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狗的鸡巴好粗好大好硬_校花被两个男人绑着玩

还有几滴汗水延著她的R球,顺著她的R头,缓缓地滴下……

看到这美豔的场景,孙茗卓的脑子腾地热起来,有些发呆,X口好象有两团火焰在燃烧著,烤得他口干舌燥。

妈的,女人的身体他又不是没见过,从初中到大学,学校里,他姥爷公司里,他老爸机关里……那些光著身子想要爬到他床上的女人,他孙大少连多瞧一眼都不屑,怎麽可能会对眼前这个胖女人起反应。

“对了,绝对是错觉!!!”刚才想M她N子的冲动绝对是错觉!

结果,一双桃花眼忍不住,又想悄悄地瞄向她的X部,正好对上抬起头小心翼翼地关注他表情的女人。

一个半眯眼睛的模样像只X感的猫,一个热情讨好的模样像只乖巧的小狗。

“什麽?”见他嘀嘀咕咕地不知道在说什麽,从云一副云里雾里地抬高头。

两人的视线对在一起,孙茗卓的心一软,全身摊开软得就像一团白花花的果冻,只剩下大张的双手紧紧地绞住薄被。

见他没有反抗的举动,从云才移开视线继续。男孩的YJ还一柱擎天的站立著,已经一颤一颤的在发抖,她用双掌虔诚的捧住,内心澎湃的激动起来。

乱密的草丛里散发著男人强烈的体香,他没有一点点的体味,却有著少男那种特有的体香。她张开嘴唇,轻轻的将G头前端含进嘴里,湿烫的嘴唇含著RB前半截用力吸吮、同时纤手也握著另半截YJ套弄。

“啊啊……噢……哦……”不知所以的晃著脑袋乱叫。YJ被她这样一阵吹吐,他已快守不住了,不能M,不能M,别人的N子不能M!

这个男孩的叫床声怎麽像个激情中的女人,从云一颗心也被他叫得春意盎然起来,不禁一只手托住他绷紧的Y囊轻柔地压挤,R红色的嘴唇灵活地吞吐著,象Y道般吞食著男孩chu大的J身。

“嗯……哦……好热……好.....”被胖女人温热的口腔含住,湿热的舌头掠扫敏感的G头,孙茗卓舒服得叫出声来。

听到男孩满足的叫声,从云越发用力地吮吸起来,把chu大的G头深深地含进嘴巴里,嘴巴里面的内壁紧圈,香滑的舌头一圈一圈地舔扫J身,再把舌尖塞入G头前端的马眼内不停磨擦。

湿烫的嘴唇含著RB前半截用力吸吮,同时双手也握著另半截YJ套弄。含得久了,整个人也习惯了,没了刚才的矜持,吸得越来越顺畅,一下比一下含得深入,男孩的RB沾得全部都是她的口水。

“唔……好……好……喔……”孙茗卓舒服的浑身肌R都在发抖,呼吸变得愈来愈浓浊,一张嘴硬生生地把好舒服几个字哽在喉咙。

胖女人的唇舌又是这麽灵巧娇嫩,舔的他浑身JR不停在颤动,宽厚的X膛也在猛烈起伏。

“啊……胖……胖……胖胖……噢……”断断续续,孙茗卓激动得连自己在喊什麽都不知道了,只知道不停地喊她,叫她。

见他越来越兴奋,从云也愈来愈用力的吸著男孩的RB,上下吞吐的套弄著,嘴里发出“噗噗噗……”的声音。

一张嘴深深地含住B身,G头直顶喉部,嘴巴离开,再把一抖一抖的RB,再重新塞进她嘴里,反反复复。

“喔……再……再快点……啊……” 孙茗卓再也忍不住,一双白皙的大手本能地压住胖女人剧烈晃动的头部,用力向下贴紧自己的腿间,从云被迫张大樱唇,嘴巴深深地含住B身,G头全部顶在喉部以下。

(二)

“呼……噢噢……”孙茗卓将两手按在她上下动著的头上面,开始顺著她的动作在她头上加力,嘴里呼呼地发出近似吼叫的声音。

用舌头勾勒他X器的轮廓,从云吞咽著,男孩的火热的YJ顶到她口腔的底部,直达喉咙,几乎要让她呕吐,她的嘴被撑得满满的,因为卖力的吸吮,早已汗涔涔的脸蛋上倒是陷下两个可爱的梨涡。

床前的手机如催命符似的直响,孙茗卓暴躁地诅咒了几声,干你妈的,什麽时候不来电话这个时候来!

不行,她的嘴实在太酸了,这个电话对她来说简直就是救命符。见他连起身接电话的动作都没有,从云赶紧放开手中的男G跑过去拿手机。

下身突然一阵冰凉,孙茗卓浑身一颤,死死地瞪著殷勤地拿著手机想要转交给他的从云,“要你多管闲事!”一点都没有接过来的意思。

就像被人突然泼了一桶冷水,一下子从天堂跌下地狱,他现在恨不得一手甩掉她手中的东西,管它是什麽玩意!

“吃火药了你,说谁多管闲事呢。”

一道尖锐的公鸭嗓音从胖女人的手间传了过来,该死的,他有说要接吗?!

懊恼地接过手机,孙茗卓没好气地吼过去,“赵子文你他妈有什麽事最好给我一句话交代完!”

从云哪里记得赵子文的名字,只是依稀觉得电话里的声音有点耳熟。不过她的心思并没有放在电话里,只是见这男孩一脸欲求不满的脸色,也知道刚才的事自己过於自作主张。

“搞什麽鬼,一大早火气这麽大,你这几天跑哪里去了,一个多星期没见你就是用这种态度对我?”

无缘无故被吼,赵子文心里简直是里外不是味,却又不敢发作。毕竟自己家的公司还得仰仗孙茗卓,再说尤单羽跟肖任几个吊儿郎当的家夥还坐在旁边等他消息呢。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238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