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不疼那我继续动了\总裁肉大船多

张姐开玩笑地说。又过了一周。这些天终於和同事们熟了一些了。张姐呢是个热心人,很爽直,也爱说笑。李姐也很开朗而且是个很前卫的人,虽然结了婚但还和我们一样地爱玩。冯呢?真的是个小女生而且比我还小二岁,感觉就是清涩一些,不够成熟。沉姐是那种典型的贤妻良母性的女人,嫁给了一个跑销售的老公,一个人常年独守空房却把家弄得景景有条。说话也不是很多。

但一张口先是有一股无限的温柔。呵呵说起来,最让我心动就是她了。当然,我可没有嚣张到敢贸然有所动作的地步。又是周末,我呆在家里无所事事。忽然手机响了。接通了竟是沉姐:小刘吧?我是沉念茹!沉姐,我是小刘。有事吗?我心里一阵地激动。噢,你下午有时间吗?我家的电脑出了毛病,想请你看一看噢?没问题,我下午一点过去可以吗?我一口答应下来。嗯,好的,我家就在枫叶园2幢4单元,301室。

下午我在家等你,谢谢你! 很容易就找到了沉姐家。按过门铃,门打开了。哇!沉姐一身居家服出现在我面前。一件随意的低领衫,下面是一件粉纱裙。赤着脚。穿着拖鞋。头发还是湿的呢!好像刚洗过。 来了?沉姐笑着把我让进屋。刚一坐下,先递过一杯冷饮。今天真热! 噢!是挺热的,沉姐,电脑在哪?我先看看吧 在书房呢!我昨晚上网忽然就没了声音,下线後还是没有。也不知是怎麽回事,你先解解渴,不忙! 我喝了一大口冷饮好了,先看看吧! 沉姐带我来到书房,房间很大,布置得蛮有气氛的。那种家的温謦感觉对我这个单身汉是一种吸引。

打开电脑。发现声音的标志都没有了。可能是声卡的问题?打开机箱。呵!好多灰。沉姐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什麽都不会,也不敢开机箱,葬死了! 没事,把它们打扫一下吧,不然影响散热!有小毛刷吗? 我把元件一个个都打扫了一遍。然後把声卡拔了下来。回手去拿刷子不小心把一张光碟碰落了。我忙低下腰去捡,不想沉姐也去捡,哇,沉姐的脚趾就在我的眼前,那是何等美的十支玉指呀!

理石般白滑的脚指彷佛无骨一般伸展着,那指甲上还有指甲油的遗痕,粉嫩的脚掌散发着诱人的幽香。我真想伸手摸一摸。但理智还是压制了欲望。离我远一点,我拿不到,就坐起来,沉姐说:我捡我捡,你不用管弯着腰伸手去捡。哇。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她的低领衫那低低的圆领根本遮不住衣内的一切,没戴胸罩的乳房清晰地印入我的眼中。不行了。我感觉身体在起变化了。

沉姐,我用下洗手间可以吗?我得找个地方躲下先。噢,好的。跟我来沉姐捡起光碟领着我向洗手间走去不好意思,我刚洗过澡,想洗衣服里边挺乱的,你别笑!说到这她的脸莫明地红了起来。终於冲进了洗手间,反关上门,我打开水龙头放出冷水来洗脸。擦了一下,我随意环顾四下,浴盆里真的有一盆水,一试水温还是温的噢,她是刚洗过澡呀难怪身上有一种幽香忽然我的眼睛定在了浴盆旁的衣篮里。只见上面是一件粉色的体恤,但在边上却隐隐露出一角白色。是内衣!一把掀开T恤,何止是内衣,还有一件白色的棉内裤隐在下面。

我感觉全身的血都在涌动是沉姐的内裤,而且是沉姐刚刚换下的内裤! 我把内裤拿到手里仔细地欣赏。那是一件很保守的样式。棉布的,翻过来看,天!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那内侧的三角地带竟然还有一些粘滑的液体是沉姐的分泌物!我只觉得好热。我把内裤凑到鼻子前,有一点微腥,一点淡淡地臊。我再也忍不住了。把整个脸埋到内裤上,贪婪地舔吮着。稍有一点硷硷的感觉,有一点咸,好美,这人间的极品!我的肉棒早都硬得不行了。

我掏出他一只手用力的搓着。(我不会用沉姐的内裤去包他,因为那内裤是我的美食。)我用舌头将内裤上所有的东西都舔乾净,把所有的味道都吸收。噢!不行了。一股无上的快感至冲我的神经。我射了!射了好多。除了手上,还有一些落到地上。我忙拿起一张纸小心将它们擦净。扔到马桶里开水冲掉。然後又坐了一下,站起来再用冷水好好洗了脸才走了出去。

刘,你很热吗?要不要我把空调再开大些?沉姐关切地问我。 噢,不用不用,我只是口有点渴了。我掩饰着。 那我再给你拿冷饮去!沉姐起身说,不用,不用我不太喜欢喝汽水,再说我洗把脸也就好了。汽水是不太好,这样吧。你先坐会,我下楼去买点冰点回来吃吧! 别麻烦了,沉姐, 不麻烦,正好我冰箱里也没有了,总是要买的。

你在家吧,我马上回来不管我的阻挡她起身下楼了。我平静下情绪又继续我的工作。再次装上我发现原来是声卡的接触有点问题。弄好之後,重新将声卡驱动起来。打开声音播放器。好了!我轻轻一笑。对了,上网试试。看是不是和网卡有什麽冲突?我熟练地连接到互联网。随手打开了QQ想看看有没有网友线上。沉姐的QQ竟是保留密码的?直接就弹了出来。

呵呵不出所料,沉姐的网友都是男的,就好像我的网友都是女的一样。忽然我有个念头,想知道沉姐都和网友聊什麽?於是我打开一个孤枕难眠的聊天记录。哇??!!竟然…… 原来平时端庄文静的沉姐竟在网上和男人聊的是……我最常玩的网路性交。太惊讶了!那一段段足可以勾动欲火升腾的话语。真难想像是出自沉姐之手。 刘,你在干什麽?一个声音差点吓死我。沉姐已经不知何时站在我的後面。

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沉姐…… 我呐呐着。我猜当时我的脸红得一定够灿烂的。 刘,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沉姐的声音也是那麽细小与无力。 什麽?别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行吗?沉姐的脸红得比我还可爱。我忽然有一种被依赖的感觉。 沉姐,你放心,我不会说一个字的。我很坦诚地说! 坐下,我们好好聊聊好吗?沉姐简直是在求我。 我和老公结婚都四年了,那是我还小,不太懂男女间的事,他在我们结婚第二年就出差到外地驻外去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164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