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哥哥请你温柔一点-姐姐帮我释放压力

一群人围坐在玄木的小木屋里,有的打牌,有的玩电脑游戏。山上没有网,只能玩些单机游戏。

“我受不了了,已经两天了,那个丑八怪一点消息也没有。天天坐着等死,太难受了。”七午不会打牌也不会玩游戏,整天在那发牢骚。

“那你说怎么办,我们又不知道狐妖躲在哪里。”玄木最近迷上植物人大战僵尸了,成天占着蔡胜的笔记本电脑玩。

“你每天用植物打僵尸,到底有没有想出对付古尸的办法?”

“没有。”玄木摇了摇头,“不过,这古尸被困在棺材里几千年竟然能被王琪复活。或许他生前就是魔鬼,我们应该去查查这棺材的来历,或许能查到点眉目。”

“那还等什么,现在就去啊。”七午拉起玄木,想关掉计算机,可又不知道按键,就直接将盖子盖了下来。

这时蔡胜来了,他兴奋地叫道:“师父,查到了。古墓里那具存放古尸的千年棺木如今就在博物馆里。”

“好,我们晚上就去把棺木偷出来。”

高钦煕笑道:“博物馆里的东西可不是那么容易偷的,里面全是高科技东西。况且那地方放的都是文物,一定有军事防备。”

林静道:“高钦煕说得对,棺木这么大,要偷出来肯定很危险的。”

渐迟道:“别忘了我们是有法力的,况且如果想不到对付古尸的方法,我们也许都会死。”

林静仔细想想,他们说得都对,但愿一切平安吧。

“珊妮说去请什么神父帮忙,不知道有没有危险。”说到底她也是林静的妹妹,她还是有些担心。

自从妈妈死后,马凯华就变得沉默寡言,经常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发呆。

渐迟道:“放心吧,王琪并不知道她跟我们的关系,不会对她怎样的。况且古尸要对付的是我们,不会找她的。”

林静对高钦煕道:“你也回学校吧,王琪应该不会对你怎样的。”

“谁说的,在我看来,她很恨我。我还是跟你们一起吧,这样比较安全。”

渐迟让七午留下来保护林静他们,自己则和玄木去闯博物馆。

他们选在天最黑的时候进去,虽然博物馆是铜墙铁壁,不过对于他们来说如入无人之境。

比起对付古尸,偷一副棺材简直易如反掌。

千年棺木神不知鬼不觉地被他们移走了,这起案件引起了政府和公安的高度关注,因为存放棺木的门丝毫未损,连锁都没被撬过。这已经成了一起奇案,当然这是后话。

“玄木老头,你已经盯着这副破棺材看了快两个小时了,看出点名堂来了吗?”七午又不耐烦起来了。

林静把他扯到一旁,瞪着眼道:“老头,我发现你太啰嗦了。等解决了古尸,你还是快点带悦悦回天庭吧……顺便还可以帮我带口信给妈妈。”林静倒是打起了如意算盘。

玄木终于站了起来,他说道:“一般棺材,就算是用上等的木材打造,就算不被外界的东西腐蚀,也会被棺材里尸体所散发出来的尸气腐蚀。而这具棺木竟然毫无损伤,显然它不怕尸气。”

“你的意思是它可以镇住古尸。”渐迟问道。

“如果单单是棺木恐怕还不行,你们看棺盖这头,这里有个凹下去的三角形。”

大家一听都凑了过去,果然见棺盖上有个三角形。

玄木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铁三角应该是个法器,只要将法器安在三角形上,说不定就可以镇住棺材,不让古尸出来。”

“可铁三角哪里去了?”七午问道。

“它最大的可能就是在狐妖手里,古尸若是被狐妖复活,她就一定拿了法器来克制古尸。”

“哎呀,玄木老头,说你笨还不笨,这都被你想到了。佩服佩服……”七午忍不住赞了玄木几句,却不多说,不然就显得自己太笨了。

林静喜道:“这么说,我们只要从王琪手里拿到法器,再想办法把古尸关进棺材里,就可以制服他了。”

“原则上是这样的。”

“可你们不是说查不到王琪的踪迹吗?”

“问题就在这里,现在知道狐妖下落的就只有她了。”玄木拿出关着兰兰的布袋说道。

“差点忘了还有她。”七午搓了搓手,“我来会会她。”

“小狐狸精,快点说出大狐狸精的下落,免得受苦。”七午冲着布袋说道,哪知道兰兰一点反应也没有。

玄木道:“她这几天没吃过东西,又被我的法力制住,恐怕已经晕过去了。”

“那还不快把她放出来,要是她死了,狐妖就找不到了。”七午说完开始解布袋上的绳子。

高钦煕急道:“老头,你把她放出来,她要是跑了怎么办?”

“她只是个小狐狸精,怎么逃得过我们几个的手掌心。”

七午已解开布袋,兰兰便出现在地上了,她神情憔悴,真的晕过去了。七午给她吐了口仙气,她才悠悠醒来。

“你们想干什么?”兰兰被他们围住,心下胆怯,便往角落缩去。

七午见她害怕,乘胜追击,得意道:“那个丑八怪古尸已经被我们制服了,现在轮到你了。我在想是把你打入十八层地狱,受尽折磨。还是收了你的法力,让你尝尽人间痛苦。”

林静暗叹,这七午说谎的本事还真不小。

兰兰大惊,叫道:“不可能,姐姐说过,千年古尸法力高强,你们都不是他的对手。除非姐姐出马,否则你们不可能打败他的。”

“你别忘了,狐妖早就被我们打败了,她这条命是渐迟给的。她不但不感激,还弄个什么古尸来对付我们。可惜她说的古尸可没那么厉害,反正你也快活不长了,我也不跟你说那么多了。快说吧,想怎么死?”七午看出兰兰已经在害怕了,于是搬出了摄魂珠,在手里把玩着。

兰兰知道摄魂珠可以吸收法力,她彻底怕了,开始磕头求饶。

七午大喜,不过表面上还是冷冷说道:“给我磕头也没用,你今天是死定了。”

“别,我求你了,别杀我。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千万别杀我。”

玄木在一旁配合道:“狐妖身负重伤,可惜没能斩草除根,如果她能告诉我们狐妖的藏身地,放她一条生路也未尝不可。”

渐迟继续道:“她早就说过不会说出王琪下落的,我看还是把她杀了吧,省得麻烦。”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说个不停,兰兰已经吓得浑身发抖,就怕一不留神,身上法力就会被摄魂珠吸个精干。

她拉着七午的衣襟哭着求道:“别用摄魂珠对付我,你们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们。我知道很多我姐姐的秘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136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