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开了z个女儿的小嫩苞 拇指找到花核按压

“多管闲事。”苏语柔收回视线,扫了一眼地上还在骂娘的三人组。

因为对方越来越肆无忌惮的话她放在口袋里的手渐渐握紧。

顾千昀眉眼飞扬轻笑一声,他拉了拉垮下去的领口:“不用谢。”说完又摸了个苏语柔对面的位置走过去,不巧又是一个急刹车。

“还能不能爬起来了!”

苏语柔下意识迅速伸手接住了一个趔趄的顾千昀,对方炽热的体温夹着淡淡烟熏木质味瞬间传了过来。

她被烫到似的愣住,心里诧异自己的举措。

“你抽烟了?”

“嗯?”顾千昀注意扯了扯衣服,笑眯眯靠近身边人,“是香水。”

弯腰的时候他口袋里的手机掉出来摔亮了主界面。

苏语柔瞥到了对方的锁屏——像是张合照。不过没看清具体是谁。

顾千昀轻笑捡起手机,他声音低沉富有磁性,尾音上扬带着小钩子,挠得苏语柔心头有点痒。

苏语柔眉心紧缩:“离我远点。”

顾千昀拿着手机脸上一哂:“是你抓着我。”

苏语柔这才反应过来迅速松开了手,她不自然地看向窗那侧。

顾千昀曲指蹭了蹭鼻尖,他按亮了屏幕看着屏幕上的人神色一缓,确定没什么问题后擦了擦屏幕才放进口袋。

从窗上影子里苏语柔看对方动作小心,心里闪过一瞬微妙。

终于开到平稳的路段了,遮天的绿荫倒映在车窗上长长短短变化个不停。

“我终于爬起来了,金哥您咋样?!”黄毛赶紧去扶被压在底下狠狠摩擦了五分钟的大哥,对方一张大饼脸上全是灰。

“是谁乱扔垃圾!”金哥一把撕掉额头中间的玻璃糖纸丢地上,狠狠啐了口。

三人组在车厢中间骂骂咧咧。

苏语柔听这几个人又口不择言谈及自己的母亲,她开始很不耐烦了,直接下了车。

“妈的那女的走了,赶紧跟上!”

一群人风风火火地跟着苏语柔下了车。

顾千昀摘掉安静的耳机,朝窗外五颜六色地背影投去了一冷冷眼,站起来往车门走去:“我下车!”

下了公交顾千昀就拨了个号码,对方接得很快。

“喂?”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晚风夹着淡淡的花香。

顾千昀握着手机蹲在了几丛月季后面,从这个角度正好可以挡住他人又能看到对面的情况。他抬手拨开枝叶,一不小心就蹭到了枝干上的刺。尖锐在手背上拉了两条口子,他随手抹掉血。

小广场上苏语柔在和非主流三人组说话,他这个地方隔得有点远听不太清。

电话那端的人还在那边絮絮叨叨,顾千昀突然看到为首的金哥手一挥,身后的黄绿毛颠着砖就往前冲。

“那你之后打算怎么办啊?”

“继续追她。”

顾千昀不顾那边的哇哇哇就果断挂掉了电话,他把手机塞进口袋,忽然想到什么又掏出来迅速拨了个号码,对着那头低声说了几句,塞好手机眼睛一瓢发现了杂草堆里的废弃建筑工料,他抱起球捡了根长木棒,然后慢悠悠地往苏语柔的方向走了过去。

“苏小姐,你知道我们是谁吗?!”绿毛挺着他两斤排骨的胸气势很足地对着苏语柔疯狂喷口水。

“看不清。”苏语柔没什么表情地回了一句。

顾千昀上来就听到这么一段话差点笑出声。

他把棒子横在肩上,有一瞬看向苏语柔的眼神很着迷。

“看来韩总说的没错,你就是个有娘养没娘教的女人,不如让哥几个好好教教你如何做人怎么样?”

顾千昀眯了眯眼,有些人说话是真的不入耳。

他把球用力拍到地上扬起了一层尘,提脚猛地就踹了出去,同时高声喊道:“敢动我顾千昀的女人,你们怕是不想活了——”

“什么东西!哪个傻逼踢篮球?!”

“金哥您脑门肿了!”

“哥您没事儿吧?别晕别晕,靠!绿儿快喊救护车——”

顾千昀“嘁”了一声,他踏着稳步往前走插进了包围圈,拿棒戳了戳地上躺着的一滩,吐掉草杆子斜眼道:“救护车收费很贵知道不?要病人给的。”

金哥蹬了蹬腿翻着死鱼眼爬起来,对着绿毛和黄毛的屁股就是两脚:“愣着干嘛,给我上啊!”

这人胆子可真是大,连顾千昀都敢惹,真不愧是韩倾儿养出来的狗。

苏语柔侧身闪过,旁边人比她更快。

她只听到“砰”的闷声,转头正好看见顾千昀腿磕上砖头,然后侧身一个飞踢踹掉了俩小弟手里的砖头。

“你怎么在这里?”

顾千昀跌坐在边儿上的花坛上,夏风吹着黑色背心猎猎作响。

“路过。”

苏语柔侧身躲过绿毛的鸡爪子,嗤笑一句:“你不如说去旁边酒吧应酬去了。”

“懂我。”

金哥刚被球砸了头上迅速鼓起大包,疼得眼冒金星。

他这会儿才有点清醒,然后立马捂脑袋指着顾千昀就是一通祖宗十八代,骂完喘了口气:“你是谁,竟然敢跑来坏你爷爷的事?!”

顾千昀挥着木棒一下子压在对方宽肩膀上,手上用劲把人镇得死死的。

他偏过头眼角上扬跟苏语柔抱怨:“竟然还有不认识我的人?”

苏语柔懒得理他。

“看仔细了。”顾千昀眨了眨眼睛,“顾千昀,记住了吗?”

金哥本来被镇压了可不服一直在喘粗气骂骂咧咧,结果刚听着“顾千昀”俩字立马熄火了。

边上小弟直接吓得往地上一跪,嘴唇颤抖。

顾千昀是谁,那可是顾家太子爷啊。

“我顾千昀的人只有我能碰,其他人想动先来我这露个脸儿。”

这句话有歧义,苏语柔愣了愣。

顾千昀的声音不带温度激得她背后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下意识看着对方。

即使经过了激烈的动作顾千昀依旧是风轻云淡的样子,他甚至没有出汗。

顾千昀又恢复了笑颜,直直地盯着苏语柔扬眉道:“我的女人站在我身后受我保护就够了”

对方炽热的眼神让苏语柔心头有微妙的动荡,不过很快她就别开了脸对着地上两个眉眼生硬,眸中燃着一簇冷艳的火:“和我母亲道歉。”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207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