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男尊女贵之共妻 小倩家教小杰第一部上

青明真人扶了扶胡须道:‘当年传信于合成圣君,想必信件出了岔子。’

“我是接到了传信,当时觉得或许是徒弟过路缘分。并未曾深想”合成圣君歉然的道。

听在张灵雅耳朵里则是酸涩难明。她呆呆的坐在椅子上幻想。师祖要是早点接她回太玄宗,她哪里会吃那么多暗亏,突然想起,对了,她到现在还欠丹堂19900块上品灵石。那个什么最昂贵的灵兽肉,不在发呆,她要找个合适的机会,在这里曝光一下丹堂的行为。

听着师祖他们聊得很是投缘,她始终插不上一句话。于是她默默的等候话机。真是功夫不愧有心人。不知何时尽然把话题扯在她身上,她目光一亮,机会来了。

“可不是吗。我当年在宗门不小心,吃了一只麋鹿肉,差点要了我的命,后来在丹堂我的宠物不知是否偷吃,尽然罚了我两万上品灵石,不知那丹药是什么做的,拍卖场的化神丹也不过如此,可惜了我那灵兽吃了也没见增长功力。当时还受伤很重,修养了好一段时日,才恢复如初”张灵雅见机插话道。

上首位置的圣君一阵咳嗦,后来哈哈大笑道:‘丫头,这不能怪谁,这是宗门规矩,想必你没有参加入门仪式,你要是参加了入门仪式,一定不会中枪’

张灵雅啧啧的在心里称赞,你看看,说的多么义正言辞,冠冕堂皇。今日定要让他们给个说法不可,她道:‘可不是嘛,我是半路入门的,同门也没一个人告诉我,后来罚我在炼气期的时候打扫她的洞府而外,关键明知道炼气期不能飞行,非要我每天爬300丈高的悬崖去打扫卫生,不过多亏了宋爷爷,一送便送了我三年。’

“雅儿,在圣君面前,休得信口开河,你还不坐回原地去”师祖呵斥张灵雅,张灵雅也不恼,紧挨着师祖跟前坐下,传音道:“师祖我还欠天运宗19900上品灵石呢,你赶快帮我”

合成圣君歉然的道:“小女被我这几年宠坏了,这次专程前来道谢贵宗,另外护送贵宗弟子回来。”

子云一直被安置在会客厅的一旁,这时候既然说到这里,那丰和圣君淡然开口道:‘侄女刚说的那些,伯伯记在心上,回头帮侄女查查缘由,只是这子云道友……,据说勾引了周氏一族,回头我跟宗主说一声,谁都会年轻过,再说这小子也是识人不清。’

说完招手叫来一名弟子道:‘把子云君送到他的以前的洞府,好生休养,在找个外门弟子照顾一下他’

张灵雅闻听这话,她不放心子云,又想见见子云的母妃是否安康,连忙站起来道:‘我也去,师祖,我一会就回来’

合成点头示意默许。张灵雅一路从内堂到内门。还是之前的路,一点都没有变,她今日来,本来就想看看宋爷爷泰华君等人。于是问道:‘这位师兄,你可知泰华君,宋爷爷他们所居住的洞府’此话一出觉得有不妥,她到现在还不知道宋爷爷的道号,都结丹了一定会有道号,不如先去泰华君哪里在打听也不迟。

只见那弟子先是一愣,之后微笑道:‘师妹还是我天运宗的。才过了10来年,难道师妹就忘了’

张灵雅自觉这话她刚问的唐突,改口道:‘其实这里每条路我都很熟悉,只是当年在宗内走动的少,那时候经常只出入炼器峰,对于阵符峰和丹灵峰都不太熟悉。’

“哦这样,我正好把子云君送到洞府,还要去一趟阵符峰执事堂,不如一起吧,泰华君的住处我还是知道的,只是你说的那个宋爷爷,恕我孤陋寡闻,不知结丹的师叔们还有个宋爷爷”

“是我唐突,宋爷爷是我在药园里从小照顾我,我一直这样称呼也忘记宋爷爷的名字。我叫灵清”说着赶快自我介绍。

“恩,你的事我知道,我叫泰安,再过不久就可以叫我泰安君了”

“恭喜你要结丹了”张灵雅不由的多打量了一下一旁的泰安师兄。长得还行,修仙的没有那个会长得嘴歪眼斜,二人一路说着就来到了子云的洞府所在地。

依旧还是之前的布置,只是少了点生机外加无人搭理,杂草已经长得和人一样高。张灵雅莫名的心酸,难道子云的母妃不在这里了。

进入洞府半晌也不见有人的模样。张灵雅疑惑的问道:‘不知泰安师兄可知道,原本住在这里的妇人去了哪里,还有其它打理这里的人呢。’

泰安见张灵雅这么问,斟酌片刻道:‘不瞒师妹,子云君因为勾结周氏一族,事情败露之后,宗主就命人把子云君从宗门中除籍,至于家人及其佣人想必全部遣散下山了,安排在哪里,我也不知。’

张灵雅心下一凉,又忙给子云渡入了点紫气,便和泰安师兄出了洞府往执事堂而去。行到半途,熟悉的声音传入张灵雅耳朵,那是在外门炼气期时候同住一个院子的徐佳慧,徐佳慧当初不知有没有帮九公主阴自己,这女子始终冷心冷面,从来不和任何人一个过密接触。今天还是头一遭主动打招呼。张灵雅回过头,只见鹅黄白色相间罗裙,早已退去当年的稚气,活脱脱是一位初来尘世的仙女的模样。

张灵雅稍微愣神,很快笑脸迎上,同样回了一句:‘徐师姐好’

徐佳慧上前拉住张灵雅的手道:‘快别叫师姐,如今你的修为比我高一阶,叫我师妹即可’原来徐佳慧这些年筑基之后,一直没有什么机缘,所以一直卡在筑基中期。她也是刚刚从外面历练回来,也是赶往执事堂兑换任务奖励。恰巧碰见了张灵雅。多年不见,一路上寒暄顺带打听了一下当年一个院子里师姐如何了。

原来从外门到内门,小院总共住8位,目前只有她和徐佳慧成功筑基,其余不是下山婚配,就是还在外门做了掌事。从这位师妹嘴里得知,九公主先是嫁给沧海国国主,后来不知为何又和双阳道人结为道侣,据说修的一种功法甚是了得,只是这位九公主虽然筑基,但修为一直在筑基初期,形容枯槁,模样很是狼狈。徐佳慧刚就在上山之前,见九公主一面,还附送九公主几枚丹药。帮她补阴。说到这里张灵雅也明白了些什么,真是为九公主叹惋,刚从狼窝里出来,又进了虎穴。还真是够悲剧的。

和徐佳慧聊了一会,张灵雅想去找宋爷爷,恰巧徐佳慧知道宋爷爷的洞府,拜别了泰安师兄,二人一同前往宋爷爷所在洞府。原来宋爷爷的道号叫送福君,她很是好奇,为何宋爷爷要起这个道号,这可不是日后把自己稍微得来的福气,都送出去了,自己还玩什么。

宋爷爷所在的位置说来也巧了,正是选在张灵雅洞府的不远处。当然也包括了张灵雅的洞府。毕竟是一位金丹修士,而不是一个筑基小修士。刚一踏进宋爷爷的洞府所在地,熟悉的味道萦绕在张灵雅鼻尖,她自己感觉浑身舒服,儿时的记忆最是难忘。她深吸了几口笑哈哈道:‘宋爷爷,我来看你了’

张灵雅熟门熟路的来到一处药园的凉棚处,哪里有宋爷爷平日里准备好的一壶灵茶,她也不管主人是否同意,直接给自己倒了一杯,一口喝下,砸吧着嘴道:“咦,宋爷爷,你这茶怎么还是这味道”

劳作回来的宋爷爷,随意檫了檫自己额头的汗水道:‘死丫头,又开始偷喝我的茶,一会要请宋爷爷饱餐一顿。’

“行,没问题,宋爷爷你说吧,今日我们去哪里吃,我做东,咦,宋爷爷,你的头发怎么变黑了,多不好看”张灵雅只顾喝茶,抬头一看续囔道。

“怎么宋爷爷头发黑了,就不是宋爷爷了”

“对嘛,应该是宋叔叔才对”张灵雅开玩笑的道。

一旁的徐佳慧见到张灵雅如此熟络送福君,她很有礼貌的朝着送福君行了一礼:‘晚辈丹峰堂徐佳慧拜见,送福君’

“你是带你师父来取灵药来的吧”

“是”徐佳慧应答道。

张灵雅也不多说话,任他们处理完了自己在和宋爷爷搭话。

等宋爷爷忙完,张灵雅才道:‘宋爷爷,你怎么不找个筑基弟子帮你打理,为何还要自己亲力亲为。’

“宋爷爷之前就和你说过,一个人有一个人的道法,只要为别人能做点事,我自己也感觉很愉悦。能为别人提供到服务,同时我自己也喜欢种植灵药,所以也就一直这么做了下来。你看那些灵药在你手底下鲜活的模样,我自己也领悟了不少,我结丹也是因此而悟道的”

张灵雅道:‘原来如此,宋爷爷变成了送福君,可不是每天给她们送福嘛’

“不能这么说,宋爷爷也得到了许多,比如你看看宋爷爷的修为,在看看宋爷爷的元阳,这都要感谢她们才对。”张灵雅虽然不明白其深意,但勉强同意,宋爷爷说的就是事实,宋爷爷现在金丹初期稳固扎实,头顶的元阳之气饱满充盈。确实是个好兆头。

一直未离去的徐佳慧突然拜倒在地口中道:‘多谢送福君指点’起身又道:‘张灵雅,有空来丹峰堂找我玩,今日我有所悟,要闭关数日,她日有缘定做补偿。’

张灵雅和宋爷爷双双颔首,并未多说什么就看到徐佳慧御剑匆匆而走的背影。良久张灵雅才吐出口气道:‘哎人生啊,真是世事无常,谁知道呢’

宋爷爷道:‘怎么,黄毛丫头发出活500岁元婴真君的声音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265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