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寂寞女人房间,我是丝袜小骚妇

“接下来,朕打算去案发现场亲自查看一番。此次宣王将军进宫是因为被杀的三人都是前朝之人。而王将军也是前朝留下来的老臣,若是一会儿将军有什么发现,还希望能够知无不言,多多帮衬着一些。”

王锡神色凛然,拱手行礼道:“陛下您太客气了,为陛下效劳,微臣义不容辞。”

“至于锦爱卿……”

祁子螭有意无意地将话音拉长了些,尚未彻底舒展开还稍显得弯细的剑眉轻轻挑着,使他充满了少年气质的阳刚之色尽显无疑。

“朕私心里是希望锦爱卿也能够助朕一臂之力的。毕竟,这背后之人污蔑于你的同时又杀了忠于朕的老臣。朕以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不知锦爱卿意下如何?”

“微臣愿为陛下献犬马之劳。”

锦葵一边回话,一边在心底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她现在是真的觉得有点头疼。

若是平日里上朝装|B什么的也就罢了,毕竟她摄政王的身份在那摆着,就算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也没人敢说什么,更不会暴露身份。

但是现在,让她一个普通的女大学生去破解连环命案,这简直就是强逼着青铜菜鸡去打王者局好嘛!

更可怕的是现在祁子螭和王锡都认为她是早已看破一切的高人,只不过是不愿意说破而已。

可她是真的啥也不知道啊!

她现在恨不得给祁子螭跪下,只求大佬别再给她添加什么奇怪的智者属性和高深buff了,她是真的心慌啊!

见锦葵应下,祁子螭原本就盈满了笑意的眼角忍不住又向下弯了弯。他伸出手将锦葵头上的黄色摘下,放在眼前一边打量一边调侃道:“锦爱卿头上这鸡毛可真是别致,难道是因为太爱喝鸡汤了,所以自己在府里亲自动手宰了鸡?”

祁子螭从小生长在皇家,察言观色,洞察人心的帝王之术是刻在骨子里的东西。锦葵最近变化颇大却又不明理由,所以他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的试探和靠近。

毕竟,从十岁那年起,他的皇位,他的天下就全都和这个女人绑在了一起。

由不得他不在意。

看着祁子螭手里捏着的鸡毛,锦葵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偶!买!噶!

肯定是之前招财飞到她头上时候带上去的,这个小鸡崽子可真是个能给她闯祸的主。

她憋了半晌,终于挤出一句:“让陛下见笑了。”

女子矜贵清肃的面上只有一片冰冷的默然,所以更衬得那出口的话让人听着忍不住发笑。

这次不仅是祁子螭笑出了声,就连王锡也忍不住捂着嘴身子一抽一抽地跟着笑起来。

“出宫之前,朕要去略微收拾一下,还请两位爱卿稍等片刻,”祁子螭止了笑后退到了屏风后面,独留下王锡和锦葵在前面坐着。

原本跟着祁子螭一起笑得前仰后合的王锡见再没人陪他笑,尴尬地咳了咳后,连忙面目严肃地在椅子上端坐好。

敲了敲系统,锦葵有气无力地问道:“大哥,我还剩多少罗点数了?”

她刚才听到系统又扣了她10点,心里头有些发慌,所以趁着祁子螭不在就合计赶紧问一问。

系统恨铁不成钢地教育道:【你最近因为各种ooc已经被扣了210点,现在就剩下130了。海燕啊,算大哥求你了,咱可长点心吧行不行?这任务才做到初级二你就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这后面还有中级高级好多任务呢,到时候你可咋办啊?】

锦葵都快哭了:“真不怨我啊,我已经很努力了。这锦葵的人设也太难演了,我哪是当什么冷血无情杀伐果断的女权臣的料啊?”

系统见锦葵心里头着急,忍不住出声安慰她道:【没事,以后哥负责监督你。咱下回少说话多做事,尽量避免ooc。】

锦葵将头点得好像啄米的小鸡:“谢谢哥,以后就靠你罩着我了!”

正说着,祁子螭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他换了一件平日极少穿的白衣。以往紧紧束在头上的发,此时披散在肩头,更衬得少年温润如玉,高贵无暇。

“久等了,我们走吧,”祁子螭的语调一如既往得温润如水,浓密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显得他周身的气质柔软而温顺。

仿佛刚才那个侃侃而谈意气风发的少年只是幻影,而眼下这个毫无攻击力的病小孩才是那个日日端坐在龙椅之上的傀儡小皇帝的真面目。

出了宫门,锦葵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外面的刘瑛水。

“刘瑛水,你怎么在这儿?”

刘瑛水快走几步跟上锦葵,笑了笑道:“我不放心主子,就在这候着来着。”

晚上的风有些凉,将他的嘴唇冻得有些青紫,也不知这人在外面到底站了多久。

锦葵拍了拍他肩头:“陛下要亲自去看看命案现场,正好你白日里去过一次,便在前面帮我们领路吧。”

“好的主子,”刘瑛水领了旨后,便走到前面默不作声地带起了路。

随着几个人离被灭门的王府府邸越近,血腥味就变得越是厚重。扑面而来的血气浓稠得好像将空气都凝在了一起似的,腥臭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

“到了。”

小心翼翼地撕开封条,刘瑛水推开了门。

入目是一片刺眼的红和漫天遍地让人作呕的黑,黑红相交之间混合出的是一片触目惊心的惨烈与死寂。

尸体早就被刑部的人抬走了,留下的只有血和代表着这里曾经有过生命流逝的痕迹。

看着眼前漫天的猩红,祁子螭的声音微微有些发颤:“锦爱卿,刘公公白日里既然来过,那想必是知道些什么线索,可否让他说来与朕听听?”

锦葵:“刘瑛水,陛下问你话呢,你如实地说吧。”

刘瑛水:“喳,回禀陛下,奴才白天来看完王府之后立刻就去了一趟刑部查看尸首。发现死者确实都是被人一刀毙命。”

刘瑛水一边在前面继续开路,一边向身后跟着的三个人解释今日的见闻:“这些人死前几乎没有任何挣扎,动手杀人的应该都是暗杀方面的高手。”

王锡皱了皱眉:“当真是西楚短刀所杀?”

刘瑛水摇了摇头:“非也。”“

“外人看来,死者身上的伤口偏短且极深,看起来确实很像是反刃的西楚短刀所留下的,但可惜还是留下了破绽。”

祁子螭:“是何破绽?”

刘瑛水笑了笑,语气中带着几分自豪:“西楚短刀之所以是西楚军队的私家兵器,就是因为西楚短刀乃是反刃刀。若不是习惯了战马上杀人的西楚军,寻常人根本就不会使用。而暗杀者虽然手上功夫高明,但很可惜用刀的法子不对,留在伤口上的刀痕参差不齐,绝非我西楚军所为。”

“而放眼羽国,能够制造出反刃刀的兵器铺不过只手之数。从兵器的来源处入手,想必可以很快就将事情的真相查个水落石出。”

看着眼前那镇定自若,将事情原委娓娓道来的刘瑛水,祁子螭内心复杂地缓缓说道:“锦爱卿的身侧可真是卧虎藏龙,一个小小的太监都有如此见识,当真是让朕好生羡慕。”

祁子螭说的是真心话。

先帝临死前,留给他的只有快要破败的山河和几位有数的忠臣。而现在,前朝留下的有数的几位老臣也成为了皇权争斗中的牺牲品。

他即将一无所有。

星光洒在祁子螭的身上好像流泻的银湟水,使一身白衣的他看起来无尘无垢。可是从那略显单薄的背影里锦葵却分明看出了他周身透露出的浓浓的落寞与悲凉,让她忍不住上前迈进了一步。

小孩的头发丝软绵绵的,被风吹得飞向一侧,看起来像极了还没长出硬毛的小鸡仔。

“日后,陛下的身侧会聚集很多能人异士甘愿为陛下所用,为陛下效忠的。”

见锦葵又忍不住去ooc,系统气得用头咣咣撞墙:【违规理由:ooc。罗点数-10,当前罗点数120。】

“锦爱卿倒是对朕有信心得很,”随着风吹过来的是锦葵身上极淡极淡的香气,清冽得好似初冬的梅花。

站在他身前的锦葵即使说出这样温柔的话,脸上也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就好像是山巅最高处的雪莲,精致而神秘,让祁子螭忍不住有些心烦意乱。

他温润的杏眼中压抑着翻滚地暗潮,双拳在袖筒里死死地攥紧。

沉吟了片刻后,祁子螭抬起头,对锦葵露出了一个极为温润清朗的笑:“借锦爱卿吉言。”

不是要与他夺权么?

不是应该趁机打压他,嘲笑他,彻底地摧毁他么?

为何反而要安慰他?

祁子螭被风扬起的长发偏侧到了一边的肩头,露出了他脖颈处系着的三朵小白花。

那是羽国用来服丧与祭奠死者所用的白花。

正好对应着御史大夫王大人,殿中少监李大人和御史中丞王大人一人一朵。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501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