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手指往里面推进樱桃 电梯里和快递小哥

既然是作为南北区的比试,那么放出的恶灵就绝对不可能对人类造成危害。所以此时的南安医院还人声鼎沸,排队的排队,挂号的挂号,井然有序。

北区四人走进去,如水滴进了大海,没引起半点响动。只有几个小女生因为林程和孟夫然转来了视线,眼里盛着爱慕。

林程看向他们,眼神带霜。

小女生以为他是在凶她们的视线,纷纷撇嘴转回头,殊不知他看的是她们身边的灵体。都是些低级灵,脚不沾地,形态各异,有全是一团血污的,有脸部各器官挪位的,还有故意将生前伤口大喇喇展示的,总之这些低级灵没一个好看的。

不好看就算了,它们竟然还攀附在那些排队挂号的普通人类身上,做着各种恶心的事情。有伸出舌头舔舐美女脖子的,有嘟起嘴巴亲吻帅哥唇瓣的,甚至还有伸手乱摸的,一片乱象。可惜这些普通人并未知道自己身上正发生着多么惊悚恶心的事情,他们还一本正经的排队,取号,缴费,看得孟夫然摇了摇头。

“老大,你说如果他们有天眼,看到自己身上攀附着什么的话,他们会不会吓得昏死过去?”孟夫然一边说,一边用眼神去赶走那些低等级灵。

林程闻言,自嘲的笑了笑:“昏死?这还算轻的。忘记你我第一天看到灵体的模样了吗?”

第一天看到灵体?

孟夫然在想,江余也在想。

那时候她还小,只知道自己经常会看到很多恐怖的面貌。她把自己的害怕和恐惧告诉父母,父母只当她闹脾气,要么不予理睬,要么教训教育,她从开朗的个性,硬生生被父母说教成自闭内向。

年纪稍微大了点,她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朋友,她很信任朋友,所以给她们说了自己能看到灵的事情,可是朋友非但没有安慰同情她,反而还把这件事大肆宣扬。恰好那时候村里的鸡鸭羊等牲畜经常失踪,找到时都被咬断血管,全身血被放空。加上孩子们恶意传播的流言,她就成了村里人人害怕的恶魔。

村里人打她骂她,说她是不详之人,她受委屈回到家想寻求父母的安慰,父母却和村里其他人一样把她当做怪物。从那以后,她再也没享受过温暖,连中午的阳光照在她身上都是冰冷的。她的心如同寒冰一样,被封在千万米的地底下。

将她拯救出来的人,是她的师父,是那个一脸祥和的男人,将她从村里处罚罪人的刑架上救下来。他告诉她,她没有罪,她是独一无二的,他从村里带走她,带她到了一片世外桃源。那里有花有树有鸟叫,给了她从小到大一直想要的安宁与平静。他教她灵界知识,教她狩灵,教她如何在世俗世界生存,教了她很多很多,就在她以为自己能一直这样幸福生活下去的时候,师父走了。

明确的说,是被抓走了。

所以她在世外桃源里再静修了几年,就出世狩灵,只为一步一步增强实力,慢慢收集他的消息,从而将他拯救出来,如他那天一般,天神一样的降临……

当她沉浸在回忆里时,身旁的孟夫然忽然碰了她的肩膀一下:“江小鱼,你干什么呢?”

“啊?”她瞬间回神,摆了摆手:“没什么,就是想到了一些事情而已。”

林程也关心的看着她,听到她说没事后,心里才稍稍安了些。

“好了,这些低等级灵不用管,我们还是先去……”话说到一半,突然被一道清脆的女声给打断。

“江余!”女声带着激动,使得北区四人齐齐看去。

说话的是一个穿着可爱的女生,粉红色的连衣裙,细细的羊角辫,在这充斥了人情冷暖的医院里独树一帜。

看到来人,江余也颇为惊讶:“慕……慕爱?”

女生兴奋点头:“对,就是我,慕爱啊。江余你怎么会在这里?”

慕爱是她大学同学兼宿舍室友,她们关系很好。虽然江余性子冷漠,但耐不住慕爱性格活泼啊,她还十分话痨,性子单纯,特别会撒娇,过去的三年里,江余不知道被她“欺负”了多少次。

之前一直没见面是因为慕爱请了病假,如今再见,自然欣喜。

“我在这里有些事要做,你呢,是来看病的吗?”她给林程示意了一下,走过去牵着慕爱的手到了一边。

“你也知道我有多不喜欢上课,那病假也是我找人做的假。结果不知道谁给我爸告密,现在他非要看病方,我没办法只有来医院找人帮忙了。”说完以后,她不停地看林程,眼里的爱慕和惊喜看得江余叹气。

“小爱,你先把眼睛收回来。”她这舍友什么都好,长得好气质好身材好,就是有一点不好,很喜欢帅哥,疯狂的那种喜欢!

比如现在,眼睛就像是长在林程身上似的,一刻都不肯挪开。

看到不远处的林程不自在的动了动,江余又叹气,硬是把慕爱的身子给扳了回来。“小爱,你要拿药方的话,就拿了赶紧走,别在医院里呆太久。”

虽然确定放出来的恶灵不会对人类造成伤害,江余还是担心那些低等级的灵作祟,所以还是给她说一句,让她早早躲开比较好。

慕爱知道她常年接触邪祟之物,因此很信任她的话。

“好,我拿了药方就走。不过说真的江余,那个男生是你的伙伴吗?”她们是宿舍中关系最好的两个,所以她多多少少知道一些江余的情况。

江余看了眼林程,好一会儿才应道:“嗯,是伙伴。”

这句话声音很低,只有她们俩听得到。

慕爱收敛好眼中的光芒,微微眯眼,笑道:“真好。”

“好什么?”是说林程好吗?还是说……

“当然是你啊,以前你都是一个人单打独干,没有人陪着你,你一个人好孤单的。现在你看,你不仅有伙伴了,还是三个帅气的男生伙伴!江余,我超羡慕你的,你要不收我做徒弟吧?我特能吃苦的,你让我往左我绝对不往右,你让我上山我绝对不下海!”她伸出右手发誓,看得江余无奈一笑。

究竟为何轻松,她也说不清楚。

“好啦,不和你胡说了,你拿了药方赶紧走吧,我要去忙了。乖啊。”伸出手抱了抱她,在她脸颊处落下一个亲亲,两人就挥手告别。

回到队伍,还没开口,就看到孟夫然看好戏的眼神。与此同时,林程沉沉的声音响起。

“江小鱼,那个女生是?”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143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