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皇叔在秋千上要了她-在车上表妹坐在我腿上

只是,容恒知道那些人的身份是暗影,是源于容恒的师傅。

而皇上不知道容恒师傅的存在。

这些暗影,要怎么告诉皇上呢?

就在苏清心里盘算着再次让她娘背锅的时候,容恒从衣袖口拿出一样东西。

“父皇,这个,是在林子里捡到的,应该是那些黑衣人落下的,儿臣瞧着,这东西不凡。”

说着,上前一步,将手中一块玉佩一样的东西给了皇上。

苏清狐疑看着容恒。

我怎么不知道你在林间捡了东西。

容恒回眸,迎上苏清的目光,轻轻扯嘴一笑:回去再和你解释。

苏清小白眼一翻。

难怪一路上都不和我商量该如何向皇上回禀,原来这容大尾巴狼早就有了盘算!

哼!

容恒……

苦笑一下,回到苏清身侧,去牵苏清的手。

苏清一下躲开。

容恒又去牵。

福公公……

殿下,王妃,您俩在御书房这样玩儿,真的好吗!

默默的眼珠一个上翻,福公公转而去看皇上拿在手里的玉佩。

蛟龙出海的图腾,双面镂空雕刻,龙珠上,嵌着一颗米粒大小的夜明珠。

福公公顿时眼角一抽,忍不住捂嘴一声低呼,“陛下!”

皇上一张脸,早已经铁青。

捏着那玉佩的手,微微发抖,用力用到整个关节都是森白的。

周身冷气漫上,宛若一尊冰雕。

福公公惊声呼过,满目的不可思议看着那玉佩。

皇上默了片刻,一声冷笑,“你也认出这东西了。”

福公公立刻低头,“老奴认出了。”

“啪!”

皇上将手中的玉佩,奋力砸了出去。

玉佩与御书房的大理石地面相撞,竟是纹丝不裂。

撞在地上,晃了几下,平静的躺在那。

苏清震惊的看着那玉佩。

靠!

“这玉佩,你们确定,是从那些黑衣人身上落下的?”

苏清点头,“确定。”

皇上死死捏着的拳头,在桌案上奋力一砸。

这一拳,比方才对着云王,力气还要大,可见胸中愤怒的程度。

“还有别的事吗?”顿了一顿,皇上道。

那股汹涌的怒气,萦绕在脸上。

苏清忙道:“平阳军缉拿叛军,叛军缴械投降,儿臣不知,父皇要如何处置这些叛军!”

盛怒之下,皇上一拍桌子,“杀!”

苏清眼皮一跳。

投降的叛军,足有几万人。

都杀了?

那不行!

苏清立刻要劝。

就见福公公轻轻的在皇上身边咳了一声,微微朝她摇头。

苏清一愣,再要看福公公的意思,福公公却已经垂首立在那,不再看她。

心头惊疑拂过,苏清迟疑一瞬,容恒抓了她的手,扯了一下。

“父皇,儿臣和王妃,且先告退。”

容恒说罢,行礼扯了苏清就走。

苏清犹豫一下,跟着离开。

从头到尾,皇上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再看他们。

一出御书房,苏清朝容恒道:“你什么意思,难道真的要杀了那些战俘?绝对不行!”

容恒就笑道:“父皇现在在气头上,说的话,未必都是他深思熟虑过的,火气当头,你若是劝,怕是越劝越起反作用。”

苏清就道:“那也不能真的杀了他们啊!”

“父皇只是说杀,可没有说什么时候杀,你就且先拖着呗,等父皇怒火下去了,寻个合适的机会,再劝。”

苏清就一脸不悦的看着容恒,“这话,可是你说的,到时候,不尊圣意的罪名下来,我可不担!”

容恒就宠溺道:“好,我说的,我担!”

苏清顿时眼底狡黠一闪,“好,成交!”

说完,欢快的抬脚就走。

容恒……

他刚刚,好像被耍了。

苏清那么聪明,怎么会不知道,方才不是劝父皇的好时候。

那她还……

瞧着苏清的背影,容恒情不自禁摇头笑笑,追上去。

“去哪?”

苏清道:“去看看慧妃娘娘啊,今儿闹出这么大的事,她当时还不知道被吓成什么样呢。”

容恒心里暖暖的,追上苏清,一把打横抱起。

苏清立刻挣扎着要下来,“做什么,快放下我来。”

容恒就道:“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放你下来。”

“什么问题?”

“为什么我看不到宋兮,你们都能见到?”

苏清……

大爷的!

把这一茬忘记了!

这货还记得呢!

嘻嘻嘻。

哈哈哈。

嘿嘿嘿。

容恒……

“别笑,快告诉我,不然,我不放你下来。”

苏清攀着容恒的脖子,“好啊,那你不要放我下来了。我才不相信你看不见宋兮呢,那么个大活人站在那,你说你看不见,少骗我!幼稚不幼稚啊!”

容恒……

就在刚才,他脑中电光火石一闪。

觉得,有关宋兮的事,可能是苏清在和他开一个恶劣的玩笑。

可现在……

瞧着苏清巧笑嫣然的样子,容恒忽的脚步一沉。

苏清不像是开玩笑的。

并且,苏清不相信他看不见宋兮。

这……

……

御书房里。

苏清和容恒离开许久之后,皇上终是开口。

“先帝给齐王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今天这样的场合里,齐王不是早就死了吗?那些暗影,不是早就解散了吗?”

这样的问题,福公公无法回答。

按照暗影组织的规矩,主子一旦亡故,如果没有新的主子出现,他们的结局,就是自行消失。

而这新主子……

暗影组织的人,也并非什么主子都跟。

他们效忠的人,必须有个前提,便是皇室血脉。

可齐王死了,齐王没有子嗣在世。

他们……

在效忠谁!

若说是效忠老大,可从苏清的描述中来看,他们对老大的态度,并非是对待主子那般恭敬。

深吸一口气,皇上招了暗影组织的头目。

那头目一出现在御书房,一眼看到地上的玉佩,顿时惊得一声低呼,“怎么可能!”

皇上冷声道:“当年虽然一分为二,可齐王到底是先帝血脉,如今,他们明明该退隐却又活跃起来,这种清理门户的事,是你们的规矩吧。”

暗影组织头目从地上捡起那玉佩,紧紧捏住。

“陛下放心,若是组织中当真出现败类,属下必定清理干净。”

皇上一摆手,“朕相信你!”

头目领命,转头出去。

瞧着他的背影,皇上起身,负手走到窗边。

心头,汹涌着一股不安的情绪。

“齐王,当年真的死了吗?”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415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