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与成熟性感美女的性爱故事_桌下手指噗呲噗呲

仅仅片刻的时辰,宿今总共往后瞟了不下十次。见宿今如此,在空中的某人看不下去,“今子,确实有人跟着我们。”衍连尚眺着半边眉,向宿今示意那人的方向,“不用过分担心,是熟人。”宿今听衍连尚说是熟人,在脑子把有可能的人全都想了一遍,渐渐有一个身影在她脑子浮现出轮廓。那人,一眼望去温文尔雅,气质清淡。微微一笑,梨涡在唇角若隐若现。

果真是他,还没等宿今认证,此人已经自己出来。依旧是醉人的梨涡,亮晶晶的双眸。

“许久不见,都不认得在下了吗?”王九皋见面前几人没有理他,作揖说。雷倾昀倒是不想见他,可毕竟是碰上了,表面功夫还是要做足。雷倾昀回揖,微笑道“方才尽是看些新奇玩意儿没注意王城主,多有失礼,还望海涵。”雷渺跟着主子一起向王九皋作揖。一旁宿今见此景象,也随着他们。王九皋自己先惊讶,在城中都不见他们如此,现今是吃错了多少药才能如此有礼貌,王九皋也不忘表面功夫“并不打紧。”。

王九皋出现的真不恰巧,裴木呇更加不敢靠近宿今他们,在他们身后躲得严严实实。

“真没想到,新娘也叫丁琉璃。”王九皋想着没什么好客气的,便恢复本性。宿今震惊无比,她显然是不知道新娘是丁琉璃。如果说新娘真的是丁琉璃的话,那现在莫离魂在干什么!他现在会不会也到这里来了。雷倾昀倒是没有一点惊讶,淡定的说“你猜到没错,正是你认为的丁姑娘。”原来他真的老早就知道了啊,宿今这么想着。

“怎么会这样,丁琉璃现在不是和莫离魂在一起吗?她怎么会来这里,而且来这里结婚。”宿今虽然已经离开莫离魂的身边,但依旧心系于他。此时,衍连尚抿着唇,一脸烦躁。宿今一把抓住王九皋问他丁琉璃在哪里,她想去寻找丁琉璃,把发生的一切搞清楚,即使是她自己受伤,也不愿让莫离魂受到一点伤害。宿今无意外体会到衍连尚的心情,很沉闷。其实她也不想,可心总会被莫离魂所牵引变得焦虑。

“九皋怎会知道新娘的位置,邬女族是什么地方,哪是能随意进出!”王九皋依旧陌上公子的模样,语峰一转“可不是不能帮你。你要记住泼出去的水,就算是后悔,可不可再收回来了。”王九皋的梨涡深深浅浅,很是醉人,说话严肃。

王九皋带着宿今前往丁琉璃住处,宿今毫无意外被一人抓住,“我也去。”雷倾昀一脸正经的说。雷倾昀在某时刻害怕了,他怕这个时候让她走了,就是永别。王九皋轻笑一声“逗你们玩的,新郎和新娘不久便会抵达这里,披着十里红妆,浩浩荡荡。”王九皋一脸期待的望向远方。

琥黎止广场中央有三百九十九层阶梯,一条俩米宽的红布披在每层阶梯上,环绕广场一圈如今满是人,他们都在等待新郎同新娘的到来。圣坛上有七根漆白的柱子,如今挂满“喜庆”,阴森森,使宿今不禁打了个冷颤。台阶数量总让人想入非非,差一阶便成了四百,仿佛从第一阶开始走,逐渐走向“死亡”。

宿今不再理会,独自一人走向台阶,踏上三百九十九层阶梯。不负有心人,爬上圣坛。宿今颤巍巍扶上白色的柱子,一阵悲伤钻进宿今体内,手掌上有烧灼的触感,霎时,周边钻出烈火,拥挤宿今瘦小的身躯,衍连尚淹没在烈火中,不能陪伴在宿今左右。宿今猛烈地和火烈争抢稀薄的氧气。熊熊烈火涌动着,唤醒她沉睡的记忆。一单薄少女被绑在一根类似柱子的东西,渐渐被烈火吞没。但她十分淡定“上苍,我深知我罪孽过深,无法留在世间,但我愿用我之双眸换‘弑神’衍连尚肉身不腐、不败。今生与他的缘分已尽,我并非好心之人,错过这世,我与他真是永生永世无法相见,故用我灵魂的姻缘线换他灵魂永远不可投胎转世,困在铁匠坊永不得出去,除非遇见他命定之人。最后,用我和他的记忆来阻挡被他斩死的怨鬼,以防报复。”语气逐渐哽咽“愿下世我能手握着他,永不松手。”

宿今寻着身影,一步步靠近。好奇心加剧,想看清女子究竟是何模样,到底与衍连尚有何渊源。女子掩埋在大火中的脸颊逐渐清晰,等看清楚后,宿今大为惊讶,甚至不敢相信,此女子同自己的脸一模一样。唯一不同,她闭上眼睛,眼皮处一片平滑,显然是没有了眼珠,眼睑下各流着一滴血。她似乎发现宿今的存在,嘴微微张开,但又像是什么都释怀了那般露出笑容,悲惨凄凉。

火焰呼的一声燃烧的更加猛烈,宿今连忙用手捂住眼睛。风停了,她放下手臂,方才的景象已经不见踪影,一切恢复正常。宿今回想起在捂住眼睛之前,隐约听到一句话“无缘无分,无怨无悔。”不知从何来,不知说给谁听。

晴空万里,万里无云。呆愣原地,深不知雷倾昀正站她身旁,一脸正经“宿今,我该拿你如何是好?”明是一句责怪,却无半点严厉,倒是无奈。“小雷子,你受过的打击是否有被无缘无故打你一巴掌震惊?”宿今寻找事件的主人公,衍连尚。他被大火涌去未知境地,能否回来还是个未知数。

“有,有时甚是被千万匹马所踏。”雷倾昀展开玉扇,“但要学会接受,因那是事实。”

“我们现在需快些离开了,新人们将到。”雷倾昀摇着玉扇,独自下阶,宿今很快便跟上,顾前顾后,生怕衍连尚出现找不到自己。婚宴依旧进行着,人群逐渐增多。

天空惊现零碎繁星,这对新人行进速度已经比不上夜晚来临的时辰。宿今撇着嘴,倪视王九皋,仿佛再说,这就是你说的快到了,还敢不敢再准点。远在天边的莫离魂正已极快的速度赶达目的地,在路上遇到点小惊喜。

衍连尚随着火焰,来到一个致幻之地,一颗闪烁的珠子浮在一洼小潭中,涟漪出层层波澜。他被烈焰打回原形,纯白衣裳,早已墨点斑斑。半边脸也被染上墨色,墨绿色双眸显得更加光亮,墨发不再乌黑,反而披上银丝。一副狼狈样,奄奄一息趴在地上。就算如此,他依旧手握彩戟莲尾,借助它,勉强支撑。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474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