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男人揪起两个奶头小说 宝贝水真多霍水儿

但一想到跟安笙合作,以及帮助安笙顺利得到明沉轩之后的种种好处,林玲玲的心情变又好了起来,端起一杯香槟酒,大摇大摆走到了林芯雨面前。

“哟,我当是谁呢?没想到还真是你啊,我的……堂姐。”林玲玲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意,在众目睽睽之下,打断了林芯雨跟别人的对话。

林芯雨并没有要理会林玲玲的意思,对她而言林玲玲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在这样的公共场合下,她也并不想要惹事,更不想将事情闹大,因此便端起酒杯向另一边走去。

然而林芯雨越是不理会林玲玲,林玲玲便越发嚣张,直接拦住她的去路,意味深长的笑道:“姐姐,别走啊,我们姐妹这么久没见,也不知道你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我们坐下来一起叙叙旧,你觉得呢?”

“我想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林芯雨直截了当的拒绝跟林玲玲交流,她心里十分清楚,林玲玲突然凑过来,绝对没有什么好事,指不定心里又在憋什么坏,想要整治自己。

原本林芯雨还觉得,不管怎么说林玲玲到底是她的堂妹,即便林玲玲再怎么厌恶她,也不至于三番五次的害她,可是在她被掳走的那件事情发生之后,某天林芯雨无意间得知,安笙跟林玲玲不知什么时候起有很多往来,如今在安家老爷子的生日宴会上看到林玲玲,林心如笃定自己当初出事也跟林玲玲有关。

“姐姐,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对我抱有这么大的敌意,但我确确实实是在关心你啊,也不知道我的外甥女最近过得怎么样,虽然孩子身边没有爸爸,但姐姐你应该不会亏待她吧……”林玲玲故意当众提起林芯雨和林微微,想让林芯雨难堪,毕竟之前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即便被明沉轩动用势力撤了下来,众人对这件事情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了解,再加上林玲玲是林芯雨的堂妹,说出的话便更有说服力,旁人也都抱着凑热闹的态度,悄悄地打量起林芯雨。

一直以来,林芯雨最大的底线都是林微微,如今被林玲玲当众羞辱,并且涉及到了自己的女儿,一时间,林芯雨的愤怒上升到了极点,眼看着就要爆发。

但她并不想要在别人的生日宴会上闹得太难看,因此,还是努力收了收自己的情绪,道:“林玲玲,我警告你,别太过分了!之前的事情我还没有找你算账,不代表我就不知道跟你有关,如果你再来招惹我,就别怪我不客气。”

“你……你在说些什么?我一句都听不懂。”听完林芯雨的话,林玲玲的脸色微变,生怕林芯雨真的会当众说出她曾经的所作所为,一时间眼神飘忽,不敢再去看林芯雨的脸。

“别在这里装疯卖傻了,我警告你不要再踩到我的底线,否则,你知道我不会轻易放过你的。”林芯雨的语气冷冰冰的,带着一丝不可抗拒的强大气场,压的林玲玲说不出一句话来。

面对林芯雨的威胁,林玲玲脸色愈发难看了,说话都变得磕磕绊绊起来:“你……你吓唬谁呢!别以为我不说你那女儿是私生女,别人就都不知道了……这件事情早就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就算明沉轩把事情压下来又如何,他有势力管得住新闻不被散播,能管得住悠悠众口吗?”

听到林玲玲再次提及林微微是私生女,忍耐已经到达了极限,她不是没有警告过林玲玲,只是这个女人不肯听劝罢了。

此时,林芯雨再也不跟林玲玲多废话一句,直接端起手里的红酒杯,从林玲玲头上浇了上去,就像之前在林玲玲头上浇了那杯咖啡一样。

感觉到头顶上有一股液体流了下来,林玲玲忍不住大声尖叫,一时将吸引了周围所有人的目光,看着发生的一切,在场的一些女士都忍不住惊讶捂住了嘴。

“林芯雨,你太过分了!”林玲玲抬起手来就准备向林芯雨的脸颊上打过去,然而林芯雨却先一步看穿了她的想法,一把将林玲玲的手给握住,随后甩到了一旁,趁着林玲玲没有反应过来,先抬手给了她一耳光。

这还是林玲玲第一次见到林芯雨这么狠辣的一面,而在场的人也都下意识屏住了呼吸,不敢说一句话,只是默默的围观。

随后,林玲玲感觉到脸颊上火辣辣的一片,才反应过来自己又被林芯雨这个女人给当众羞辱了,顿时气得上气不接下气,发了疯似的想要上前撕扯林芯雨。

然而林芯雨却伸出自己的脚,直接将林玲玲绊倒在地,就这样,本已经丢脸丢到极限的林玲玲又当众摔了个狗啃泥。

“我说过,也警告过你很多次了,不要再来招惹我,踩到我的底线,我就不会轻易放过你的。”林芯雨说完,便将自己手里的红酒杯放在了桌上,冷冰冰的盯着林玲玲:“另外,你想要让我把你做过的那些好事全都抖搂出来,然后身败名裂,是吗?我倒是不介意跟在场的各位好好说一说,让大家都知道你林玲玲是个什么货色……”

“林芯雨,算你狠!你给我等着,我不会轻易放过你的!”看林芯雨的反应,林玲玲知道自己是彻底将她激怒了,但又担心林芯雨真的将她曾经所做的事情全都当众揭露,再加上淋了一身的红酒,又挨了林芯雨一耳光,林玲玲也没有脸面再继续待在这里,因此恶狠狠地瞪了林芯雨一眼,说完便去整理自己了。

与此同时,安笙跟明沉轩坐在安家的客厅里,安笙知道,明沉轩一直以来都不喜欢这种交际场合,所以每到这种时候,就会一个人找个相对安静的地方休息。

“沉轩哥哥,之前的事情是我一时鬼迷心窍,不管你相不相信,我真的已经知道错了,你能不能看在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分上,原谅我这一次,我向你保证不会再犯了。”安笙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坐在沙发上的明沉轩,请求他的原谅:“这段时间爷爷把我关在家里,不允许我出门,我也想了很多,是我对不起林芯雨,好在她没有出事,不然我真的万死也难辞其咎……”

安笙说着说着,便落下泪来,明沉轩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从怀里取出一方手帕,递到安笙面前。

看着明沉轩的手和他递来的手帕,安笙愣了愣,缓缓抬起头来,泪眼婆娑的望着明沉轩,哽咽道:“沉轩哥哥……你这是已经原谅我了吗?”

见安笙始终没有接过自己递来的手帕,明沉轩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耐烦道:“那件事情你对不起的不是我,要请求的也不是我的原谅,安笙你应该知道,我最讨厌自作聪明的人,更厌恶别人随随便便动我的东西。”

听完明沉轩的话,安笙又低下头来,不敢再去看他,但安笙心里已经知道,明沉轩还是念在往日的情分上,没有再继续追究。

紧接着,安笙将自己刚才端来的两杯红酒中的一杯一饮而尽,而后又给自己倒满一杯,对着明沉轩道:“沉轩哥哥,我了解你的,你之所以会这样说,是因为已经原谅我了……不管怎么说,我很开心,也想明白了,只要还能待在你的身边,哪怕是做你的妹妹,我也心甘情愿。”

听完安笙的这句话,明沉轩眉头皱得更深了,但还是端起桌上的酒杯,将杯中的红酒喝的一滴不剩,而后对安笙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但是安笙,不管是以哥哥的角度还是以朋友的角度,我希望你可以好好生活,别再执迷不悟。”

即便安笙听完明沉轩的话以后心里有一丝不悦,但看到明沉轩将那杯红酒喝得干干净净,眼里闪过一丝精光,眯着眼笑道:“沉轩哥哥,我一定会得到自己想要的幸福的……”

明沉轩看着眼前的安笙,只觉得她的语气怪怪的,看自己的眼神也变得意味深长,仿佛在盯着猎物一般,让他有些不舒服。

没过多久,药效便在明沉轩的体内开始发作,他只觉得自己的脸颊和身体滚烫极了,像是烙红的铁一般,看着今晚打扮艳丽将好身材完美修饰的安笙,明沉轩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

注意到明沉轩体内药效发作,安笙得意的笑了笑,但还是佯装毫不知情,担心地坐到明沉轩身旁,挽住他的胳膊,道:“沉轩哥哥,你怎么了?你的脸突然变得好红,身体也很烫,是不是发烧了?我带你先去客房里休息一下吧……”

此时此刻,明沉轩迷迷糊糊的,再加上身体强烈的不适和燥热,于是便答应让安笙带着自己去客房里休息。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438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