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那一夜妈妈给了我

事实上华清易也的确是这么做的,这个乔治.森简直太可恨了,居然敢趁着自己不在的时候来挖自己的墙角。

华清易头脑一热直接给了乔治.森一拳,直接打在了乔治.森的眼睛上,乔治.森痛得大叫一声用手捂着眼睛不断的哀嚎着。

廖赢也没有想到华清易会突然打乔治.森,以前他们两个虽然看对方都很不顺眼,但是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动过手,可今天华清易到底是怎么了!

眼看着华清易还要动手廖赢一把拉住华清易的胳膊皱眉道:“华清易,你干什么?"

华清易回头看了廖赢一眼嗤笑道:“怎么,我打他你心疼了?"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廖赢气得胸口不断的起伏着,就在华清易和廖赢说话的时候乔治.森看准了机会给了华清易一拳,华清易一个站不稳直接摔倒了。

廖赢完全没有想到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也忘了要把两个人分开,华清易拉着乔治.森的衣领伸手就给了乔治.森一个大耳光。

两个人谁都不让谁,就在这个时候华清易突然看到华昭和尚颜在马路的对面,华清易兴奋的大喊一声道:“四哥,快过来帮我啊!"

华昭听到有人喊他转过头就看到和乔治.森扭打在一起的华清易,华昭一时之间有些愣住了,今天他心情不错,和尚颜两个人一起出门转转,没想到就遇到华清易了。

华昭犹豫了一下冲着尚颜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尚颜点了点头推着华昭到了华清易的面前,直到华昭到了眼前华清易才突然反应过来华昭坐在轮椅上又怎么可能帮自己呢!

就算他有那个心也没那个力啊!华清易知道尚颜是公众人物,是不可能会帮自己打架的,不然的话恐怕他们华家又要被传出绯闻了。

华清易顿时心里一阵的郁闷,明明有华家的兄弟就在眼前,可是这位兄弟却坐在轮椅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人欺负却什么忙都帮不上。

华昭看了廖赢一眼声音平静道:“廖小姐,请问这是怎么回事?"

廖赢脸一红,这让她怎么回答?尚颜轻笑一声冲着扭打在一起的两个人道:“好了,你们两个别打了,都这么大的人了不嫌丢人现眼啊!"

然而尚颜说完之后就并没有制止住两个人,尚颜眉头一皱高声道:“你们两个要是再打的话我可就喊人了,让所有人都看看美休斯未来的接班人和天赐集团公司的董事是怎么把人脑袋打成猪脑袋的!"

听尚颜这么说两个人同时住了手,可是谁都没服气,互相瞪视着对方。

只见乔治.森一身笔挺的西装被华清易用手给扯坏了,就连里面的衬衫扣子都被崩断了好几颗,眼睛一个大一个小,嘴角一大块乌青,整个肿了起来。

华清易形象也不太好,头发被乔治.森给扯的变了型,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嘴角还流着血,乔治.森看了华轻易一眼又看了看华昭。

眼看着形势对自己似乎是不太好冲着华清易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了,乔治.森心里懊恼极了,本来廖赢心里就没有他,现在看到他和华清易打了起来恐怕自己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华清易看乔治.森走了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笑到一半的时候华清易伸手捂住自己的嘴疼的直抽气,“这王八蛋力气还真不小,把我大槽牙都要打掉了!"

华昭紧锁双眉沉声道:“你不在公司里怎么到这里来了?"

华清易专回身道:“四哥,要不我就说你这个人太无趣了,你怎么就不懂得什么叫浪漫呢?你恐怕是我们整个华家的奇葩了,我现在也老大不小的了,也到了娶媳妇的时候了吧?你们都不帮我张罗,我只好自己去追了,没想到乔治.森这个王八蛋居然趁我不在的时候来翘我的墙角,我能不生气嘛!"

华昭没想到华清易和廖赢居然是这种关系,怪不得刚才自己问廖赢的时候廖赢没好意思和自己说话呢,原来是这么回事。

华清易捂住腮帮子哼哼道:“唉!我本来还想着让哥哥你帮我一块儿大乔治.森呢!"

尚颜一阵的无语,就连华昭都差点儿笑出来,这个华清易,华昭从来都没有和别人红过脸更不要说打架了,至少尚颜就从来都没看到过华昭打人的样子。

华昭感觉现在的华清易一定还有话要和廖赢说,冲着尚颜摆了摆手道:“我们先走吧!"

尚颜答应一声推着华昭离开了,华清易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冲着廖赢道:“小赢啊!你看我为了你让人打成这个德行了,你要对我负责任啊!"

廖赢眼角跳了跳,看了看华清易的模样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冲着华清易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走,华清易哪是那么好糊弄的人,一把拉住了廖赢的手继续装可怜道:“小赢啊!你可不能这样啊!我可都是为了你啊!"

廖赢很想甩开华清易的手直接离开,然而华清易接下来说的话却让她停住了步伐。

“你走吧!你今天要是弃我而去我就跑到人群当中说你抛夫弃子,你不管我了!"

“你!"

廖赢被气的伸手指着华清易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廖赢还从来都没有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人,整个脸都红得快滴出血来了。

她知道华清易脸皮厚,万一他真的不管不顾的大喊大叫自己还真就拿他没办法,侥幸心理一阵的郁闷,只好拉着华清易离开的。

华清易心里一阵的高兴,乔治.森准备了那么久又有什么用,到最后还不是给自己做了嫁衣裳!

想到这里华清易心里一阵的高兴,就连身上的伤都觉得不那么痛了,廖赢直接开车把华清易带到了自己的公寓楼。

一进门华清易就左右看了看,里面布置的非常的干净整洁,华清易大咧咧的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伸手捂住嘴角哼哼道:“哎呦疼死我了,你快给我上药啊!"

廖赢无奈的找出了小药箱给华清易上药,上完药之后廖赢原本以为华清易会主动离开,没想到华清易直接赖到自己家了。

“小赢啊!我今天被打了可全都是因为你啊,你不能不管我,你要是不管我出了什么问题怎么办?再说了,我这个人又不会照顾自己,万一伤口感染了多不好!"

“华清易,你也太无耻了吧?"

廖赢感到一阵的头疼,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啊!再说了,自己要是把华清易留下来不就是变相的承认了两个人正在交往的事实了嘛!

廖赢也不管华清易身上到底有没有伤了,直接走过去拉起华清易的胳膊就把人往外撵,“你出去!"

华清易死活不愿意走,嘴里还不断的叨念着,“小赢,你怎么能够恩将仇报呢!我这一身伤可全都是因为你啊!再说了,我要是走了乔治.森那个讨厌鬼又来纠缠你怎么办?让我留下来吧!"

一直到廖赢把人给关在门外这才感觉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不少。

华昭自从遇到华清易和乔治.森之后整个人都变得有些怪怪的,至少脸色就不太好,一会儿的功夫就变幻了不下十几次。

尚颜知道华昭这是心里有事,蹲下来轻声道:“怎么了?"

华昭苦笑一声,“看来我有什么事情都瞒不住你!"

尚颜一笑道:“那当然了,你所有的表情所代表的是什么意思我都记在了心里。"

华昭心里一阵的感动,伸手拉住尚颜的手,就是那么美好的气氛却被华昭一句话给破坏了。

“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像清易说的那样啊?"

“啊?"

尚颜并没有反应过来华昭说的是什么意思,怎么说的好好的就扯到了华清易身上去了,好半天尚颜才想起来出门的时候遇到了华清易,当时的华清易正在和乔治.森打架,似乎是说过华昭不懂浪漫的。

尚颜顿时感到一阵的好笑,敢情华昭是因为华清易的一句话才这个样子啊!不过尚颜却觉得这样的华昭更加的可爱。

虽然可爱这个词汇用在这个大男人身上有些不太好,但是尚颜实在是找不出更加贴切的词汇了,想到这里尚颜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华昭无奈的宠溺一笑道:“看我出丑,你就这么高兴吗?"

说完之后伸手摸了摸尚颜的头发,尚颜止住了笑声道:“也没有啦!其实你这个样子我挺喜欢的。"

华家的每一个人过的都很舒心,唯独华文每天都愁眉不展,就像疯了一样寻找着乔治.森的丑闻,功夫不负有心人,华文调查到乔治.森曾经和一个女人纠缠不清。

看到这里华文冷哼一声,对于乔治.森恨得牙痒痒,自己都是个臭底子还好意思拿这种事情来攻击别人,这次华文绝对要好好的把握住机会,他倒要看看乔治.森是怎么摆脱这种事情的。

中国方面,华然整天忙的不见人影,钱飞飞已经好几天没见过华然了,她知道华然这是有意的躲避着自己。

想了想钱飞飞直接去找凌近南让凌近南把华然交出来,凌近南满头雾水道:“这位小姐您该不会是搞错了吧?华然他是个大活人,我又没绑架他,你让我怎么把他交出来?"

钱飞飞一笑道:“凌总,谁不知道您和华然的关系是最好的,如果您说让他出来他肯定会出现的。"

凌近南眉头一皱,心里多少有些不太痛快,钱飞飞说的也不算过分,如果凌近南有事找华然的话华然肯定会出现的,可是钱飞飞这不是让自己把华然给骗出来嘛!

想到这里凌近南脸色难看道:“不好意思,这个忙我不会帮你的。"

钱飞飞早就已经料到了凌近南不会这么轻易的帮自己的,就在这个时候赵心雅一拉凌近南的胳膊小声道:“近南,华然这件事情已经脱了很久了人家一个大姑娘不远万里漂洋过海的来中国寻找华然这本身就需要很大的勇气,你要是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吧!"

凌近南叹了口气道:“我也知道华然这件事情做得有些不太好,但是这毕竟是人家的私事,我们关系就是再好我也不好插手这种事情啊!"

赵心雅一听这话低垂着眼睫不再多说什么,既然自己把话已经说出口了凌近南也表示很为难,自己又何必找堵心呢!

不过凌近南也看出来了自己要是不帮忙的话这个钱飞飞恐怕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的,从这些日子以来的观察来看这个钱飞飞为了华然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凌近南经过考虑之后只好答应道:“我可以帮忙把华然给约出来,不过你们之间的事情还是要你们两个解决,不管怎么说我和华然之间的关系不错,我总不能因为这件事情得罪他吧!"

凌近南这几句话说得半真半假,钱飞飞也知道对于凌近南来说能够做到这一点就已经很好了,她但凡有一点儿办法也不至于求人啊!

钱飞飞点头道:“凌总放心好了,就算事情败露了我绝对不会连累你,我就说我和凌太太的关系非常要好,是过来看望老朋友的。"

凌近南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好吧!我约个时间之后会给你打电话的,你回去等我的消息好了。"

对于钱飞飞的聪明凌近南很是欣赏,看来自己还真得卖卖力把华然和钱飞飞的事情给撮合成了,华然这个家伙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钱飞飞这个人虽然是有些骄横跋扈了一些,但是对于华然却是真心的好。

赵心雅看凌近南有些心不在焉,问道:“近南,怎么了?是不是刚才你不好说不帮忙,现在有些后悔了?如果你真的不方便的话那我去和钱飞飞说。"

赵心雅说完之后转身就想离开,却被凌近南拉住了手。

“心雅,我不是不想帮忙,而是在想怎么撮合华然和钱飞飞!"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15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