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高冷校花陈若雪全文阅读 被几个黑人轮流抽插舔

招帝听仙娥们说,邝露仙子毅然决然向陛下请辞,陛下已经允了。招帝听说自是心中欢喜,转念一想甚是过意不去,天帝心里亦是不甚开心,总是有几千年的情谊在里面。

招帝也不愿邝露孤孤单单一个人,便要学月老,为邝露觅一门好亲事,她把那天界众仙众将底细摸了个遍。只招帝按自己的喜好、眼光衡量,以天帝为模板为邝露筛选夫君,这个嫌不够温柔,那个嫌不够体贴,这个不够耐心,那个略为粗犷,这个不够深情,那个不够美貌……,找遍天界也找不到与天帝一样的才俊,总不能把哪个仙家变脸成天帝吧!天帝的亲弟弟旭凤倒极好,可偏已成婚,招帝便把眼光盯上了彦佑和鲤儿,好歹是天帝的义弟,又想彦佑虽极俊美,但性子却差,吊二郎当,不可靠,唯鲤儿甚好,简直就是陛下的翻版,温柔细致、极其俊逸,白衣飘飘,深情款款,“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简直就是大殿夜神重新出世,虽邝露大他几千岁,可对神仙来说,大几万岁也不算什么。

月老找上门来,说:“听说招帝姑娘在为邝露仙子牵红绳,可是想越俎代庖?这等好事,怎不找我月老帮忙?”招帝说:“月老掌管凡人姻缘,怎也掺和仙人情缘?此事不劳你费心,我已为邝露觅得上佳人选。”月老说:“果真,是何人?”招帝说:“天帝的义弟,太湖的少主,鲤儿。”月老说:“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是彦佑。若是那位鲤儿少主便甚好,甚妙,这事我来为他们安排,可好?”招帝正自发愁如何安排他们相识,听月老如此说便欣然同意。

不久,月老便向天帝提议:自从陛下即位天帝,“夜神”此仙位便一直空缺,可让鲤儿仙君暂代,也好历练历练,鲤儿仙君在陛下身边任职千年,行事一向稳妥,当是任夜神的不二之选。天帝准了,鲤儿便与邝露仙子常因公事见面。

招帝心想:邝露若能和鲤儿成婚甚好,诚是肥水不留外人田。便心里拜托了鲤儿七八百遍:鲤儿你争点气吧,拜托了,发挥你的特长,多对着邝露笑几次便成。

话说招帝从魔界回来,常常夜里做恶梦被吓醒,常听到一个极恐怖的声音说:“先知,先知,我要你的血,我要你的先天之灵。”吓醒以后便不敢再睡了,看着空荡荡的璇玑宫越发感觉孤独、可怕,以前并不会害怕,自从梦里听见这个声音,便老幻想有妖魔会从某个角落跳出来,便想去找天帝,可是现在太晚了,天帝会不会认为自己轻浮?天帝会不会正在忙着处理事物?天帝会不会已经歇息?天帝会不会还在恼自己?魇兽不在身边,要去那最近的云阙宫也要走极远的路程,这天宫实在太大了。便常常钻在被窝里,抖抖索索到天明。

魇兽却吃了她的梦吐给天帝看,只见是在魔界,招帝被妖魔逼着进那个地方,招帝拒不进入,天帝生疑:为何那妖魔要逼着招帝进那个地方,那里到底有什么?又看到妖魔对她说的下流话,恨不得立马灭了魔界,一把火烧个干净。便派天将去查,天将回报:那地是魔界禁地,十分凶险,连妖魔都不敢入,无意中进入的皆有来无回,我等也不敢擅入,只先回陛下定夺。天帝恐与万魔之魔有关,说:“不知虚实,不可擅入,恐有损伤,告知阴司盯好此地,若有异动,及时来报。”天将说:“是。”便退下了。

有仙娥报天帝,说最近招帝姑娘似睡不安稳,常常梦中惊醒。天帝便来看望,说:“招帝可是夜里做恶梦了?”招帝说:“自从魔界回来,便常常做恶梦,常常被吓醒,醒来以后便更觉害怕,怕那妖魔从哪里窜出来。”天帝说:“招帝无需害怕,这里是天庭,守备森严,处处有天兵天将把守,妖魔是不敢来的。”招帝行礼,说:“是,多谢陛下宽慰,陛下无需担忧,我自会照顾好自己。”天帝抱住她柔声安慰,说:“招帝,在我面前,不用这么小心翼翼,你还像以前一样说话便好。”招帝说:“我任性妄为,犯下大错,陛下未罚我,我已心难安,日后必当谨言慎行,断不敢再如此。”天帝叹息道:“你能以往鉴来、引以为戒这是好事,我已不再生气,莫要以为我会罚你,亦无需这般防备。”招帝被她戳中心事,又听他说不生气了,心才放下。

招帝又说:“陛下,为何答应彦佑一个条件,却不提前问清,若他日后向你提个十分难办的请求,可如何是好?”天帝说:“当日你陷入魔界,恐有危难,却不容我多想,再者,彦佑是我义弟,再怎么提条件也不会害我,最多被他捉弄一番罢了,我自有分寸。”招帝想着天帝说的对,彦佑又能对自己提什么不利的条件,最多被他捉弄罢了,便放下心。

天帝便去璇玑宫陪她,命仙官把每日需要处理的,所有六界奏章都搬到璇玑宫,招帝在房里睡着后,他便在厅外批奏章,天帝把人鱼之泪还她了,招帝有天帝陪伴,又有人鱼之泪,自是心安,便不怎么做恶梦了。

一次夜里,忽然醒来,便想去看看天帝在干什么,便光着脚去那前厅,只见天帝用手支头,睡着了,许是这几日甚是疲倦,招帝看他白玉雕刻般的容颜和极美的唇,是那么的俊美绝伦,如今他呼吸均匀,竟睡得这般迷人,招帝看得痴了,走上前去想吻他一下,却又不敢,天帝忽然睁开他的美目看着招帝,招帝便傻了,天帝柔声问道:“可是又做恶梦了?”招帝摇摇头。天帝说:“可是觉着害怕?”招帝又摇摇头。只见天帝站起身,轻轻吻了一下她的脸颊,说:我在这里,莫要害怕,去睡吧!”招帝便像接到命令一般,乖乖去睡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145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