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升职,老公把我送领导操 大学艳史舒慧第一部

他提起艳荷的模样让漾儿放心。「你想怎样嘛!」

「和上回一样,请你跟我们作伴,再给烈炎送个信。这回我想瞧瞧,他要花多少时间才能追上我们。」北宇笑咪咪说著。

漾儿白他一眼。「你别无聊了!」

「你想不想知道烈炎是不是真爱你?」

她心虚的垂眼。「当然……想了……」

「那好,我保证我们绝对不伤害烈炎,不过只想看他出点糗;另外要他保证别再小心眼的不肯放过我,就这样而已。」北宇夺回艳荷之后,哪还有心情打仗,他还想看著他的小龙种出生、然后长大……

「真的就这样?」漾儿睨著他,还是有一丝怀疑。

他双手一摊,「如果我骗你,回头你去向艳荷告状嘛!」

「有用吗?」

他调开脸,「当然没用!」身边却传来高低不一的笑声,他假装的骄傲彻底被破坏。

漾儿笑了。「那……你要怎么做?」

烈炎日夜兼程的赶路,跟随他的,只有罗翼和他的十名贴身侍卫。

他急,因为他收到信,是漾儿写的,她说她在北宇手里,正往北聿国前进,求他别为难她的家人,放过他们一马。

她怎么会落在北宇手上?

他留在金滇国王宫里,指挥军队四处搜寻漾儿的下落,没想到她人已经在西戎国了。

西戎国王是北宇的表弟,他们都同样的憎恨他,他们会不会因为他而伤害漾儿?

他握紧僵绳,叱马狂奔。他不在乎要累死几匹马,他一定得追上他们!

跟在他后头的罗翼见和他的距离再度拉大,忍不住又哀声叹气了。

「王上,马累死了不要紧,人可不能累死。」罗翼抗议了。

「不能等!漾儿比我们早了好几天,我得赶上他们才行!」烈炎直视著前方,期待立刻就看见他搜寻的人。

「唉……王上,前头有人!」罗翼和烈炎一同拉住马,后头赶上来的侍卫纷纷抽出刀剑。

「来者可是黑耀国王?」那人远远喊著。

「正是。你是北宇的人?」他猜测。

「是的,奉主人的命令,送上书信一封。」那人走近,看来只不过是个男孩。他不安的瞅著因为赶路而狼狈的一群人,「王上会饶小的一命吧?」

烈炎抢过信,「等我看了内容再说。」

「呃……」男孩被烈炎凶悍的模样吓到了。

罗翼对吓坏的男孩挥挥手。「快走吧!」还留著被砍头吗?笨!

烈炎飞快读完信后仰天大吼。「北宇,我恨你!」

「王上,怎么啦?」罗翼和其他侍卫全被吓到了。

「他……他……」烈炎摔下马,趴在地上。

大家宁可相信是自己听错了,但是他们很清楚的听见王上在哭泣。

「王上?漾儿怎么了?」没见过烈炎这样,罗翼慌了。

烈炎抽搐的双手抓紧地上的杂草,几滴泪水滴落地面。

「漾儿被北宇杀了!」他还是晚了吗?为什么北宇要杀漾儿那样无辜的人?就因为他们之间的仇恨,漾儿枉死了……

罗翼白了脸。「怎么会这样!?」他再也看不到漾儿俏皮可爱的脸蛋了吗?

「走。」烈炎抬起挂著泪痕的脸,飞快上马。

「去哪?」罗翼追上他。

「北宇说,漾儿还在前面的湖边。他说,漾儿替我还了债,他不再对我有恨……天杀的!我恨他!我要抓到他,用尽酷刑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让他后悔这么做!」

他会来吗?他应该会吧?

漾儿坐在湖边石头上,手里把玩著小花,耐心等待著。

北宇答应她,黄昏时会再回来,确定她离开了没,如果没有,就表示烈炎真的不要她了,那么他会带著她到北聿国,起码她还有艳荷作伴。

她想念艳荷,但她更希望烈炎会来。

他会来吧?她得等多久?

身后的树林里传出马蹄声,是他吗?

漾儿回头,看见她熟悉的脸孔……她得掩唇才能压下欢呼声。他真的来了!可是……怎么一脸杀气?

她傻傻望著烈炎跃下马背,疯狂的眼神让她害怕。

「烈炎……」她轻唤他的名字。她想走过去,但他转身走开了,张望的模样似乎在寻找什么。

「烈炎!」她又唤他,提起裙子追逐著他。他到底在找什么?

「没……有……」烈炎突然跪倒在地,「漾儿……漾儿……」

「烈炎,我在这里啊!」她终于追上他,跪在他对面,双手搭在他肩上。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456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