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粗黑肉棒捅进美女_老董大战戴若希部分

清晨的天是灰蒙蒙的,偌大的皇宫还在沉睡,御膳房的宫女太监在准备各宫娘娘的早膳,伺候主子睡觉的丫头太监再门外或床下打着瞌睡,明妃拓跋芊儿头痛的要死挣扎着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金黄色的床帐,转过头看见了南吴皇帝的脸,拓跋芊儿想到:好卑鄙的南吴皇帝,竟然给我下药,不过他生的倒是白白净净的,想来今年也不过三十有余吧,若是不这么浑浑噩噩的,若是精通兵马,想必一定也会成为赵子龙般的人才!

“皇上!”一个太监蹑手蹑脚的走进来小心的唤着。

“又出什么出事了?”旁边的南吴皇帝突然动了一下,喊了出来,拓跋芊儿吓得连忙闭上了眼睛。

“皇上淑妃娘娘出事了,刚刚朝晖殿里宫女来报,说淑妃娘娘用三尺白绫自尽了。”

“淑妃?找人把后事料理了吧。”南吴皇帝说完转过身搂住了拓跋芊儿。

“皇上,淑妃娘娘的父亲是尚书秦大人,您,不过去看看吗?”

“真是麻烦!”皇帝不耐烦地喊道,“来人,更衣”拓跋芊儿一动也不敢动,感觉皇帝好像是坐了起来,走了几步,想轻轻的睁开眼睛。“朕知道你醒了,嘻嘻。”皇帝凑到拓跋芊儿面前,拓跋芊儿吓得赶快缩进被子里。

“明妃再睡会,睡醒了再会昭祥殿。”皇帝一边穿衣一边喊道。

皇帝走了约半个时辰,拓跋芊儿才敢起身,四五个丫头端来了衣服、洗脸水,帮明妃穿戴梳洗完毕。

此时的朝晖殿上,皇帝背着手看着床上淑妃那冷冰冰的遗体,殿中想必是抢救过淑妃显得有些混乱,淑妃上吊用得白绫还在殿上悬挂着,好似暗示了淑妃死前的凄婉与决绝,皇帝杨武风眉头一皱说到:“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自尽了?”太医院张太医和仵作跪下来,张太医一脸愁容的说:“回禀皇上,淑妃娘娘死于自尽,现场上并没有胁迫、打斗的痕迹,只是···”“只是什么?”皇帝杨武风回头看了一眼张太医。“回禀皇上,淑妃娘娘已有两个/多月的身孕。”“淑妃怎么会有身孕?朕记得这几个月以来并没有诏淑妃侍寝,李江海取侍寝记档来。”皇帝怒气冲冲的说到,“是,奴才即刻就去。”都太监李江海赶忙去了。

皇帝杨武风不愿再在朝晖殿里多呆一刻,转身离去,在脚迈出门槛的时候,突然转过头对张太医说:“此时千真万确?”张太医连忙说:“臣愿以全家性命担保淑妃娘娘有身孕是千真万确。”“那好,先别将此事张扬出去。”说罢,皇帝杨武风头也不回的走了。

明妃拓跋芊儿坐着步辇回到了昭祥殿,端绘姑姑迎了出来:“娘娘回来了,御膳房备了早膳,有粥、豆浆和钱塘孙家的酱菜,咱们刚来这怕不习惯我悄悄的准备了咱们燕北的熏鹿肉,娘娘尝尝。”拓跋芊儿来到桌前对端绘姑姑说:“姑姑早上在揽月阁听见皇帝身边的公公对皇帝说淑妃自尽了,这是怎么回事?”端绘姑姑一边摆着饭菜一边对拓跋芊儿说:“早起在宫门口听见几个丫头太监在嚼舌根,奴婢就问了几句,说淑妃是尚书秦大人的二女儿本名叫秦映莲,进宫已有五年有余性格胆小懦弱,一直不得宠,淑妃还是皇帝看在秦大人的面子上才封的,皇帝已经有小半年没有去淑妃宫中了。”拓跋芊儿一面喝着豆浆一面说;“这淑妃也是可怜,不过不关咱们什么事,咱们在这宫中平安度日就好。”

拓跋芊儿用过了早膳,又倚在窗前的榻上看着院前的合欢花开的正热闹,想去树下练一套锦华丘尚剑,只可惜在这南吴皇宫里女子是不可把剑戴在身旁的,“娘娘,您尝一尝这御膳房新制的桃酥,还有这雨前龙井。”拓跋芊儿回了头看着小圆桌上的糕点,又瞧了瞧摆糕点的丫头,“琬儿,这桃酥是杭州特产吗?”“回禀娘娘这桃酥是咱这的特产,香而不腻,好吃极了。”琬儿行了个礼道,拓跋芊儿拿了一个桃酥放进嘴里细细品味确实不错,拓跋芊儿想起什么了对琬儿说道:“琬儿你可知道咱们宫里有什么女子可以练武吗?”

琬儿眼睛一亮 ,看着拓跋芊儿说:“娘娘怎么问起这个?要说练武的女子,那应是禁军副统领裘华大人了。”

“萩华大人?那是怎样一个人物?”拓跋芊儿有些好奇地问道。

“娘娘有所不知,裘华大人是太后的外甥孙女,从小随其父亲在海边长大 逍遥惯了的,而且师从南吴第一高手周自横,那剑法精秒的不得了。”琬儿颇有兴致的对拓跋芊儿说。此时的拓跋芊儿真想会一会这位叫裘华的奇女子。

宣政殿内,年近四十的徐皇后向皇上汇报这个月后宫的吃穿用度,皇帝歪在榻上,用手撑着头,闭着眼皱着眉听徐皇后说:“皇上,这月后宫还算太平,只是前几日御花房的首领太监将波斯国进贡的玫瑰花与红月季花弄混,臣妾已将它杖责二十逐出宫去。还有朝晖殿,庆妃初五携妹妹慎昭仪去清凝寺进香,共花费一千二百五十两白银,还有~~”“罢了罢了,这些都是小事,你刚说庆妃妹妹?”皇帝摆了摆手说到,徐皇后一愣然后说:“回禀皇上,庆妃的妹妹名叫周慎儿,是二品官员周大人的庶出女儿,去年除夕庆妃妹妹和慎昭仪共同舞了一曲,您一高兴就封了她为慎昭仪。”皇帝杨武风摸了摸头道:“记不清了,过些日子再见一见吧!”

这时,皇上身边的太监李江海走进来,行了个礼道:“奴才给皇上请安,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帝杨武风瞥了一眼道:“什么事?”李江海看了一眼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会意了,站了起来,行了个礼说:“皇上,臣妾先告退了。”皇帝摆了摆手,李江海看着皇后娘娘走出宣政殿才对皇上说:“皇上,淑妃娘娘的事有着落了。”“说”“是,皇上,奴才查了侍寝记档淑妃娘娘三个余月没有侍寝,只有上个月十三日皇帝去淑妃娘娘宫中用午膳,余下的便没有了。”皇帝仰头叹了口气说到:“查,给朕查,这孩儿究竟是谁的,御医、侍卫、那怕是太监也要给朕查出来,我看谁这么大胆,敢私自动朕的女人。”李江海吓得跪了下来,赶忙说:“奴才查,马上去查。”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485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