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姐姐穿鞋踩我_做愛过程小说描述

到一个路口红灯停下,喻湛探身从后座找到一个U形枕,他小心的用手把刘嫚的脑袋往前撑一点,将枕头塞到她的脑后。

刘嫚皱了一下眉头,喻湛以为她被自己打扰到,赶紧收回手,却见她轻轻嘟囔了一声,呼吸便又平稳了。

喻湛松了口气,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慢慢的挪到她的脸上,看看她长长的睫毛下,闭着的眼睛,挺翘的鼻头,以及轻抿的嘴唇,她醒着的时候,他可不敢这么看她。

他可以想象到她怒目圆睁又无比羞涩的骂他登徒子的模样。

刘嫚的睡姿和她清醒时一样,没有任何可挑剔的地方,仿佛都经过严格训练般的自律。

绿灯亮了,喻湛不再看刘嫚,专心开车,保持平稳,避免一丝一毫的颠簸,让刘嫚在车上也能睡好。

刘嫚睡得很香,她还做了一个梦,梦里可没有王妮娜这些糟心的事儿,她居然梦见自己跟小赵氏、徐夫人、玉美人一起吃自助餐,徐夫人特别爱吃冰淇淋,连吃了几盒哈根达斯,小赵氏喜欢吃小龙虾,面前堆满了她剥的壳,玉美人为了保持身材,只吃素食。

“徐夫人,您不能再吃冰淇淋了,吃太多凉的,对胃不好,您喝一口汤吧。”

“姨娘,您也不能再吃小龙虾了,小龙虾体内有毒素,您会上火腹痛的。”

“玉美人,您已经很瘦了,你的腰快细没有了!女人还是丰腴一些更好看,您多吃一点肉好吗?”

喻湛隐隐约约听到刘嫚哼哧的梦话,她的声音很轻很轻,但他还是听清楚了几个名字,

徐夫人?

姨娘?

玉美人?

他哑然失笑,她是在做穿越到古代的梦吗?

刘嫚和三位妇人正吃得开心的时候,忽然有人拍她的肩膀,

“嫚嫚,到家了,我们上楼再继续睡。”

男声温柔悦耳,好熟悉啊。

诶,这不是喻湛的声音吗?

喻湛也来这里吃自助餐了?

“阿湛,你想吃什么?我帮你去拿,”睡梦中的女孩,一本正经的问道。

真是把喻湛问懵了。

他仔细一看,女孩的眼睛还闭着呢,原来是说在梦话,不由好笑,心中愈发柔软,他继续轻轻拍她的肩膀,“有什么好吃的,我们下次再吃。”

刘嫚总算被拍醒了,一睁眼还有点迷糊,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揉了揉眼睛,她才稍微清醒过来,想起自己坐上喻湛的车离开学校了。

她往四周望了望,是那个让她印象深刻的,装修豪华的停车场。

“已经到你家停车场了,好快啊。”

刘嫚睡了一觉,觉得时间都变慢了。

“晚上车少,不堵,可以开快一些,”喻湛也想快点让刘嫚回来休息。

他打开车门,走到后备箱,拿出了刘嫚的书包。

刘嫚也下了车。

“你包里装了什么?这么重,”喻湛掂量了一下,不是一般的沉。

“是一些我以前放在宿舍换洗的衣服,还有日用品。”

“以后你都不住校了吗?”

刘嫚点头,“住不了了,”她叹了口气,主动对喻湛说起王妮娜的事情,“我一共有两个室友,我和另一个室友今晚彻底绝交了。”

喻湛清楚以刘嫚温吞的性格,她说绝交,就是真的此生不再往来。

“她做了什么事,让你这么失望?”

没错,喻湛觉得刘嫚提起自己这位室友时,语气里并无愤怒,而是失望。他想,她一定也也曾把那个女孩当成朋友。

“她的心思太重了,我和小茹没有办法再跟她和平相处,”刘嫚说,“她见不得我以汉服女神的身份成为网红,也见不得我去魔都拍戏,现在我无论做什么事,她都认为我是错的。”

“绝交了也好,真正的朋友应该是希望对方过得越来越好,”喻湛心里有些担忧,“你以后尽量离她远一些。”

“我知道,反正我也不住校了,平时也只有上课的时候会碰见她,那么多同学,我不和她说话就是了。”

“你今天晚上是在学校练琴,才弄到这么晚的吗?”

“嗯,我们明天晚上还要继续排练。”

“太晚了,我明天也去学校接你,”喻湛说这话时有些严肃,又加了一句,“就算你拒绝,我还是要来!”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刘嫚能不答应吗?

第二次来喻湛家里,刘嫚已经没有生疏感,哪怕电梯门开时,Paul和上次一样扑上来,她也纹丝不动,笑看着Paul熊抱住喻湛,舔他的脸。

喻湛又花了几分钟,才摆脱它的亲昵。

刘嫚摸了摸Paul的狗头,Paul顺从的挨着她的手掌心,吐着舌头,哈出热气,又舔她的手,萌萌哒。

她忽然忧虑道,“也不知道Paul见到月光后,会是什么反应,它会不会认为月光把日光从它身边抢走,而讨厌月光?”

Paul之前和日光感情多好啊。

喻湛笑道,“你想太多了,Paul才没有你想的那么小气,它是一只慷慨有大爱的狗,它一定也会喜欢月光的,大不了,以后我再给Paul找一只老婆就是了。”

刘嫚扑哧笑起来,

“对,日光和月光都成双成对了,不能让Paul形单影只。”

刘嫚撩了一会儿狗,喻湛就不让她再玩了,“你明天还要上学,别逗狗了,赶紧先洗漱休息。”

喻湛不想耽误刘嫚宝贵的休息时间,他把刘嫚的书包直接提溜到客房,对她说道,“包里你的换洗衣物和日用品,正好今天可以用得上,方便起见,你的这些行李不如先暂时放在我家里,总不能我明天把你和你的东西又送回学校去吧。客房的柜子一直是空的,空间很大,放你这些东西,足够了。”

刘嫚觉得喻湛说得有道理,却又觉得哪里怪怪的。

只是暂时存放,她抽空再拿回家就没有问题了吧。

刘嫚如是想着。

结果她一直没有“抽到空”,准确的说,是喻湛没有给她机会“抽空”。

以至于,后来喻湛家里有她的内裤内衣、睡衣、毛巾、洗面奶、护肤品......

她随时都可以过来拎包入住,毫无违和感与不方便之处。

仿佛,她也成为他家的一员。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488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