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荡乳03[27p],公公的大长肉棒子

从素娥的角度看不见她在做何举动,未知的恐惧反而令身体的触感变得更加敏锐,当那根冰凉硕大的棒器抵到她私处时,她一边怕的发抖一边却控制不住地变得愈发湿润了。

“说什么大家闺秀,一根假棒子便让你浪成这样!说吧,什么时候开始湿的?”

素娥羞惭不已,却不敢不答:“是.....是刚刚.....”

“刚刚什么时候?是那淫妇舔屌的时候还是操穴的时候?”

“是.....是.....啊!”素娥还在嗫嚅,棒器硕大的顶部已经带着威胁的意味顶开了穴口,她惊叫一声,急忙一叠声地回答:“是看她舔屌的时候.....后来.....操、操穴的时候也湿了。”

“除了流淫水,便没有别的了么?”

“有、有的.....尿尿的地方又痒又麻,奶子也涨涨的.....”

若是放在一个月前,素娥做梦也想不到,有朝一日自己会被迫说着如此下流粗俗的言语取悦别人。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低微地都快听不清了,柳姑姑却满意地笑啐一声:“小贱货,什么尿尿的地方,那是你的淫穴发情了,想着被男人操呢!”

素娥那副含羞忍辱的小模样实在令人止不住地想玩弄她,但是柳姑姑还不敢胆大包天到破了她身子,只好留着分寸地将玉势头部在她穴口处浅浅进出。便是如此,处子的穴口也已被那可怕的尺寸撑得酸胀不堪,更可怕的是,她的菊穴里还紧紧夹着一根坚硬的肛塞!两相研磨,不一会儿便将她弄得如落入陷阱的小兽般呜呜哀鸣不止,反撑着的双臂不住颤抖。平滑的小腹忍得起了一层细细的薄汗。

偏偏此时柳姑姑又加入了一只手,手指先是灵活地抚弄着下她被撑得薄薄的贝肉,然后用力拉开嵌在她股缝间的窄布,捏住堪堪露出体外的肛塞滑动起来!

“啊.....啊.....”素娥纤细的手指盲目地揪抓着身下的毯子,若她此刻还神智清明,便能听到欢宜厅里各处回响的俱是少女们备受折磨的娇吟和低泣声。

“允你躺着,把衣襟拉开,自己用双手玩自己的奶子。”

早已酸胀不堪的手臂终于得到解脱,躺平的瞬间她发出舒服的低吟,连被迫抚摸自己乳房的命令都不那么令人难以接受了。

在她探手滑入衣襟的时候,柳姑姑也拔出了插弄她穴口的玉势,屈起她双腿将亵裤褪到腿弯,然后将她菊穴中的肛塞抽出,将落未落的堪堪留了一截头部在她体内,命令道:“把你的小屁眼给我夹紧了,若是敢让棍子滑脱,待会儿有你好看!”

说着走来骑跨在她头顶上方,将那根粗大的玉势悬在她嘴上,道:“按刚才教过你的好好舔,深入喉头的时候不许作呕。左手继续摸自己的奶子,你那淫贱的小奶头是不是早就发痒了?也好好揉一揉!”

素娥目光迷离,卷着粉嫩的小舌舔弄着饱蘸自己淫液的玉势,轻轻抚摸自己赤裸的乳房,乳头真如她所言奇异的酥痒起来,尤其是被拇指轻轻擦过时她整个身子都在轻轻打颤.....”

“现在,用右手玩你那小浪穴,手掌包住阴户,把中指插到缝里好好擦一擦.....是不是又麻又痒,出了很多水?动得再快一些。对.....便是这样.....上头的小嘴不要停,将来几根大屌一起弄你,你可不能厚此薄彼,都要侍奉好了.....”

素娥被她描绘的可怕场景吓住了,刚才容真被两个男人同时奸玩的画面浮在眼前,自渎的耻辱混杂着受虐的快感一波波涌上来,无论她如何克制也不能阻止花苞里的淫液越涌越多。

见火候差不多的柳姑姑把她小嘴里那根玉势搅弄得更厉害了,同时俯首在她耳畔,带着凌虐的恶意轻轻说:“做的不错,知道吗?明日你的小骚穴便要被开苞了,今日先赏你尝尝滋味儿。”

神智昏蒙的素娥迷茫地听着这噩耗,似懂非懂,楚楚可人。

柳姑姑探身加入一只手玩弄她滑嫩嫩的奶子,提拉掐弄她娇嫩的蕊尖儿,命令道:“浪屁股扭起来,手指动得快一些、再快一些!现在,泄出来给我看!”

“唔......唔.....”素娥一双明眸睁得大大的,红肿的小嘴还被迫吞吐着粗大的玉势,纤细的腰肢紧紧绷起,终于在柳姑姑的视奸和熟稔的掐弄中,痛苦地到了高潮。

素娥泄身之后,柳姑姑命她换了多种姿势,什么龙婉转、什么鱼比目.....花样繁多,不一而足。又将隔间的纱幔取了,从高处悬一丝绦,尾端绑上玉势,让素娥与对面隔间的女子相对而跪,轮流抬首含吮那玉势。还要相互摸弄对方的乳儿、玉门,说有的大人就爱看女子磨镜,直把她们说得羞怕不已又不敢不从。

等教习结束,数名女孩儿早已是筋疲力尽,手指都快抬不起来了,却还不得不一个个轮流跪趴到毯子中央领鞭赏。

众目睽睽之下受鞭打又与昨夜不同,素娥这次虽然只被赏了十鞭,却觉得更加漫长难熬。当她摇着被打得火辣辣赤红的屁股爬回房间,这牢笼竟让她感到一种莫名的安全感,直把她自己吓了一跳。所谓奴化,便是这么一步步来的,最可怕的是,她明知是深渊,却无力阻止自己下滑。

而她唯一能做的,不过是祈祷那一刻来得晚一点,再晚一点.....

然而该来的,总还是要来的。

素娥拼命祈祷,也不能阻止金乌升起、长夜消残。

早起除了按例要做的那几件功课,柳姑姑没有格外为难她,然而素娥整日都在提心吊胆,乌黑的眼里满是栖遑,衬着那彀纱月牙裙,便似朵即将遭狂风摧折的病雨梨花楚楚挂在枝头。

捱到天色昏蒙,素娥一颗心似有预兆般地揪成一团。

菱花窗外寒鸦掠木、树影摇枝,她也疑神疑鬼,总觉随时会有人闯进来,将自己奸辱一番。

进来的却是柳姑姑,见了素娥只是淡淡一瞥,吩咐茛娘道:“时辰差不多了,给她沐浴点妆吧。”

素娥便知这一次是在劫难逃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365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