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国模内射下一篇p_胡秀英第五十章

ntent

琰魔头伸腿一勾,余啸就从兽车上摔了下去,啃了一嘴的泥。

她气得爬起来聚起一个冰凌,就要朝着琰魔头丢过去。

琰魔头静静地看着她,她下巴动了动,狠狠地把冰凌丢在了地上,一把抓过缰绳,跟着食树象快步走起来。

耳边传来破空声,余啸伸手一抓,抓到一粒龙眼大小的白色妖魂。

“八阶逸飞兽。”

余啸把妖魂丢进嘴里,像吃糖一样搅来搅去。

她觉得很奇怪,怎么这些怪人都喜欢给自己妖魂?

有点像那种去动物园玩儿,总是忍不住给动物投食的奇怪心理。

食树象从泥土路走到了铺着石板的大路上,这明显是要到城镇了。

余啸把眼中的冰片去掉了,留着头上的魔角。万一这里的魔族真的憎恶人族的话,还是变装一下安全一点。

恨来恨去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和平相处,修炼才是正事。

路上的魔人多了起来。

琰魔头的兽车很低调,也只有一个赶车的随从,但那些魔族,无论年龄老幼,何种发色,都恭敬地跪在路边,激动得浑身颤抖。

待食树象走远了,他们才站起来,继续赶路。

就连屋中的魔族,都特意跑到路边来跪一会儿。

余啸怕被人看到眼睛,一直低着头。她跟着琰魔头享受着无上的尊重,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她不喜欢跪别人,自然也不喜欢别人给她下跪。

“魔族几万年来,都是这样。贵族不接受平民的朝拜,就得不到他们的尊重,也就不会有绝对的权力。”琰魔头传音道。

他坐在车中,头高高扬起,眼里根本没有那些跪他的魔人。

“这种场面看上去风光,你敢肯定他们是诚心服你?”

余啸说完就后悔了。

开口一时爽,她觉得自己的后脑勺都要被琰魔头的眼神戳出个洞来了。

如果是真心诚服,也就不会有玞魔头造反的事情了,更别提现在还有魔族不肯归顺琰魔头。

虽然玞魔头也可能只是为了一己私欲。

出了城镇,余啸在眼中聚起一点水雾,扭头可怜巴巴地看着琰魔头。

琰魔头冷笑:“演戏的功夫有进步。”

他指了指食树象,余啸手里拿着软垫跳到食树象背上。

晃晃悠悠了一会儿,她舒服得都要睡着了,就听到琰魔头问:“难道你有办法让别人真心诚服?”

“我没必要让别人诚服,”余啸嘴张得能塞进一个拳头,打了个哈欠,“我又不是倒霉催的族长。”

一道寒气逼来,她的瞌睡立马就醒了。

“升平灵界的魔族和人族一直战乱不断,最近几百年才安稳一点吧?我看你们打来打去,已经变成了仇恨,连初衷都忘了。”

琰魔头不作声,余啸只得自己继续讲。

“两个人可以为了私仇杀来杀去,但是两族这样就不行了,因为关系到别人的生死。你和谈时怕连累无辜魔人,自然是知道这一点的。”

琰魔头还是不作声,看他那样子,就像余啸是只嗡嗡叫的蚊子。

余啸有一种给睡着的学生讲课的无力感。她挪动了一下腿,干脆直接讲结果,反正魔族的事情又不关她的事。

“刚才只是一个小城镇,但我看大部分平民都没有修为,有些有修为的,也只是炼气而已。人族却会开宗建派,培养修士,也会共享一部分资源……”

“哼,”琰魔头不负所望地打断了她,“别把胆小无耻的人族看得那么崇高。你们的高阶修士,不是一样把资源抓在自己手里?”

“那也比魔族幸苦一辈子,连命都是不自己的好吧?人都是有私心的,像熠那样忠心耿耿的魔人能有多少?”

琰魔头眼里闪着冷锋:“不忠心的魔人都该死。”

余啸火了,不要命地吼道:“那你问我干嘛?你去把不肯诚服的魔人全部杀了不就行了。这样再过几万年,魔族都灭绝了,大家就相安无事了。”

琰魔头掌虚空一挥,余啸就从兽背上仰面摔了下去。

“啊!”后腰处一阵针刺的疼痛,她一骨碌爬起来,从背上拔出了一个浑身硬刺的狼牙果来。

余啸骂骂咧咧地把狼牙果丢出老远。“混蛋,连你也欺负我!”

琰魔头看着她指桑骂槐,不动声色地说道:“城镇到了。”

出了城镇,余啸不等琰魔头招呼,自己就跳到了兽背上坐着。

为了提防琰魔头,她调转了方向,面朝着兽车,又不想看到他的脸,脸扭向一边,用余光注视着琰魔头的举动。

琰魔头无视她的举动,淡淡地说道:“接着说。”

“说个屁啊说,你拿我当沙包,还想我给你出谋划策?你懂不懂礼贤下士啊?”余啸抄着手,眼睛盯着天空说道。

“你对我这样无礼,我都没有杀你,对你还不够客气?”

“就是你这种想法可恶!我的命是我自己的,你以为你一定杀得了我?”

余啸见琰魔头眼睛眯了眯,赶紧说道:“大不了我在你下手之前自杀。”

琰魔头鼻子里哼了一声:“你会舍得自杀?”

“人活一口气,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你都不把别人当人看,别人凭什么服你?如果你真心爱护族人,就不会问怎么让他们服,而应该想,怎么对他们好了。”

余啸把记忆中残存的一点点古书都掏空了,什么不患寡而患不均啊,什么民无信不立啊,什么道之以德啦。

琰魔头端坐在兽车上,微微蹙着眉。余啸手里拿着一小段树枝,在兽背上无聊地抽打着周围的树枝。

也不知道他那个野蛮霸道的脑袋能不能想明白,当上位者也真是不容易,想要改变现状,就更不容易了。

“还有呢?”

余啸砸了砸嘴:“琰大人,你扣押着我,难道就是为了我这颗举世无双的头脑?那我要是全部告诉你了,我岂不是很危险?”

“呵,”琰魔头依然是那副可怕的笑脸,“你以为你不说,就很安全?”

刚刚才告诉他要尊重别人的生命,还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你总得给我点想头吧?”

“你从我这要走的东西还不够多?人族就是你这样,卑鄙又贪婪。”

“你应该庆幸我是个有缺点的真小人,不然我无欲无求,刚健得不行,你还想复活,简直就是做梦。”ntent

仙路徐行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23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