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男友操我小嫩逼_白灼順著大腿流了下來

“再说废话,下次点的可不就只是你穴道。”

狗儿吓得脸色苍白,在殊鄢这句话说完后,他再也不敢拖延时间,一口气说了一大堆有用的消息。

但让殊鄢没想到的是,狗儿竟然说墨炀平日里总拿墨澜浔出来说教墨尧,把墨尧说得一文不值,倒是把墨澜浔捧在了一个完美的位置,这实在与之前墨炀所表现出来的情况大相径庭。

“还有呢?”

墨澜浔语气淡然,好似对狗儿刚刚所说的事情,一点都不感觉到奇怪。

“还有,还有就是我偷偷跟着我们公子出去过几次,但奇怪的是,他没有出府,不,或者说是假装出了府?总而言之,最后他都偷偷绕了回来。可偏偏一回到府上,我总是把他跟丢,可奇怪的是,这宅子总共就这么大,人怎么能凭空不见了呢!甚至一个晚上都不见踪影……”

殊鄢挑了挑眉,想来这墨尧平日里的老实巴交多半是装出来的,这背后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再加之墨炀对他总是不待见,想来他心里对这王爷府也是恨极了的。

解开了那狗儿的穴道,挥退了他,殊鄢看了一眼睡在床上的墨尧,便自顾自地对着墨澜浔将如今知道的事情都捋了一遍。

殊鄢的话音落下,墨澜浔眼底闪过了一抹惊喜,“看来你于此事深有体会,那不妨全都说出来?”

殊鄢啧了一声,不赞成的摇了摇头,“你这样躲懒不太好吧?什么都要让我告诉你,我才不呢!什么好处都没落着,还赔了本。”殊鄢朝着他摊了摊手,“我刚刚为了让那奴才开口,还贴几两银子呢。”

没想到殊鄢还有这么一面,墨澜浔忍不住轻笑了起来。

站在他身旁的凌武怔了怔,看殊鄢的目光带了几分深意,毕竟自家主子平日里可真不是很爱笑的主儿。

“你如今住在我国师府上,吃穿用度什么不是最好的?你要什么,你回去只要开了口,我都会给你,这些个身外之物,你要多少,便给你多少。”

墨澜浔开口这般大度,殊鄢却好似还不满足,她摇了摇头,走上前来,对墨澜浔眨了眨眼睛。

“既然你都说那些是你不在乎的身外之物,那我才不要呢,你若是真要奖我,那就把你自己奖给我?这顶顶珍贵,而我要得也是你国师府顶顶珍贵的东西。”

殊鄢这话说得让墨澜浔猝不及防,但是殊鄢却颇为得意,她的目标一开始就很明确——墨澜浔。

墨澜浔好像被殊鄢这话给噎住了,表情顿时变得有些意味深长,但只有凌武知道,平日里自家主子什么世面没见过?但从来都是不慌不忙的,如今撞上这出其不意的殊鄢姑娘,可总算是遇着了敌手。

这样想着,凌武便忍不住笑出了声,他这一笑,墨澜浔便更加窘迫。

殊鄢瞧见墨澜浔耳根红了起来,心里明白了几分,抿嘴偷笑,到底是怕把人吓跑,便也没有再继续打趣他了。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我们早点结束,早点回去,我想跟你一起用膳,我饿了。”殊鄢脚步轻快地走到墨澜浔身后,推着他的轮椅便朝门外走去,一直来到了这座宅子的后花园中,她才堪堪停下。

“你刚刚一直在房间,所以错过了很多有用的信息。我知道你在这方面很厉害,我也完全相信你能力,所以你如今便看看,这里到底是不是有什么不同寻常?”殊鄢手指的便是他们眼前的这个花园。

墨澜浔抿了抿唇,而后拿出风水盘仔细算了算,眉头愈发紧皱,“我虽然知道王爷素来讲究这些,当初选这宅子亦是因为此地风水甚佳,可如今这么好的风水却镇不住这阴气,必然是有妖物作怪。”

墨澜浔一提及这些事情,便一脸严肃,再没有了刚刚被殊鄢打趣时的不自然。

殊鄢看着他这般模样,甚至看得有些入神,果然,认真的墨澜浔,最是好看!

凌武跟了墨澜浔这么多年,哪怕是对方一个眼神,他都知道要该怎么做。如今见他这么说,凌武连忙挖起了一块地上的泥土,用干净的手帕包着递到了墨澜浔面前。

墨澜浔用手指捻了捻那泥土,虽然没有殊鄢那般能力,能够顿时知道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墨澜浔能力总归不差,稍稍耗费了些时间,他差不多有了定论。

“这土有问题,这里的风水让它们沾了灵气,但如今这灵气早已被更加重的阴气所盖住了,要么是这途中有人放入了不干净的东西进去,要么就是……”

墨澜浔说只说了一半,但在场都是聪明人,剩下的他们都心知肚明,他抬头与殊鄢对视了一眼,而后相互点头肯定,毕竟捉鬼捉妖这样的事情,总是在月黑风高夜,成功率才是最高的。

“那就回去吧,真饿了。”

说到饿了,殊鄢那脸上满是委屈的神情,墨澜浔见殊鄢平日里在其他人面前那般嚣张且霸道,但在自己面前却总是像个小丫头一般,表情丰富喜形于色。

墨澜浔轻笑着,“走吧。

……

“殊鄢,你真的不打算回萧家了吗?我前些日子听说萧璞的手依然没有好,请了许多大夫,但都说他这辈子那只手算是废了。”只是好好地吃着饭,墨澜浔却又突然提萧家的事情来,殊鄢有些不乐意,头都没有抬,专注地吃着饭。

“我当时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我是不可能回萧家去的。而且你现在是叫我殊鄢,我不再是那什么萧云薇。再者,今日萧蕴那态度你也看见了,她依然觉得他们从来没有对不起我,我又何必迁就自己?”

顿了顿,殊鄢想到了什么,抬起头看向他,“再说,我现在可是你国师府的人,你可别想赶我走!”

墨澜浔点了点头没有再说分毫,他当时虽见到殊鄢狠狠地报复了萧家,但他从未觉得殊鄢做的过分过,不过就是恩怨相抵,海阔天平。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344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