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被老男人日死了\乱操之全家

“村长,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叶佳她妈第一个看见,她干了几届妇女主任,对官场上的称呼还是很了解的。

“李阿姨,你就不要叫我村长了,还是叫我雷子习惯。”

“这怎么行,村长就是村长,当村长了可不是以前那个样子。快进来,一起吃饭。”

雷拔跑了一天了,其他人家都请他吃晚饭,他都没有,怕给人留下不好印象,但是李阿姨不一样,她是村委班子成员,可谓一家人,自己和叶浪又是同龄人。推诿了几下,就坐下了。

“你来阿姨家,带这么多东西干什么,拿回去啊!”

“阿姨,你看岛上也买不到什么东西,我也是不懂事,也很少来看叶叔叔。阿姨,叶叔叔呢?”

“他有点不舒服,睡了。”

“那我就不打扰他了。你带我问好。”

“行!今天有什么事吗?”叶浪她妈继续问。

“阿姨,没啥事,你看我们新班子刚成立不久,很多事我也不懂,你群众基础高,现在是资格最老的...”

“不!不!”叶浪她妈赶紧打断雷拔的话,“以后不要说资格老,只是多干了几届,你是一村之长,村里大事小事责任都在你那儿。我呢,看着你和叶浪他们一起长大,也希望你们年轻人干出一番事业,我和爸妈都高兴,你大胆干,阿姨支持你。”

雷拔听了这话,心里美滋滋的,他今天来要的就是这句话。

“阿姨,我有个想法,就是我想让你兼任村会计,你看行不行?”

“村会计?会计我只是在上上届搞过一段时间,现在都忘了。”

“阿姨,那你是有底子的。你看我们这次上来的都是几个年轻人,没有一个懂财务管理的,我担心出问题。”这主意是雷拔和家里商量了决定的,原本雷拔是想自己找个新人,好使唤,但是大家都认为村里的账比较乱,要花时间清理,而上一届班子就只有叶佳妈一个人留下,很多事情也就她知道,让她当会计最好,等理清楚了再换人。雷拔觉得也是,但是心里怕阿姨不答应,还是有点担心。

“这样,这个会计呢,还是让李格干,我帮助打下助手,年轻人还是多锻炼。”

雷拔看阿姨不是很乐意兼任,但是这样也好,阿姨已经答应帮助处理财务事情。所以,雷拔也就不再说了。

叶浪她妈觉得雷拔这孩子确实长大了,一边的叶浪只是静静地吃这饭,话说李见也是叶浪从小长到大的好兄弟,和雷拔虽然都是同龄人,但是很少来往,这次李见没当上,完全是雷拔这村长来的不正,拉票都拉成那样了,居然大家还投他?真是奇怪了,这让他更加痛恨,不希望自己很这些人有任何关系。他和妈也聊过,但是她让他不要管这些,干好自己的事。

狐狸的尾巴终将是要露出来的,大概过了一年多,事情就生了。那是一年暑假,叶佳和钟耐也都回岛上过暑假,原本计划在福城打个暑假工,可是太热了,一天到晚都是骄阳毒辣辣地烤着大地。两个商量着先避一避最热的日子。海岛上的夏天就如同春天,都说国人现在爱去巴厘岛,夏威夷啊的,可是岛上的人才不稀罕,他们只觉得那儿都比不上双心岛。

话说,雷拔当了村长,而钟耐却还在读书,这会儿雷拔可是威风啊,自己似乎已经比钟耐强了很多,至少现在胜过了他。一年多,自己基本对村里的事情了如指掌,村里的账也处理的差不多了,老村长被他坑了,答应他的一个没实现,还出卖了他,到镇里说他吃了很多公款,挪用了资金,给我们年轻人挖坑,以为年轻人啥都不懂,让村财务永远是乱的。可是,他低估了年轻人的能力,不到一年就把账目搞的清清楚楚,现老村长人前感觉拿钱办事要得也不多,没想这老不死居然私底下,和会计搞小金库,还私自卖集体柴油,真是两面人。雷拔亟待树立威信,这不就拿大家都怀疑的人开刀,镇里纪委给老村长开除了党籍,退还公款。老村长在家痛哭几晚,只骂雷拔是畜生都不如,会有报应的。但是那又怎么样呢?现在他可是村长,他又没贪污腐败。这一来,村里人都觉得雷拔这孩子不错,确实没看走眼。可是大家马上就被一件事情惊呆了。

那年的休渔期就要到了,雷拔已经通知所有村民,过了休渔期谁都不许出海了,这是国家规定,要严格落实。可是,过了休渔期,叶浪他二叔现还是有很多人出海,他在家休息了几天,也把船开出去了,别人都可以自己怎么不行。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事生了。正当他收网的时候,一艘船向他靠过来,原来是阿洲和吴庆几个人。大家也一起玩色子。

“阿洲,今天没潜水?”两个船并在了一起,因为有浪,停得时候猛撞了一下。阿洲和吴庆,马儿跳了过来。

“我说叶哥,你今天这一网捕得不少啊?”阿洲没有理他,马儿接过话说。

“还可以。”

“不是休渔期,你怎么出来了捕鱼了。”

“大家都出来了,没人抓。”

“叶哥,这你就不知道了,给你说个事儿,我们是执法局委派监管这一片的。”

“马儿,你不要忽悠我行吗?你什么时候是国家人啦?”

“叶哥,你也不要不相信,你可以去打探一下,就知道了。我们几个也不想为难你,出海一趟也不容易,这一片海太大了,你看我们几个潜水时间都没有了,早出晚归保护这一片海,都是老乡,我们也为难,抓你们吗,良心过不去,不抓吗?上面要是知道了,我们几个可能从此消失在双心岛了。”

“你什么意思?”

吴庆有点不耐烦,他性子比较急,“啥意思还不懂?我们为了你们能出来担负着巨大风险,我们不去上面活动,谁能出海?你们总不能让我们辛苦了不说还白搭吧!”

“叶哥,你也是聪明人,我们也不按船大小收了,你就按最低标准给。”马儿伸出一个巴掌。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459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