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小说黄河水府\一下比一下撞入的深

Gézhe dǐ kù, shùnzhe duìfāng de xíngzhuàng zài shàng tou dǎzhuàn, dédào hǎo méng jícù de chuǎn xí yǐjí biàndiào shēnyín de huíyīng, hǎoyīngjùn de dòngzuò yě gèngjiā de dàdǎn.

Línghuó de shǒuzhǐ gézhe dǐ kù róu niēzhe yīnwèi chōngxuè ér yǒuxiē zhǒngzhàng de huā zhū, diāo qǐle fěnsè de kě'ài dǐ kù, wúmíngzhǐ zài àiyè de rùnhuá xià hěn kuài de jiù huá rùle huā xué lǐtou, bù qīng bù qiǎn de mócā, wèi hǎo méng dài lái liǎo bùtóng de kuàigǎn.

Bèi chǐ qīng yǎozhe huā zhū, huǎnmàn de sī mózhe, ruǎn nèn de jiāo rǔ zài hǎoyīngjùn de shǒu lǐ bùduàn de bèi róu niē chéng bùtóng de xíngzhuàng.

郝瑛骏的唇放过了郝萌的,转战至对方那粉色的小花蕾,恶意的围绕着粉色的部分打转,惹得郝萌娇喘连连,一双空着的手也没闲着,一只不断的揉捏着饱满的浑圆,另一只则是顺着平坦的小腹,穿过了略显大的小礼服,长驱直入的侵略着早已被爱液濡湿的花坛。

隔着底裤,顺着对方的形状在上头打转,得到郝萌急促的喘息以及变调呻吟的回应,郝瑛骏的动作也更加的大胆。

灵活的手指隔着底裤揉捏着因为充血而有些肿胀的花株,刁起了粉色的可爱底裤,无名指在爱液的润滑下很快的就滑入了花穴里头,不轻不浅的摩擦,为郝萌带来了不同的快感。

贝齿轻咬着花株,缓慢的厮磨着,软嫩的娇乳在郝瑛骏的手里不断的被揉捏成不同的形状。

「哥哥哥啊哈啊」郝萌拱起了身子,让双乳更加接近郝瑛骏,而在对方触及到某个点时,郝萌的呻吟也开始变了调。

「啊哥、等等,那边、那边不不可以啊」

郝萌在郝瑛骏的身下不断的扭动着腰肢,而郝瑛骏也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反而加速的磨蹭的对方的敏感地带,顺利的将郝萌给送上了巅峰。

「哈啊」

郝萌拱起的身子不断的颤抖,哑然的呻吟也变得尖锐了起来,花坛流出了甜腻的花液,生理也跟着泛出了愉悦过后的泪珠。

「萌萌你舒服吗?」郝瑛骏轻轻的抚摸着郝萌的发丝,并且在上头印下了一吻。

郝萌深情的望着郝瑛骏,轻点了头,纤细玉手勾住了对方的颈项,施力将自己的唇带向对方面前,交缠的两人再一次拥吻起来。

-/-/-/-/-/

肓糖:

下一篇开始h的部分转为收费喔

收费的章节都预计在1500~2000字左右

费用是500Po币,换算人民币约1元

本文唯一出处:(除此之外皆为盗文)

原先迷蒙的醉眼转为娇媚,高潮过后的余韵让美丽的绯色眼眸带上了一丝晶莹的水光,郝萌的目光紧紧的锁住郝瑛骏的脸庞,却看见对方眉宇之间的深沟以及游走在道德与背德之间的游离神情。

看来对方还没有将自己完全交给自己,两人这种有违伦理的关系对于郝瑛骏来说,只不过是酒精作用之下的脱序产物。

「为了得到你,我不介意身在地狱。」妖冶的美眸直勾勾的看着有些茫然的郝瑛骏,里头深深的埋藏着孤注一掷的傲然,竟是美得让郝瑛骏有些恍惚。

郝瑛骏从来就不知道,对于郝萌来说,没有他的世界才称得上是地狱。

停留在对方精壮腰杆上头的手逐渐的向下游移,朝着裤裆底下肿胀的源头迈进,节骨分明的五指不安分的在上头流转,直指着敏感的顶点,食指依照的对方的形状在上头打转。

隔着布料的挑弄让郝瑛骏有些难耐,绷紧着神经,加深了吻,让郝萌有些脱力的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郝萌有些不满的瞪着破坏他好事的郝瑛骏,但对方却是紧紧的扣住他的后脑,唇舌也没有接着停下。

如果说先前的吻只是为了回应郝萌,那这次则是轮到郝瑛骏主动对郝萌发起攻击。

灵活的舌头缠绻软嫩的小舌,郝萌毫无抵抗能力的任由对方将自己的小舌推回了自己的唇门,并且开始在自己的领地当中肆虐,扫合着唇腔的一隅之地,丝毫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汲汲营营的吸取着里头的蜜汁,让郝萌几乎就要不能呼吸,紧闭着美丽的绯色美眸,任由感官放纵。

恶劣的那舌尖顶着郝萌的上颚,让对方的唇瓣维持在了微张的姿态,无措的软舌游走在郝瑛骏不断搔弄的舌头底下,让两人都同时感到了一阵酥麻。

不断分泌的唾液来不及被郝萌给吞下,从嘴角开始,顺着他的轮廓,滑落到了枕头之上,汇聚成了一朵娇美的水花。

就在郝萌被吻得有些失神时,郝瑛骏却停下动作。

郝萌一脸疑惑的抬头,但对方却是将他的头颅压倒了裤裆前方,顿时郝萌的眼前被布料底下的庞然大物给占据。

「脱掉他,萌萌。」

郝萌茫然的看向发出勾人心魄嗓音的源头,迷茫的眼神转向了不断跳动的裆部,那喑哑的音色再次响起,「萌萌,把他脱掉,把裤子脱了。」

就像被下蛊一般,郝萌颤巍巍的伸出了双手,笨拙的解着裤带,期间一双纤细的柔夷不时按压在了郝瑛骏充血的巨根上,让他有种酥麻的快感。

在郝萌的几番努力下,深蓝的牛仔裤早已被褪到了一边,剩下一件同个色系的三角底裤。

底裤之下的庞然大物早已经等不及的不住跳动,让郝萌伸出去的手有些迟疑,轻舔了一下干涩的唇瓣,咽下一口唾沫。

「脱掉他。」

郝萌深吸了一口气,一鼓作气的褪去郝瑛骏的底裤,得到自由的巨根就像是被解放的野兽一般,迫不及待的跳跃而出,在空中晃悠了几下,接着傲然挺立于郝萌的面前。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453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