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干了小姨子 晚上和同学做污污事

“方子诺,我爸让我给你们家送请帖。”陈翕穿着他深蓝色的校服,单肩挂着书包站在我家门口,一手扶着门,一手朝我递了递红色的请柬。

我两眼一酸,带着哭腔看向他,“和谁啊?”

他愣了一下,“噗呲”的笑了出来,眉眼弯弯的好看得紧。

“对方是一个律师,北大的,挺有文化的。”他认真的点了点头,“我挺喜欢的。”

我低头看了看请柬,抬头看了看陈翕,重重的吸了吸鼻涕,“你这是犯法,你未成年。”

“你是不是傻,这是我小舅舅的请柬。”说完,陈翕扶门笑得不能自已,我收了请柬白着眼推了他一把,顺手关了门。

小舅舅婚礼那天是我和我妈去接的亲。

新娘子眉眼之间全是笑意,含珠唇似启未启,那副娇羞的样子别说是新郎了,就算是我都忍不住想亲她一下。

“羡慕啊?”陈翕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我身旁,拿着他的相机朝新娘照了照。

“我哪有?”“你那眼睛都快闪出火星子了。”我瞥了一眼他被相机挡住半边的侧脸,一时没了话。

“你这样很好看。”耳边微微的撩动着些许气息,他的话就像魔咒一般,让我动弹不得。

我低头瞄了一眼身上这条白色的三层百褶短裙,微微的扯了扯嘴角,“还行吧。”

接亲的车队停在马路对面,我一个人先去了车队,想找一个格调高一点的车坐坐,还没选好,抬头就撞上了马路对面拿着照相机的少年。凌晨的路灯还没有熄灭,他的侧影就像一幅剪纸,深深的镶嵌在那片微亮的天空之下,我举起手机,对准了路灯下的光,点好了对焦,却发现,少年的相机也对向了我。

谁也没有提起这件事,所以,我们永远的停在了那一天。

“陈翕哥哥。”朦胧中,我又叫了他的名字。他就拿着相机站在那里,时不时朝我看两眼。

陈翕哥哥,我好喜欢你微笑的样子。

陈翕哥哥,我好喜欢你照相的样子。

陈翕哥哥,我好喜欢你低头的样子。

陈翕哥哥,我好喜欢你。

突然睁眼,懵了几秒之后才确定,自己又做梦了。看来,我真是高估了自己的睡眠质量。迷糊着坐了起来,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在确定现在是凌晨四点半的同时,还确定收到了何况的一封短信。

我决定去美国找她了。

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何况居然开了天光,榆木脑子终于打了一个闪电,我在欣慰的同时也在感叹,我这要是提前回去,是不是得自己打车回家了?重色轻友能用来形容他吗?不,这是过河拆桥。心里竟然感到了一丝安慰,不知道是因为何况去找了苏阳还是因为刚刚结束的那个夜晚,我梦见了陈翕。

重新倒下去昏睡到再次醒来的时候闹钟还差三分钟响,快九点了。

顺手关上了闹钟,抓起床头柜上的衣服套了进去,隐隐约约听见门外似乎有人在说话,声音断断续续的还掺杂着些许的…唉声叹气?疑惑着穿好了衣服,拿着洗漱用具打开了房门。

“方…”房东大哥还是他昨天的那套可爱的小毛衣,一脸惊讶的看着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我,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确认有没有把内衣穿在外面,再次抬头时被一张大脸彻底吓醒了。

“你有病啊!”我皱眉不耐烦的冲眼前的戴北承凶道。

“小姑娘,胸这么小就不要这么凶。”戴北承呲牙笑了笑,白得发光的牙齿晃得我眼睛疼,我暗骂了一句“神经”之后走到了旁边的卫生间洗漱。

“小方方,你起得好晚啊!”戴北承就像是一块儿牛皮糖粘着我到了卫生间门口。

“我跟你不熟。”我挤了段牙膏在牙刷上,泡了泡杯子里的水,然后放进了嘴里,慢条斯理的上下划弄。

“现在是不熟,没准以后就熟了。”他抱着手,倚着门对我喋喋不休,从早起对身体的好处讲到了明天晚上想吃点什么。我加快了手里的速度,吐了口唾沫,漱了漱嘴。

“大哥,你能不能别纠缠我了,我还要洗脸上厕所,有完没完了?”他似恍然大悟一般直起身来乖巧的关了厕所的门,我翻了一个白眼心想终于能清净一下了,猛地门又被打开,“小方方,你早餐要吃……”“滚!”

“方小姐,现在都九点半了,你来得及去火车站吗?”房东大哥端来了一碗面条放在我面前。

“不知道,十一点的火车,我一会儿打车吧。”我吹了吹夹起来的面条,瞥了一眼一旁抱着抱枕看手机的戴北承,他环过抱着抱枕的手摸了摸鼻子,轻轻咳嗽了一声,一瞬间倒觉得他这样还挺像谁的,可是记不起来。

“我顺路去火车站送人,要不送你们俩吧。”

“我们俩?”“对啊,戴先生也要去火车站。”

“算了,谢谢你,我自己走。”房东小哥哥的手艺还挺不错,除了汤面漂着些许我不太喜欢的葱花。

“反正你俩都是去大理。”闻言我皱了皱眉头,这俩人到底想干嘛?我不会到哪个人贩子买卖机构了吧?不对啊,如果是要卖了我昨晚上下手不是更容易吗?

“不了,我自己走,谢谢。”见我拒绝了两次,房东也没再说什么,一旁的戴北承认认真真的看着手机,轻轻的皱起了眉头,又摸了摸鼻子,这动作真的很熟悉。

本以为上车之后还能遇到戴北承,但是却一路安然无事,不禁觉得自己有些紧张过度了,也许他只是因为一个人旅行想搭个伴呢?我听着广播里清脆的女声,将头靠在玻璃窗上放空了大脑。

陈翕要考大学那阵问过我想去哪里,我想都没想的回了一句北京,陈翕问我为什么,其实我只是想看看张靓颖歌词里什刹海的荷花在夏天的时候是不是那么好看。陈翕笑了我很久,然后一本正经的告诉我他先去北京等我。

我们家本来就不是很富裕,老方下岗之后一直在一家公司当司机,每个月也就那么点微薄的工资,说要拆迁的时候他真的很高兴,可是没有多久,拆迁部门接到消息说不拆了,承包项目的房开商投资的项目没有包括我们家那个地段,那是老方最难过的一段时间,整天在家唉声叹气,每晚睡到一点过又要起床抽几支烟,我熬夜刷题的时候关着房门都能听到他踱步的声音。那段时间的我也很不高兴,每天和陈翕上下学的路上也不爱说话。

“你怎么了?没精打采的。”陈翕终于在放学的路上忍不住扯了扯我的马尾。

“我爸下岗很久了,每个月就这点工资,我这再过两年就大学了,靠我妈一个人又不行,拆迁还拆不到我们家,他压力很大。”我拉下他的手,又扯了扯自己的书包。

“这拆迁的事说了两三年了,突然说不拆你们家那条街,也怪不得叔叔这么难过。”

“是啊,我爸这两天每天都在抽烟,他都戒了好久了。”说着说着我有些哽咽。

“我们家那块儿也不拆了,换个方向想,以后我俩还住一块儿。”我抬头怔怔的看着他,一脸不可思议这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这算是……表白吗?

“你别这么看着我,不想见我啊?”我“切”了一声,把脸撇了过去,“反正去北京你还得看见我。”他弯了弯腰,将我的头转向了他,抬眼认真的看着我,“躲不掉的。”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又直起腰走得慢条斯理了,像是在享受什么过程一样。

“下周是我国旗下演讲,高中最后一次了,多少还有点紧张。”我还在脸红,陈翕却像是跳出了这个暧昧的场景了一般,一本正经的说着他即将面临的紧张,“要是我以后不在你身边你会不会……”陈翕突然停了下来,转过了头,“会不会想我?”十秒之内被他认真的看了两次,两双褐色的眼珠相互对望,阳光照进他的眼眶里,我看到他瞳孔间闪烁的光芒,我知道他也能看见我瞳孔里的光芒,“不告诉你。”我抿嘴笑了笑,扭头加快了步伐,微风带着男生青涩的轻笑,轻轻略过耳边,痒痒的,却是那么让人舒心。

“老陈他儿子被英国一个学校给录取了。”晚饭间,我低头挑挑拣拣的吃着老妈做的饭菜,心里还在回想陈翕眼里的光。

“哪个老陈啊?”老妈往我碗里夹了一块儿排骨。

“还有哪个老陈?陈翕他爸。”像是触电了一般,手顿了顿。

“也怪我没出息,不然我们家丫头也能申请国外的学校。”老爸摇了摇头。

“国外有什么好的?咱们家丫头在国内也挺好的。”老妈在旁边打着圆场,接过爸爸的碗,盛了一碗汤。

陈翕要出国?我怎么不知道?明明回家的路上还说要和我去北京,这是怎么回事?心里就像被一只无名的手紧紧的捏着,呼吸都有些困难,难受得要死。

街道依旧很喧嚣,行道树静静的在这片夜空下,对面楼的灯光恍惚着在闪烁,我踩着凳子爬上了桌子,双手撑着桌面定睛看着窗外,可是为什么,我看不见陈翕呢?整个周末我都浑浑噩噩着,不敢告诉苏阳,怕她怂恿我做什么事,又不敢去问陈翕,怕这都是真的。晚上一点,老爸在外面抽烟踱步,我就在房里发呆。

“老师们,同学们,大家好,我是高三一班的陈翕。”

天气阴沉沉的,闷闷的让人发慌,陈翕站在演讲台慢慢的念着他的演讲稿,时不时抬起头像我这边看来。“诶,你的陈翕哥哥能不能管管自己的眼睛啊,老看你。”苏阳不知什么时候挪步到了我背后。

陈翕,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我的脑海里反反复复就是这句话,看着那张清秀的脸,清澈的眼底倒映出来的是干净的微光,我好想知道他到底怎么想的。

“诶!方子诺你干嘛!”苏阳在背后紧张的喊着我的名字,却没叫住疾步向演讲台走去的我,陈翕停下了讲话,一脸疑惑的看着我,然后放下了演讲稿。

“同学你干嘛?”教导主任拉住了我,却被我一把甩开,全校哗然,隐隐约约之间还能听见台下“牛哔”“厉害”的声音此起彼伏。

“你要去英国?”陈翕一愣神,“谁给你说的?”

“你别管谁跟我说的,你就说是不是?”我又走进了两步。

“诶,同学,你快点下去了,我给你记过了!”“你闭嘴!”我冲着教导主任吼了一句,喘着气瞪着陈翕,台下再次哗然。

陈翕看了看台下,又看了看一旁惊讶得愣住的教导主任,最后再看了看我,“关你什么事?”冷冷的对我吐出着几个字。

心被那只手揪得更紧了,一时间尽然喘不上气,眼前也觉得有些天旋地转。

“大骗子。”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不停的顺着脸往下滑,我可忍受不住这压抑的气氛了,转身也没管有没有楼梯就往台下跳,在全校师生的面前生生摔成的狗啃泥,塑胶跑道的坑把手掌搓出了血印,最最丢脸的是,连脚都崴了站也站不起来,在跑道上趴了将近一分钟才被体育老师抱起来送到的医务室。

陈翕没有来跟我解释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他要去英国,也没有跟我解释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说话,跟没有跟我解释那天之后他就再也不理我了。

我曾经想过究竟是为什么,可是我找不到原因,每当我想找他问清楚这一切的时候,总是有什么东西捆住了我的双手双脚,封住了我的嘴,不让我靠近他,不让我向他问清楚。我想我还是太自私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283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