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快穿)男配的幸福(h)攻 威胁后妈给我干

孩子又得留在他们身边,最高兴的莫过于郑海。他们又等待了一晚上,第二天午时,有人来叫他们去衙门;几个人风尘仆仆地抱着孩子去了。

这天,他们见到了身着不凡的男人。男人三十出头,见到他们过来,先是拱手表示对他们的感谢。然后说:“在下朱敬员,已看过何莲,真是个可怜的女子。”

“怎么?你不是何莲的丈夫?”郑海问。

朱敬员摇摇头说道:“这事说来话来,我也只是替人办事,至于什么人,办什么事,我也只是听人咐吩。”

薇幽问道:“你不是京城首富吗?”

“是。”朱敬员毫不隐讳地说,“人前我光彩照人是首富,人后嘛,也只是个奴才。当年我受人之托来娶了何莲,然后她一直住在我家别苑,平时很少见面的,偶尔见一次也是那个人来了之后才能见着。”

“那个人是谁?”百晓生问。

“这个嘛……”朱敬员仿佛有难言之隐,“他的身份小的是知道,但是却不能说呀,说了是要被杀头的!”

“哦?照您所说,那人来头不小嘛!”县老爷问。

“确实不小,县老爷,我可以跟您说,但是却不能跟他们说。”朱敬员说道。

“不行,你不说清楚,孩子我们不会交给你!谁知道你是不是坏人!”赤欣兰很认真地说道。

“哎哟,姑娘,朱某有十个胆也不敢说真话,就连这位公子手上的小孩,我也万万不能有损失呀,不然朱某全家老小都得跟着死!”朱敬员着急地说道,“本来我不想来的,何莲的死跟我没办点关系,但是那人来了信,叫我来厚葬了死者,带孩子回去。”

慕容苏一直站在旁边没有说话,照朱敬员的话说,他背后的人肯定是个大人物,想必他也不会说出那人是谁:“信你带来了吗?”

“带来了。”朱敬员小声地说道,“但那人说了,只能给捡到孩子的人还有县老爷看。”

“你这是欺人,凭什么我们不能看?”百晓生问。

“就是,我们是一起捡到孩子的,凭什么我们不能看?”薇幽跟着附合。

“安静,安静!”县老爷敲声惊堂木,说,“公堂之上吵闹成何体统?既然信带来了,郑公子,你和我去后堂,其他人在前堂等着。”

朱敬员和郑海随着县老爷去了后堂,没多久又出来了。

看着县老爷和郑海的脸变了,薇幽问:“郑大哥,信里说什么?”

郑海把孩子递给朱敬员,回答道:“没说什么,孩的身份已经证实,他也该回家了!”

“郑大哥!”薇幽还是不死心,“那孩子的身份……”

“幽儿,别问了。”慕容苏见郑海的脸色铁青,连忙叫住薇幽,“对孩子的身世保密,也是对他的保护。”

“哦。”薇幽听出了慕容苏的话里话,也没有再问下去。

朱敬员接过孩子,小心翼翼地抱在怀中,对郑海说:“谢谢你。”

“不用谢,孩子交给你了,希望你能善待他。”郑海望了眼襁褓中的孩子,眼中满是不舍之情,“这几天带着他,还真有点不舍。对了,朱老板,您是一个人来的么?”

“是,为了保密,我独身前往的。”朱敬员对他说。

郑海好像找到了机会,说:“现在你带着孩子,路上有许多不便,不然我和你一起回趟京城,把孩子安全送到后我再离开。”

朱敬员本在苦恼,听有人愿意送他,自然是乐意的:“恭敬不如从命,有郑公子在,我也放心不少。”

听到郑海要去京城,这是与他们相反的方向,薇幽不解地问:“郑大哥,我们不是要去五毒山吗?你怎么要去京城?”

“没事,你们先赶路,我把他们送回京城后会骑快马追上的。”郑海说。

赤欣兰望着郑海,这个男人的热心像把火炽疼了她:“我跟你一块去,多个人多一份帮助!”

“兰姐姐你也要离开?”薇幽撅着嘴问。

赤欣兰朝薇幽笑道:“妹妹放心,我跟郑大哥会很快回来的。”

“那好吧,早去早回。”薇幽终于松口,既然兰姐姐说了会回来,他们就一定会回的。

慕容苏好像想起一件事情,问道:“何莲的死因我们知道了,但她为什么会出现在乱葬岗中?”

朱敬员说:“她是从京城跑回来的,据推断,当时从百花村到朱家湾的路被封锁了,她可能是从百兽林中穿过来的。”

“不可能,百兽林中野兽成群,她怎么会……”赤欣兰却不相信,她养的野兽只要遇到生人进入林中,必定会咬死他们,然后把他们吃掉。

“姐姐你忘了么,最后一天,你把野兽全赶出去了。”薇幽提醒道。

“难道她就是赶在野兽们离开后穿过百兽林,然后连夜走过乱葬岗,却不料在乱葬岗中生下孩子,而后……”赤欣兰不敢往下想,“她为什么要离开京城?”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当时别苑被人偷袭,我赶去的时候,只见她的贴身侍女穿着她的外衣死在院中,而她却不见了踪影。”朱敬员回想起当时那一夜,犹如就在昨天。

“照你这样一说,本官知道了,她身上的外衣与头上的珠花不配,是因为她穿着的是侍女的衣服。”县老爷恍然大悟。

“正是。”朱敬员说。

“什么人要杀她?她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赤欣兰问。

朱敬员说:“目前我也说不清楚,不过我一直在调查中,但似乎要杀她的人消失了一般,怎么找也找不着。”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终有一天他会出现的!”郑海的脑海中出现一个主意,但这个主意只能有三人知道,所以他没有说出口,“何莲的妹妹来了没?”

“早来过了。她正在家中准备何莲的丧事。”县老爷说道。

“那好,我们即刻起程回到京城。”郑海说完,他们告别了县老爷,回到客栈收拾了包裹。随后租了辆马车,跟薇幽三人告别后扬鞭而去。

何莲被什么人追杀,现在只是个谜。这个谜会随着郑海他们的回来解开,至于其他留下的三人各自回到房。明天可以坐船去浔阳镇,他们得准备准备。

过了一会儿,慕容苏敲薇幽的房门:“幽儿,我们去街上走走吧。”

薇幽没有理她,她心还一下生气着,凭什么不准她问孩子的身世?所以她没有理慕容苏。慕容苏见薇幽给他开门,以为薇幽出了什么事,猛地一推,人差点摔倒,房门并没有上锁。

“谁叫你进来的?”薇幽语气不好地问。

慕容苏笑笑:“娘子,刚才还好好的,现在怎么生气了?”

“你凭什么不准我问下去?”薇幽丢下手中清理的东西问道。

慕容苏感觉莫名其妙,随后一想,原来这丫头还在生不让她问清孩子身份的事,他还以她想明白了,看来他还得解释一番:“幽儿,京城中住的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朱敬员是首富了,什么人入得他眼可以使唤他?没个一品二品是不行的。他不说,说明孩子的身份现在不方便公开,不然会害了孩子。懂了吗?”

薇幽点点头,表示她懂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221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