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我让父亲进去我的身体_操儿媳的肉包真好受

在叶沐雪收到上官流云书信的同时,林霜儿也收到了她哥哥上官流云的书信。

自从上官流云去了边关,林霜儿也在努力的在这所太学院里安心的读书,她和叶沐雪之间的竞争和仇恨,也在上官流云的离去而冲淡。

林霜儿出身寒门,从小家里穷,读不起书,自从有了机会在这所太学院读书,她便倍感珍惜,是因为有了她的哥哥,她才有幸来到这里,因为有他哥哥的帮助,她才拥有今天的一切。

所以她对他的哥哥不光是感恩戴德,还深深的爱上了她这个哥哥。她觉得她的哥哥就是她的一切,也是她生命中的全部。谁要是从她的身边把她的哥哥夺走,她林霜儿绝对不会坐视不理,她会和她拼命。即使要她付出生命为代价,她也在所不惜。

林霜儿也一年多没看见她的哥哥上官流云,她也和叶沐雪一样,每天都在为他担心,为他牵肠挂肚。今天她收到了哥哥的来信,自然欢喜无比。

林霜儿忙不迭的拆开来看,信略:

“吾妹霜儿:

兄一走便是一年有余,妹妹现在一切可否安好,学习与生活可还如意?不知妹妹近况,兄甚于为怀。如今大考在即,还望吾妹全力以赴。以优裕成绩以慰在天父母,为兄将深感欣慰。

。。。。。。

如遇难处,还望多与公孙及沐雪等沟通,勿有缝隙,还以团结为盼。

妹将学成,不日将不知赴何方就职,望到任之日,付书于为兄为念。

。。。。。。。

临书仓促,留言后叙。

顺祝,闺安,兄,上官流云。

林霜儿看毕,和叶沐雪一样,眼泪长流,深深的思念着上官流云。

。。。。。。

一日,

朝廷一匹快马来到太学院,来人拿出一纸榜文,张贴于太学院正厅门口。

“大家快来看,大考成绩公布了。”

所有人都忙走过去看自己是否榜上有名。

叶沐雪和林霜儿她们也闻言匆匆跑来看榜。

只见那上面头名乃是叶沐雪,林霜儿位居第二,

公孙剑和长孙也榜上有名,

随即,又拿出圣旨一道,高声叫道:“众人听旨!”

太学院所有的人齐刷刷的跪了下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今宣榜上有名学子,不日赴京面圣。钦此!”

白驹过隙,寒暑三度。

如今就要离开这里了,叶沐雪望着这座生活了3年的大宅院,历历往事在目,心中无限的感概,在这里不仅留下了3年的青春年华,还留下了自己难忘的初恋爱情。在这里结识了许多的朋友,知己。如今,就要离开了,难免有所舍不得,眼泪便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姐姐”。身后转来一声亲切的喊声,叶沐雪回转身来,长孙无用向叶沐雪走来。

“姐姐,我不想做官,就想留在姐姐身边,给姐姐做个助手,保护姐姐。”长孙无用说道。

“傻弟弟,男儿志在四方,你应该有你的大好前程,怎么能留在姐姐身边而耽误了呢?”叶沐雪拉着长孙无用的手说道。

“姐姐如今考得头名,当今圣上必重用姐姐,日后姐姐身边必须有得力帮手,姐姐为人过于善良,我不放心别人,我要留在姐姐身边。”

长孙无用坚持他的观点,眼睛里露出坚定的神情。

“不必为姐姐担心,姐姐以后一切都会小心行事的。”叶沐雪感激的对长孙无用说道,想当初长孙无用刚来时还是一个孩子,如今已经长成一个身材高大的小伙子了。

叶沐雪不由得伸手去摸了摸长孙的脸:“姐姐知道弟弟舍不得姐姐离开。可人生哪有不散的宴席,弟弟还是以自己的前程为重。”

“不,我已经作出决定了,我是不会改变的,长孙无用这辈子就要跟着姐姐,保护姐姐。”长孙无用语气之坚决,似乎不容商量和不可回旋的余地。

叶沐雪听了,思忖良久,拍了拍长孙的肩膀,说道:“难为弟弟了。”

长孙无用立刻露出灿灿的笑脸:“姐姐同意了?”

叶沐雪看着长孙无用的眼睛,很严肃的点了一下头。

这时,公孙剑也走了过来,笑呵呵的对叶沐雪说道:“我的想法和长孙一样,我也不想走了,跟着雪儿。”

这三年来,除了弟弟长孙无用,就数公孙剑和叶沐雪亲密无间了,三年来她们之间已经建立了深厚的感情,这感情似乎已经不能分开。不管到哪里,不管以后会怎么样,他们都愿意一起荣辱与共。

明天,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当然现在就要把一切都对叶沐雪说了,他们以后将永远伴随她左右,做她最得力的助手。

“公孙哥,你怎么也和长孙一样,你的想法是错误的。”叶沐雪说道。

“不,我和长孙都觉得,我们的想法是非常正确的。”公孙剑说道。

叶沐雪摇摇头:“我已经答应我弟弟了,这说明我已经耽误了一个人的前程,我不能再答应你,误了你的前程。”

“雪儿此言差矣,常言道,‘士为知己者死’,什么金银钱财,什么达官贵族在公孙剑眼里不过一堆粪土和过眼云烟而已。人的一生能做一点有意义的和自己喜欢做的事就行,倘若能帮雪儿一臂之力,此生足以。”

叶沐雪敬佩的点了点头:“但是。。。。。。”

“没有但是,就这么定了,我和长孙去收拾东西,明天一大早,我们就起程进京。”公孙剑说道。

叶沐雪看见他们都这么坚定,于是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她想在面圣之后,向明太后提出,以公孙剑和长孙无用的优良成绩,到时太后也会封他们个一官半职的。

于是,叶沐雪便对公孙剑和长孙无用说道:“那你们俩快回去收拾东西吧,我也回宿舍收拾东西。”

“我们要不要叫上林霜儿一起,我们结伴而行?”公孙剑问道。

“我会叫林霜儿和我们一起去的。放心吧。”叶沐雪说道。

这时,平儿跑了过来:“小姐,天色不早了,我们得回去一趟向老爷夫人辞行啊,现在阿福的马车已经在门口等了。”

叶沐雪闻言,转身对公孙剑和长孙无用喊道:“公孙哥,你们等等。”

公孙剑和长孙无用听到喊声,回过身来问道:“雪儿还有何事?”

“你们俩现在就和我回家一趟,我得向爹娘辞行。”叶沐雪说道。

。。。。。。

叶府。

“老爷,夫人,雪儿她们回来了。”阿福一进大门老远就喊道。

叶沐雪的爹娘闻言,忙从屋里走了出来。

“哎呀,我的雪儿终于回家了,快让娘看看。”老夫人对叶沐雪喊道。

“娘”叶沐雪对她娘喊了一声,跑了过去。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叶沐雪爹哈哈的笑着说道,把公孙剑他们一起请进了屋里。

待大家进屋坐定以后,叶沐雪也向她的爹娘跪拜以后,便开始给两位老人介绍公孙剑和长孙无用。

“这位叫公孙剑,我的师哥,我们关系特别的好,三年来一直默默是帮助我。”

“公子有劳了,辛苦了,谢谢三年来对我们家雪儿的照顾。”两老不住的点头。

“晚辈拜见伯父伯母,学生不才,我和雪儿都是同学,互相帮助是应该的。”公孙剑忙向两老施礼。

“好好”叶沐雪爹娘哈哈的笑了起来。

“这位就是我认的弟弟,长孙无用,你们可以叫他长生。”叶沐雪拉着长孙的手向爹娘介绍:“我这个弟弟最听我话了。嘿嘿。”叶沐雪很自豪的笑了起来。

长孙无用忙给两老施礼。

叶沐雪爹娘笑着对长孙无用说道:“快免礼,我们早就听说我们家雪儿认了个弟弟,一直没有机会见到,今天带回来一看,果然英俊少年。哈哈。”

两老对高大英俊的长孙无用甚是喜爱。

“你们三年寒窗,现在终于毕业了。我们也为你们高兴,以后的路就靠你们自己走了。”叶沐雪爹意味深长的说道。

“你们明天就要进京面圣,以后谋了个一官半职,可不能忘本啊,多为民造福,万事以良为本,以善为先。雪儿记住了?”

“记住了爹爹。”叶沐雪答道。

“哎!”这时,老夫人却一声长叹起来。

众人不解,把目光都向老夫人望去。

老夫人示意叶沐雪过去,叶沐雪听话的走到她娘身边。

老夫人摸着叶沐雪的头发,说道:“雪儿乃一女孩子家,独自一人在外,叫为娘的怎放心得下。”说着,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叶沐雪爹此时也摇头不已,是啊,叫两老怎能放心得下。

这时,长孙无用上前对两老说道:“伯父,伯母,请放心,晚辈决心终身跟随姐姐左右,保护姐姐。”

“晚辈也决定跟随雪儿左右,做她的得力助手,请两老放心。”公孙剑也上前施礼说道。

“如此不是耽误了两位前程?这使不得,使不得。”叶沐雪爹一个劲的摇头说道。

公孙剑道:“雪儿已经考得头名,此去面圣,必将得到明太后重用,雪儿身边少不了亲近和得力之人,我和长孙在雪儿手下做事,也一样可以谋个好的前程,这个两老不必为我们操心。再说我们心意已定,两老就放心吧。”

叶震庭沉思良久,说道:“也好,如此我们就放心了,以后如有为难之处,我这个朝廷2品官也不会坐视不管的。”说着哈哈笑了起来。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274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