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小蓉和小黄狗的故事\按摩男给我添下面自述60岁

“……”容珂看向佟掌柜。

佟掌柜立马就明白了容珂的意思。

拎着小童子离开书房。

房间恢复安静。

容珂抬头,冷峻的眼里多了几分兴趣。

白虎吗?

最近这段时间,鹿城县可真的是出了不少的事儿。

地杰人灵吗?

还是有些期待的。

苏沫儿睡了半天,醒来之后已经错过了吃晌午饭。

周氏在隔壁房间坐着,伺候着暂时不能动弹的苏渠山。

苏沫儿走到隔壁,发现苏渠山已经醒了。

正在吃白粥。

周氏有耐心的很,这个时候一勺一勺的喂给苏渠山。

苏渠山蜡黄的脸上带着傻憨憨似的笑,摇头说道:“不吃了,吃不下了。”

“好吧,等你饿了,我再给你热一下。”周氏把手里的碗放在一侧。

帮着苏渠山把被子给盖上。

苏沫儿站在一旁,对着苏渠山脸上的笑,心里无语的很。

如果床上躺着的人知道他的手臂不能恢复正常,稍稍用力的事儿都做不了,就连锄地割草都费力,会不会继续这么笑。

当然……

为了保证苏渠山身子的回府,苏沫儿是不会现在就把苏渠山身体的具体情况说出来。

就算是说也得等苏渠山痊愈之后再说。

开心吧,乐呵吧,今儿的笑容就是明天的眼泪。

苏沫儿转身离开。

去灶房弄了一点儿东西,填饱肚子,又往村长家里走去。

村长坐在院子里,手里拿着一个酒坛子,脸上带着酒红,一个人自饮自酌,怎么看都怪异的很。

“苏丫头来了?坐。”

村长说着话,指了指对面的椅子。

苏沫儿坐上去看向村长:“县城怎么做?”

“三日后县令大人会亲自过来。”

“哦。”

苏沫儿点头,又问了一些其他的问题。

村长一脸糊涂,对于苏沫儿的问题根本就回答不出来。

苏沫儿揉了揉额头,村长就没有自己的安排吗?

算了,就算村长现在安排好三日后的行动,说不准县令也不会应用。

倒不如等着县里的人过来,他们怎么说,就怎么做,多省脑子。

呵呵!

苏沫儿凉凉笑了一下。

喝的有些熏熏的村长并没有注意到苏沫儿脸上的笑。

今儿去了县里,亲自跟县令说了话,甚至三日后就能跟县令一起上山。

想想若是这次真的可以把白虎擒来,日后就有了谈资,孙子长大了可以跟孙子讲讲爷爷的故事。

心里那个美啊!

瞧见苏沫儿要离开,立马想到房间里躺着的小儿子,村长猛地站起来,想要拉住苏沫儿。

但是……

喝大了的人,动作不够精准。

咣当一声从椅子上摔了下去。

幸好,地面是土面,摔在地上也没有磕断骨头。

走了两步的苏沫儿回头。

瞧见趴在地上的村长……

退后两步,把人给扶了起来。

“还真的醉了。”把村长扶到堂屋里。

苏沫儿瞧见里面吃东西的江氏……

脸上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偷偷摸摸吃东西,跟做贼一样。

这不是江氏的家吗?

怎么这么一副样子,真的是没法子形容。

把村长放在椅子上,苏沫儿赶紧离开了。

至于江氏……

嘴里塞着东西,冷不丁瞧见两个人,立马就噎着了。

江氏要比方氏幸运的多。

嘴里的东西不是一整块的肥肉,而是一堆的馒头渣,噎着之后,往嘴里灌了一碗的水,立马就缓过劲儿来。

回头看一眼睡着的村长,江氏松了一口气,偷吃东西这么难看的事儿,若是被人看见了,得多丢脸。

幸好幸好!

喝醉了。

至于被苏沫儿看见,江氏才不在意,如果苏沫儿敢在外面说,她肯定会否认的。

又不是自家人凭什么说自己偷吃。

苏沫儿才没有时间跟江氏争执。

就算有时间,也不会跟疯狗互撕。

苏沫儿先去看了看养在外面的鸭子。

春天的夜晚还是有些冷的。

鸭子这东西虽然不是那么怕冷,但是头一次把鸭子养在外面,苏沫儿还是有些担心。

毕竟养了好些天了。

都是自己的崽。

一天不见,院子里安静的有些不习惯。

可不是得出来看看外面的鸭子才能适应。

篱笆门推开,里面的小鸭子在啃嫩草,迈着八字步伐,张扬又恣意。

日子瞧着就快活。

想到家里的事儿,苏沫儿衷心觉得人不如鸭

不过……

看一眼地上的鸭屎。

还是当人好。

再辛苦再麻烦也要做人。

苏沫儿走进去把地上的鸭屎铲了一下,堆在一起,看一眼似乎长了一点点的鸭子,眼里露出笑来。

再养上一段时间,就能吃了。

……

幸好鸭子们不知道苏沫儿在想什么,不然……

肯定会吓得跟一只呆头鹅一样。

明明刚才还把我们当成崽儿,现在就要吃了。

呵!

女人!

把篱笆门关上,苏沫儿往家里走去。

下午的时间,苏柒并没有在家,估计是挨家挨户的收柴去了,宁可短时间里少挣一些钱,也不能把名声给堕了。

做生意就得讲究名声。

院子里,周氏一手捂住肚子,一手掐着腰,在院子里慢慢的晃来晃去。

苏沫儿打了一个招呼。

继续修订新版的跟医药有关的书籍。

除了黄狗偶尔发出吠声,坐落在村边上的小院子一直都是安静的

周氏走的累的,往板凳上一坐。

视线时不时往苏沫儿身上瞥过去。

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即使没有什么文化,念过的书不多,周氏也知道脸这个东西,得要着。

夜色降临。

苏沫儿给苏渠山灌了一份药汤。

回到自己房间。

忙碌那么久,是时候睡觉了。

躺在床上,一觉到天亮。

从床上爬起来,现实洗干净手脸,绕着院子跑上几圈。

回到院子里,苏沫儿突然看见一只穿着裤衩的小黄鸭在院子里走来走去。

小翅膀支棱着,时不时往小黄狗身边凑过去。

那欠揍的样子,即使苏沫儿都有些控制不住,想把地上的黄鸭子给就地正法了。

……

黄鸭子?穿裤衩的?

苏沫儿连忙往自己房间走去。

果然……

里面坐着一个人。

苏沫儿赶紧的关上门。

看向容珂,眼神有些复杂。

这个人怎么又过来了,难不成还惦记着让她当丫鬟的事儿……

当丫鬟?

呵呵!

谁爱去谁去。

“您要不要喝一碗水。”

“不用。”

容珂开口,直接拒绝了苏沫儿的好意。

苏沫儿站在原地,突然的就不知道应该做什么了。

看着容珂,眼里的疑惑越来越浓郁。

“您怎么来这里了,穷山恶水多刁民,就不怕被一些什么都不懂的人给恶心到了。”

“……”容珂眼里多了几分神采。

穷山恶水多刁民,这句话他很理解,也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一句话。

但是,眼前的小姑娘是不是忘了她自己也是山里的小民,这是不是有点过了呢?

“你在说你吗?虽然消瘦一些,不过也至于长得恶心,看久了还挺舒服的。”

容珂坐在书桌前,翻开着苏沫儿写的医书。

医书上的字算不的好看,但是工整的很,一笔一划端端正正,不会出现认不清,连猜带蒙的情况。

别人写的医书他也看过,看的还不少……

但是,那些人写出来的字迹,大概只有他们自己认识。

“你写这个做什么?难不成还想当个医圣教化万民?”

“不可以吗?”

苏沫儿脸上多了几分起伏。

医圣?

她从没有想过。

只不过,这年头的医术真的两极分化的太严重了。

有李大夫这样各方面水平都比较高的大夫,也有随意读过两本医书,里面的字都没有认全就给人开药的。

甚至医理药理都不懂,手里拿着几个药方就当成万金油用的。

这种情况,苏沫儿自然看不下去。

将能够拿到手的医书整理的过程也是自己学习的过程。

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坚持才是进步的最大原因。

苏沫儿一直都没有停下来过,这不,书籍就摆在书案上,就被过来的人看见了。

“听说山上有白虎。”容珂开口。

苏沫儿眼里闪过恍然。

容珂的消息是多么的灵通,这点儿事自然是瞒不过的。

山上有白虎。

这种祥瑞的存在,容珂不在意才会让人奇怪。

“您来这里是为了白虎?”

“我问你回答。”容珂手里依旧在翻阅医书,看着书上的字体慢慢进步,虽然依旧不好看,依旧横平竖直,但是不管用力还是着墨都规整了很多。

字里行间多了一种叫风骨的东西。

若是能够坚持下去,用不了一年,写出来的字就能够真正的见人了。

苏沫儿吸了一口,盯着容珂,将一点点的不服气给压了下去。

果然,胆子这个东西是需要练的,以前看见容珂大气都不敢喘,现在都能够叫板了。

“山上确实有老虎,还有熊,这都是村民看见的,没有看见的就不知道了,摄政王金体尊贵,若是可以还是不要亲自上山的好。”

“难为你了,还会关心人。”

容珂说着将医书放在桌面上。

回头看向苏沫儿。

冷漠梳理中多了一丝人气儿。

就连眼中的阴鸷都被藏匿起来。

这样的容珂,还是苏沫儿没有见过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258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