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舌头伸进去吃小豆豆 舔我使劲干

依尘推了一辆小推车过来,把要带到京城的东西、行旅全部放在了推车上,俩丫头要争着推推车,但冷伯硬是不要俩丫头动手,自己推着推车;依尘、小柯到换票窗口换登机牌,并托运了行旅,冷伯在一旁等着俩丫头换登机牌,就在这时,冷伯身后传来了一声音,“冷伯,您老也来机场啦?”,冷伯回头一看,原来是陆子爵,陆子爵身后跟着两个年轻人,冷伯看到陆子爵,问陆子爵,“子爵啊,你也是乘这一趟飞机回京城?”陆子爵回答冷伯,“是啊,冷伯,是不是俩姑娘也是乘这趟飞机的,如果是这趟飞机,冷伯您放心了,我会照顾她们的”,冷伯没想到陆子爵也是乘今早的飞机回京城,不过,还是不要麻烦陆子爵,“谢谢啊,子爵,不用啦,东西已经托运了,你忙你的”。

冷伯正与陆说着话,依尘、小柯已经换了登机牌过来了,俩姑娘看到陆子爵,很是惊讶,依尘想,怎么到哪都能遇到他?不过,还是来到冷伯与陆子爵身旁,“冷伯,我们已经好了,您老就回吧,我跟柯儿不在您身边,您一定要注意身体,不要太操心了,要不,我们在外面是不会放心的”,小柯在一旁随着依尘点头。

陆子爵把这一切看到眼里,从在医院里,尘儿做梦,梦到妈妈,再到在“文昌馆”小院子里尘儿为妈妈做法事超度亡灵,可从未有人提到尘儿的父亲?这一路走来,冷伯显然不是尘儿的父亲,尘儿到底存在怎样的身世?

离登机时间差不多了,冷伯再次向俩丫头交待了注意事项,才离开机场,不知为何,冷伯感觉从未有过的伤感,心里像是被捞空了一样,这样的感觉只有在十九年前莲儿走的那天才出现过的,是不是要发生什么事啦?冷伯赶紧摇了摇头,心里默念,好人一生平安。

依尘看着冷伯离去后落寂的背影,心里一颤,眼泪差点就流了下来,依尘还是忍住了,这时,广播里传来通知,去京城的航班准备登机了,小柯牵着依尘,俩丫头也没有招呼陆子爵他们,就自己上了飞机。

飞机到达京城已近中午,来接依尘、小柯的人是强子,强子很早就来到了飞机场,终于等到飞机降落,俩丫头一出通道,就看见了强子,依尘、小柯马上高兴起来了,跑过去,拉着强子一阵亲近,强子看到俩姑娘又来到了京城,也是很激动,但这是在机场,只好提醒俩丫头,赶紧拿行旅,然后回家,俩姑娘拿了行旅,坐上强子的车离开机场,回她们的小别墅了。

陆子爵一直在背后看着她们,看到那个叫景鹏的来接俩姑娘,陆子爵才放心的与木林、高吉星离开机场,回他们在京城的基地。

**********

京城陆家老宅。

自从主办年度“优秀企业联谊会”以来,陆家就非常的热闹,特别是欧阳尔曼几乎每天都要来陆家报到,陆夫人梅若云女士更是容光焕发,到是陆先生冷冷淡淡的,要么干脆就不回家,住在办公室,即使回家也是往自己的房屋一待,就不出来了,梅若云女士现在也管不了老公了,因为她正有大事要办呢。

陆秉德老爷子、君楚老夫人直接就不到前院来,出入都从他们院子的侧门出入,整个陆家好像是梅若云女士在主事,难怪梅女士要容光焕发呢。

此刻,梅若云女士正在与欧阳尔曼在陆家老宅一进院的公众客厅里聊天,陆子浩与乐晗萱进来了,梅若云本来就不待见乐晗萱,现在看到人家小俩口恩恩爱爱的进进出出,更是不顺眼,她要趁着欧阳尔曼在的当口,给乐晗萱难看,既然儿子都不给自己老妈脸面,她也就没必要给儿子面子,而且她还想借欧阳尔曼来打压乐晗萱。

“曼曼,你跟子爵到底怎么样了?子爵人在部队,你要主动一些,子爵对你是有感情的,你们自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份感情不是其他人都有的,曼曼抓紧啊”,梅若云也不管陆子浩与乐晗萱,就跟欧阳尔曼直接说起陆子爵来了。

陆子浩听到他亲妈拿大哥来说事,原本想绕过客厅里的二位,带着乐晗萱到他的房间去的,现在,陆子浩干脆拉着乐晗萱在客厅坐下了,不仅坐下了,还说了一句让欧阳尔曼差点吐血的话,“妈,大哥的事你也要管?你不是原本要把欧阳小姐给我抱金砖的吗?可欧阳小姐这块金砖看不上我,怎么,妈,你要把欧阳小姐这块金砖塞给大哥啊,我还告诉你啦,我大哥是不会要的”,陆子浩说着还故意把最后四字拉长了音。

梅若云女士没有想到,亲儿子会当着欧阳尔曼的面说这样子的话,她赶紧回过头来再看欧阳尔曼,只见欧阳家大小姐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梅若云回眼瞪了儿子一眼,“曼曼,别听这小子的,啊,男人成家以前啊,是不懂感情的,是女人教会男人如何爱的,曼曼,子爵对你一定会好的,再说啦,我们俩家也是世交啦,那有肥水流外人田的”。

欧阳尔曼可不是吃亏的人,陆子浩最后一句话,让她想到在“莲舍客栈”时的情景,那天她可是丢脸都丢到姥姥家了,所以,她现在要给陆子浩这个小屁孩一点教训,还有他那个所谓的未婚妻。

“陆子浩,你说什么来着?再怎么说,我是你未来嫂子,我可是由家长定的亲,不像有些人是私定终身,还有脸”,欧阳尔曼说到这里,故意朝着梅女士望过去,梅女士当然接到了欧阳尔曼的信号,也站出来指责儿子,“是啊,曼曼是我们家的世家之女,并不像有些女人,自己找上门来,还非要陆家的儿子娶她”。

好嘛,看来梅若云女士这段时期真是过得太安逸了,说起话也就把不住门了,连儿子、未来儿媳都不管不顾了,这不是明显的胳膊往外拐,里外不分吗?

乐晗萱自从来到陆家已经领教到了陆家这位夫人的做派,心里已经很明了了,为什么陆子浩这位妈,一直不被陆家大家长陆老爷子、陆老夫人认命为陆家的当家夫人,是有原因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534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