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爷爷玩自己19岁孙女 果园里面的媳妇

早上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很刺眼,我揉了揉脑袋,旁边空落落的,一头打起来。

匆匆洗漱收拾好,打开我的包包,我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我的镯子,不见了。

我心神恍惚的下了楼,管家看见我,说:“何小姐,纪先生在马场那边,郝思嘉凌晨的时候生产了。”

我匆匆跑过去,郝思嘉旁边果然蹲着一只红腥腥的小东西。好几个医生在旁边穿梭检查照拂,纪言泽半蹲着,拿手轻轻抚摸它邹巴巴的脊背。小东西呦呦低鸣着,温顺垂着头小口小口吞咽面前的营养乳。

朝阳正好,碎光斜斜映着他的侧脸,他的眼睫微微卷曲,是难以想象会出现在他脸上的温和柔软。他看到我,微微转头问我:“吃没吃早饭?”

其他的人已经回市中心了,我们一起回到东院。我坐到餐桌旁,等他稍微打理后换了一身白色衣服出来。

他的身材向来很好。因为大家庭担心的人身安全,自小便学过跆拳散打,又因为有钱,有专门的教练计算精当的健身。虽然穿上西装是清瘦高挑文质彬彬的斯文样子,但换上这样一身宽松家居的衣服,便能隐约看到他粗重的手臂、结实的腹肌。

如果揍起人来,一定相当有力道。

我曾经就看过他揍人。一拳挥下去,惨绝人寰的惨叫声,我几乎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然后那个人就像一滩软泥般被粗鲁的拖走了。我躲在偌大的酒柜后紧紧捂住我的嘴。我想,光天化日之下,还有没有王法了。我想,如果我被发现了,会不会被灭口。我想,可我却不得不跟这样的人做交易。我以后,一定不能惹怒这个人。

我不敢说话,等他开动了,把盘中的吐司切得一道一道,小心翼翼咽着牛奶。

纪言泽也没说话,他吃东西的样子向来很斯文,有条不紊,简直像化学老师平常在实验室做示范的样子,烧杯灼切,样样都摆弄得得心应手优雅妥帖,让我看得心里发慌。

我觉得我像候审发落的阶下囚徒,等待着判官最后的审判。他不紧不慢切着一块白面包,声音竟很温和。他说:“你的镯子,我拿走了。”

我微微抬起头,我了解他,他生气的时候,声音往往会越冷淡平静。我知道这不是简简单单“对不起”可以解决的事情。我支吾着说:“其实我只想找到一个故人的换心记录,但是资料太多没有时间找,就一起拷了出来。”

他没理我,我垂下头,是真的觉得羞愧。他如果乐意,甚至可以控告我窃取商业机密。

他慢条斯理吃完早饭,拿餐巾擦了擦嘴。又说:“不看你的笔记本,还不知道,你经济学竟也学得不错。”

我想了想,我包包里的笔记本,记载了我粗略计算的他在我身上花销的律师费、手术费,打官司可能支出的人际费,以及我至昨天为止的每一笔还款情况。

我咬咬唇角:“你不问我,是你的慷慨大方。但是我受这么多恩惠,总不能心安理得不清不楚。。。”

他看着我,突然站起来,冷笑了两声:“清楚?你现在,是要跟我讲清楚是不是?何子颜,你可真是,越来越出息了。。”

我望着他:“虽然现在还差很多,但是。。。”

“砰”的一声,他身边的椅子,被一脚踢翻骨碌摔在地上。门侧的管家吓得一个激灵,但转瞬已身姿端正目不斜视,他的声音平静无波:“你去伦敦的机票,我已经扔了。这两天,你就安安心心呆在这里吧。”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169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