撞击旗袍高跟美妇 酒店隔壁啪啪声 录下来

华莲在遍净殿中一日一日温柔无言的替忘情他在右肩的伤口上用烈酒清洗,敷药,包扎,换药,还要每天替他熬些汤药让他喝了,忘情他虽是魔君,但是戴罪投胎时就已经被封印住了至少七成法力,他无法让自己被斩落的那只断臂再续接回来,而因为他是魔君不是神仙,天庭莲池中的玉藕也不能化形成为他的右臂。

所以从此以后,他就只有一只手臂了,走在街上又不知会被旁人如何指指点点,兴许那些凡夫路人口中也不过只是些“活该”,“报应”,“罪有应得”,“自作自受”这般的耻笑戏谑,不喜欢他的人只怕还会在光天化日之下欢天喜地的放几束烟花焰火,没恶意的人也不会放过这个茶余酒后的最新谈资,脸上的黑莲,右肩的断臂伤口,未曾想到因果报复的结果竟然会是如此惨烈,就像是自己两岁时听母后给自己讲的一个奇谭八卦,说的是恒河边上的一个国王,因为一个前来化缘的和尚触怒了他就将那个和尚扔进河里泡了三天,后来那个和尚施法让他泡在井里三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滴水之仇又该如何,三天换三年倒也不算是那个和尚的错,那个和尚本是天上的神仙,对他来说,他不需要去管国王泡在井里这三天到底该是天上的三天还是地上的三天。

那自然,师父也是不必管的,他只是按律执法,他只负责让他眼中的罪人忘情受到一个罪人应得的刑罚,刑罚满了他自然也会放人,但是将人放掉之后的一切他是不必管的,所有羞辱,所有耻笑,都只有受过刑罚的忘情一个人来忍受,刑罚可以受完,痛苦和羞辱却永无止境,虽然痛苦本是活着的代价,但是永无止境的羞辱耻笑,就算是一个魔君又能再这样心如止水的忍受多久……

华莲于是淡然的流落下一颗眼泪,师父可以不再爱她,但是这样残忍暴虐的对待忘情,她是不会允许的,她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只要她还活着,就一定会让他为此付出一辈子里最惨痛的一次代价。

……

……

断了一只手臂的忘情仍然是像一只孤单的苍鹰一般一身青衫的孑然站立在千云峰上的万仞悬崖之巅,人间四月里的一缕和煦阳光在清风的吹拂下温柔的洒落在他棱角分明的挺拔轮廓和剑眉入目的水嫩脸颊上,他,并不伤心,身为一个魔君,一条胳膊和两条胳膊对他的分别其实并没有凡人那样的大,他本就没有指望自己能够在天地之间安分守己的过完自己的一辈子的,虽然一个魔君的一辈子并没人知道到底会有多长,但是,毕竟,和世间一切生灵一样,生不能由自己决定,但是死,却总还是可以让自己决定的……

只是,他为什么会想到要决定自己的生死,这世间并没人真的希望他死,但是,若是他们知道了他的前世所为,他们还会不会这样轻易的容他活在世上……

但是想到死,他的眼眸还是忍不住微微颤了一颤,他死了之后会怎样,魂魄还是会被抓进锁魂塔里,当日那个男人在和几个师弟一起送他进锁魂塔时曾经亲口对他说过三千六百年后会亲自来接他出锁魂塔的,不过那个男人又不是出家人,谁知道嘴里会不会经常打诳语的。

锁魂塔里的刑罚确是有些严酷难熬,不然仅仅只是在塔中几天之后,自己也不会在那个男人忽然出现在锁魂塔里拉着自己的手送自己离开锁魂塔去下凡投胎时那样轻易的就承了他的情,跟着他逃出锁魂塔去下凡投胎转世……

若是自己愿意,本可以挣脱开他逃去深山古洞中修炼去的,魂魄也是可以修炼出形体的,只是需要吸干数万凡人精血。

他在这一世里虽然一直在试图说服自己当初没有如此选择的初衷只是为了不让师父她伤心失望,但是其实只有他自己心中最清楚,锁魂塔里,他是再也不愿意回去的了。

所以,这才是上天给他的最大惩罚,或许因为惧怕再一次成为锁魂塔中的罪魂,他现在竟然连死的自由都已经没有。

……

……

一个月之后,眼见得忘情右肩上的伤口已经渐渐愈合,华莲觉得自己现在也该带他尽快回去青裳花境中去了,朝中几位长老已经接连来千光山上催促了几次,让师父付出代价这样的事情还是等待日后再找机会才对,现在,她毕竟还是青裳花境中的女帝,纵是身边宫女再一口一个公主的称呼自己,也再难改变自己自从三岁开始在这世上就已经变成了一个无依无靠的孤身弱女这样的残忍现实,虽然靠总还是有的靠的,至少自己身边现在还有忘情,只是毕竟是一代魔君,他的未来又岂是一个小小的青裳花境就可以承载的下的,一统三界是世上一切妖王魔君与生俱来的强烈信念和欲望,华莲知道这样的信念和欲望曾经也似业火焚心一般深深的在忘情心中恒久的炽烈燃烧过,只是现在,这束火焰还在继续燃烧着吗,虽然她现下心中最大的祈求就是忘情心中的这束火焰而今已经被经日里的清净修行日渐浇灭,因为唯有这样他才可以在这世上好好活着,至少不要让师父再找到任何借口用剑指在他身上……

华莲知道自己虽然身为花精,现下也已经过了撒娇叛逆的年纪,心中已经不会再痴心迷恋什么潇洒耍帅的叛逆偶像和翻云覆雨的乱世英雄了,昔日里最执迷的,霸气四散的魔殿少主和君临天下的少年君王已经渐渐在心中淡然一笑,甚至,仙袂飘渺剑花飞散的天降男神也已经变成了心中一点蜻蜓点水般的苦涩回忆了,因为回忆中,师父他就是这样的人。

她始终是在痴心恋爱着一个杀了她全家的男人,她知道这本是不应该的,自己竟然恨不起来他,难道仅仅只是因为他是个自幼就被自己痴心迷恋着的男人。

恋爱的感觉总不会是错的,她知道她爱他,但是,曾经,她却是一直无法知道自己为什么竟会在他多少次的伤透她之后仍然还是恨不起他……

被佛主用白莲吮吸尽他心中七情六欲本不是他的错,但是……

其实现在,她已经稍稍有些明白,她恨不起他,只是因为,没有人说他是错的,只要是为了保护人间,保护凡人,他,就从来不是错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554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