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美女姐姐叫我帮她洗澡 可以让人下面湿的的短文

“这里这里,应该很多鱼,快点快点墨凡”刚在江边游完泳出来的两个人,还不死心的继续折腾自己驾车从几十公里来到别人鱼塘里钓鱼,墨凡两手插腰看看周围再看智林那一脸不知从哪来的自信,"唉"深深为自己默哀,怎么会认识这么危险的人,不由为自己的人生安全有所担心,“你确定这里没人吗?”,“安了,你看看周围静悄悄的,哪来的人,我们就在这里吧”智林一手插腰一手搭在他肩上说:

年少轻狂谁能无过呢!18岁雨季的我们总会干个一两件疯狂事的,他们也是抱着侥幸心理大胆干坏事啦,“你怎么知道这里有那么多鱼塘的”边准备着鱼钩上的鱼料边问智林,智林抛出鱼竿蹲坐下说“上次我爸带我和我妹妹来这边摘草莓,我无意间发现的,怎么样,这里不错吧!今晚我们可有大鱼吃”说完向墨凡挑挑眉毛,他天真无邪的样子总会感染到墨凡让他不由的笑笑,或者是因为两人生活环境有关吧,比起智林,墨凡显得更加成稳谨慎。

龙眼树一颗颗茂密的排成一排不太协调的曲线般,像一群调皮的孩子在玩耍,酥儿戴着口罩举起锋利的剪刀,一头雾水的不知道该怎么下手,这时妈妈在旁边说道:“酥儿,你把剩下的龙眼剪掉就好了,知道吗?”,酥儿一脸懵B点点头,明明就没有多少棵,可从头看不到尾的,这都是什么鬼啊,都没法用任何词汇去描述她那生无可恋的神情啦。

“哇哇,快来墨凡,我这里有一条大鱼”智林使出吃奶力收鱼竿,鱼竿那头被大鱼拉扯着垂直入水,不知这是一条多大的鱼让两位年轻人面容失色,往回拉,看到鱼时两人都惊呆了,这也太大了,大约二,三十来斤,智林不由问“这是鱼王吗?墨凡,我们钓到鱼王吗?”只见墨凡眉间紧锁傻愣住,过后两人瞬速把鱼拉起,正为自己钓到大鱼而一脸骄傲的两人刚脱下鱼钩便听到一声怒哄:“是谁?”,两人默契往带丝苍老不失一股怒劲声看去,只见那个老头突然放下手上的铁链嚷嚷说着什么,那只狗猛然朝他们跑来,智林还没晃过来呢!就被墨凡拉扯说“快跑,有狗”,两人便上演一场人与狗之间的马拉松比赛,在鱼塘边跑着,眼看跑不过,墨凡朝智林说“快,跳水”,随后两人不约而同往鱼塘里跳,游到中间,那狗噌舌旱气的在鱼塘旁原地打转"旺旺"几声像是说“有种你们别上来,上来就咬死你们”,看它那种嚣张气焰吓得两人都不寒而栗,这时,不知老头怎的叫来五六个村民把他们打捞上来,他们被擒住啦。

正在埋怨妈妈为什么硬要拉自己来这受罪的酥儿,隐隐约约听到什么声音,在吵架吗?出于好奇心,她小心翼翼的从架在树旁的长梯跄跄往下走,朝杂乱声走去,迈步轻捷走到人群里去,隐隐约约听到什么小偷,什么报警或者乱棍打死什么的,感觉场面很血腥,钻进人群里看去,便看到智林跪地求侥整个人都狼狈不堪,这场面别提有多悲惨了,这?不是?再往跪在他一旁沉默不语的那位小哥看去,这不是墨凡吗?,他们怎么。。。?瞬间满头黑人问号?

“你俩也太大胆了,居然来偷鱼,而且还是偷我家的镇塘之鱼,我都不舍得伤害它一点点,你们,你们看看,都把它嘴都给勾破了”老人很是心疼指责他俩道:这下子张酥儿明白了,不过让她感到雷人的是那条镇塘之鱼,有听说过什么镇店之宝镇山之宝什么的,这居然还有镇塘之鱼,紧接着老人又说要多少多少赔偿什么的,周围人各说一词,有的居然还举起棍子想暴打一顿再报警,出于同学之情张酥儿肯定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站出来说“等一下”,站在一旁一直没出声的外婆拉过酥儿,像要保护她一样,酥儿安抚外婆拍拍她粗糙的手继续朝周围的人说道:“叔叔阿姨伯伯,他们是我的同学,希望您们大人有大量放过他们吧”

墨凡和智林都像是遇到救兵一样向她抛出求救的眼神,这时外婆走到那位老人旁边用他俩家乡的话喃喃私语,不一会儿,外婆又和酥儿说点什么,经过调解,双方一致同意以五百块做赔偿,这事就了啦。

这时候妈妈因为找不到女儿而着急在龙眼树间周寻,酥儿带他俩来到龙眼树下,智林猛的坐在龙眼树荫地下,眼神放滞像是终于解放一样松懈身躯背靠树上,“谢谢你”墨凡向酥儿表感谢意道,“对啊,还真要好好谢谢你,你可是我们的救命恩人”这会儿智林终于从惊险中缓和过来站起来说道:不一会儿妈妈走过来问“酥儿,你在干嘛?他俩是谁?”,向妈妈说明,妈妈举起手上的剪刀说“看来你们也是太闲了,不如帮阿姨做点事吧!”话落下,便把剪刀递到墨凡手上:

秋风来了, 一阵阵暖风从西北掠过同学们轻轻地翻起衣襟像在戏弄他们般,随而再往旁边的一棵棵茉莉树上飘过,叶子一片挨着一片响起轻微的簌簌声,不一会儿,风像迷一样又变大了,秋天真的是一个变化多端的季节,利用课余时间提笔记下自己心励志诚,不知李青利站了许久从她身后说道:“酥儿,今天不是到你们值日吗?”,张酥儿这回才恍然大悟说“哦,对噢”,“那你还不快去擦黑板,等一下就上课了”,张酥儿向她表谢意后立马站起来快步走去拿起黑板擦"嗖嗖"的以快速而粗暴的动作解决,这时,擦到最上角的部位时,擦不到,她如跳蛙一样,一蹬脚一蹬脚往上蹭蹭擦擦,脖子快断了还擦得不干净,她开始心里有点埋怨历史老师啦,明明可以用电子电动黑板的,怎么每次都要用"人工黑板",累死啦,一会儿刚从外头走回教室的墨凡走到她旁边,拿起另一个黑板擦轻轻松松帮她擦掉,干得漂亮,手长果然就是不一样,酥儿微微一笑轻声快语道“谢谢”,他淡淡的给她一个眼神便放下黑板擦往自己位置走去,坐在下面的同学各忙各滴都没太在意刚刚这一幕,就算看到了也根本不会有什么遐想,对方可是高冷又很难搞定的姜墨凡耶,他在学校的"历史"还是赫赫有名的!听说他从来不搭理向他递去情书的女生,不管对方是不是女神级别什么的,还有对他亲口表白也是不屑一顾的,对待女同学都是板着脸,和男同学却玩得挺好的,这种明显的对比以至于让人误会他喜欢的性别取向有问题,说他高傲嘛,一些女生不懂的题向他指教,他都一一讲解,说他不解风情嘛,看到女同学拿重的东西也会帮忙,有一些同学会这么议论他说他是一个绅士怪人,有些女孩会这么说他,是一个外表冷内心很暖的人,可不管他是怎样一个人都让一些人着迷得不得了,所以在这种很平常的情况下,他们根本不会多想,更何况对方是张酥儿,平凡的她也从来不会多想什么。

月色渐渐暗淡,秋天的夜晚是花儿散发香味的好日子,花儿摇摆着让风儿把香味带到每家每户的窗口里慢慢飘入人们鼻腔中那令人回味的香味使空气多了几分芬芳。霓虹灯下,一栋很突显出主人时尚风格的别墅像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华丽的站在那儿,后院里一株株玫瑰花,各种各色非常迷人,往大厅走去,一位贵妇坐在厅前拿着入学通知书对着坐在她旁边的儿子说:“你高三了,还有两个月就毕业啦,我已经给你办好入学准备,两个月后你就出国深造!知道吗?”,儿子没有过多表态听完后便站起来往楼上走去,一向不擅长反驳妈妈,总会以这种默认的方式来做回应,而这种表现在妈妈眼中却被误认为他是个乖乖儿,其实这并不代表姜墨凡没有主观和客观上的判断能力,只是他沉默寡言惯了,连旁人都难以理解。

“墨凡,你在看什么呢?”下课铃声一响,老师一转身刚出教室,智林便挪动凳子往墨凡那边靠去问道,墨凡正想收起书本,他起身一把手抢过来,看到书面上设计管理四个大字,便翻开几页看看,满脸失落问道:“这有什么好藏的啊?你这是要学设计吗?”墨凡抢回书本,翘起二郎腿说“智林,大学你是要出国还是要去哪个城市?”这下子可问急智林啦,他指手画脚的很肯定的说“当然在北京了,我们中国知识博大精深,出什么国,你不会告诉我,你要去学那些洋鬼子的知识吧?”,虽然智林这个人总是口无遮拦的没什么心智的孩子,不过这次墨凡还是很认同他的话的,他点点头,往第四排正和贺果果有说有笑的张酥儿看去,智林并没有把他这句话放在心里便拍了拍他肩膀又说“唉,你说快到文艺比赛了,今年会不会有什么惊喜之类的,可别再是什么歌唱比赛跳舞什么的,那就太没意思啦,要是。。。来点比基尼服装比赛什么的就好了!”他正浮夸的发挥自己的遐想嘴里喃喃语语的说着,墨凡像早已习惯似的毫无阻碍的在看自己的书,没有一点想配合他的样子却一本正经的说道:“我觉得你还是想想怎么慰劳你的救命恩人比较好点”,这话可给他整尴尬了,想起那天糗事智林到现在都还觉得很难为情,他乖乖坐下伸手挠挠他那浓而不粗的剑眉说“这,还要慰劳啊,我们都给她家剪了一天水果了都”墨凡侧头往他耳旁低声道“你就不会以这个借口让她帮你把你。。。那位约出来,培养培养感情吗?”瞧墨凡一脸贼样,还不枉向智林挑一下眉毛使个眼神,这么"深谋远略",果然是老司机,看来智林还是嫩了点,智林皱眉间慢慢懈怠点点头说“这个不错哦,哎哟,小伙子你很贼噢”说着也向他"眉目传情"的站起一把手扣住他脖子,两位好基友好像天天撒狗粮一样,腻歪着。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184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