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爸爸千万不要谢内面 国产喷潮喷白浆

半小时后,林珅完整无缺的坐在座位上,

“如栀”  

纸条上的二字他已盯了大半节课,天刚放晴,金色的光芒便洋洋洒洒的落在桌上,纪栀清秀规整的字迹令人心旷神怡。

“像栀子花一样......”

林珅不解,抬头看向纪栀的背影,此时的她正在座位上缩成一团认真的听讲,毕竟身为班长一个耀眼的成绩甚是重要。也正是应为这一点,本已“难逃一死”的林珅被突然响起的上课铃救了下来。

“到底是什么意思,花语?还是暗号?”

他看了看时不时低头记笔记的纪栀,又看了看桌上的纸条,

“啊......猜不出来啊,干脆下课问她算了,反正都这样了。”

自知没有办法的他将纸条叠好夹在了日记中。

春天已悄然离去,初夏特有的明媚与四溢的活力裹挟着桐花的芳香,浮游于校园之上。粉笔在黑板上清脆的敲击声,老师磁性的嗓音,与书页间轻微的摩擦是这段岁月不变的旋律。但此时的林珅却丝毫不加在意,清晨课前发生的一幕幕仍挥之不去,憧憬、不解,与一些朦胧的情愫令他的思绪逐渐的从课堂中游离了出来,

“她的表情......”

他回想起纪栀拍桌而起,通红而兴奋的面庞,

“应该对我......是有些喜欢吧......”

看着纪栀的秀发,和偶尔转头时露出的白皙美丽的侧颜,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一样笑了出来,

“假如当时木柘没出现,她打算说什呢?”

那笑容更灿烂了,

“好像,也蛮好的嘛。”

可这幸福的表情却被讲台上正在讲课的人注意到了。

秦志坚是一位二十多岁的青年教师,从他的视角望去,整个教室的景象尽收眼底,哪怕一点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敏锐的观察力,而对于这位大龄单身青年,今天坐在第二排的林珅格外的惹人注意。  

“这孩子怎么回事?从刚才开始就一脸傻样儿?”

秦志坚一边在黑板上写着板书,一边想着,

“欸——而且为什么他老是盯着前排女生的后背?还动不动笑一笑,咦,是真的变态吧。” 

他拿起了讲义,在这个被父母催婚还要时不时给大学同学随份子钱的年龄,他对某些问题出奇的敏感,

“难不成......”

林珅还在沉浸在不切实际的幻象中,丝毫没觉察到头顶那双锐利中带着一丝嫉妒的目光。秦志坚转身,在黑板上飞快的写下了一堆方程与不等式,然后他回过头来对着浑然不觉的林珅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

“来,找一个同学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

“嗯……就你吧,林珅。”

林珅突然僵住,那美好的梦境瞬间支离破碎,

“我靠——”

他在心中呐喊,可是屁用没有,

“啥玩儿意啊,完全没听啊————”

他硬着头皮站了起来,拿起课本遮在脸前,妄图从书中找到什么线索,

“完蛋完蛋完蛋,是什么题啊?在哪?要不随便说说?不行肯定会被骂的!”

绝望中林珅一咬牙,扭头看向了右侧坐的端端正正的尹木柘,可是她竟然也没在听课!

“怎么可能!你可是尹木柘啊!”

他大为震惊。而尹木柘则正捏着一把精巧的木梳,暗金色的纹路在不到半只手掌大小的梳柄上游走,她全神贯注的盯着一根根梳齿,杏口微张,像是陷入了某些遥远的回忆里。

“完了,要是尹木柘不行的话,只有.....放下尊严了”

林珅再一咬牙,看向了那个他永远不会去请教问题的人——琦琳!

“拜托!说一下哪一题就行啊!”

琦琳睡的正香。

“凭什么不叫她啊!没救了吗!等等!”

林珅把书拍在桌上,惊愕无比,

“纪栀......你......”

他感觉自己脑海中的声音在颤动着,感动的泪水就要留下来了,因为纪栀的手不动声色的摆在他刚好看得见的地方,伸出一只指头,斜斜的指着右方黑板上秦志坚写的题目。

“还是你可靠啊——”

林珅如释重负,

然后拿起了教材全解,

“啊,原来是在这本书上啊。

他开心的笑颜竟然像个没有脑子的白痴一样。 

“没救了这人!”

纪栀在心里暗骂一声。

因为林珅现在是俯视着纪栀,所以完全没察觉到她微微抬起的手指指向的是黑板,而是错误的以为那是摆放在桌角的书。

“好!纪栀!现在指一下是哪一页吧!”

他信心满满,可惜却看见纪栀缩回了手,开始看起了窗外的风景。

“我!?!”

这可真是不开心呢。

但此时全教室里最难受的人不是林珅,而是秦志坚,因为他的笑点异常的低,是那种一个冷笑话都能笑半天,反而令讲笑话的人心里发怵的类型,此时,他已经是拼尽全力的在憋笑了,而教室后方传来的几声嬉笑更是在挑动着他的神经!他已经尽力了!表情都扭曲了!

“坐下!”

秦志坚低声吼道,掩饰着气息不稳的声音。

林珅乖乖地坐了下来,低着头一言不发。

“呼——林珅同学,要认真听讲啊,这部分还是挺重要的——”

秦老师长舒了一口气,从此打消了以后在这种时候叫林珅起来的念头。

十分钟后,数学课结束了。

林珅爬在桌上,耳尖还隐约留存着些红色,

“啊————————”

他一边用头在桌上滚来滚去,一边试图忘记刚刚发生的一切,可不到半分钟,伴随着海量的羞涩这段记忆就这么长进了脑子里。

“怎么会这样——”

就在他用头砸着无辜的书本时,有只手伸了过来。

那只手很冰,纤细的五指斜斜插在了发间,一点凉意从接触处传来。林珅本已经渐渐平息的内心,此时如同烧开的水一样,缓慢的,却不可逆转的沸腾了起来,

“是,是谁?我前面?是女生的手?怎、怎么回事?!”

他压抑着呼吸,不动声色的移动着收缩的瞳孔向上望去,透过交错的发梢,他只能看到这只手,是从前桌伸过来的————纪栀的座位!

“呼—吸—呼—吸—”

好像空气烫人一样,林珅大口的攫取着稀缺的氧气。

“啊啊啊!这傻子!刚写完那个!这又是干什么!果然是对我有意思吗?!”

他此时非常想抬起头,直起身来,和她四目相对!压抑的冲动在心房间肆虐!肩膀抑制不住的颤抖,紧绷的肌肉令他脖颈酸痛!就在这股气息即将冲至顶点之时!他的头刚刚从桌上抬起之时!

那只手,轻轻的压了下去。

“好冷。”

这是林珅此刻唯一的感觉,横冲直撞的气焰瞬间消退了,如炉前的雪花猝然渺无踪迹。

他把头紧紧贴在桌上,大脑在颤抖。有什么东西,从那只手中闯了进来,这感觉是那么突兀,却那么熟悉。

记忆的深处,有片段幻象般闪过。

阴沉的雨天,一条破败的巷道,斑驳的墙壁上涂鸦着晦涩的图案。少年靠在墙下,抱着腿,脸深深地埋在阴影里,像墙角的杂草一样任凭冰冷的雨水落在脸上,灯影闪烁,灰蛾环绕着灼热的光明交替翻飞。车灯如川流不息的琉璃,人群如熙熙攘攘的荒原,可是人流、车流,都是一片死寂,天地间充斥的仅有少年撕心裂肺的哭声。

那是林珅,曾经的林珅。

刹那,有人停下了脚步,可是身形均没于黑雾中,像是虚幻的剪影一般。墙下的少年抬起了头,脸上满是错综复杂的泪痕。人影凝望着悲切的少年,无数的感情突然出现在内心深处,是痛苦、悲伤、挣扎,拉扯着蝉翼般单薄的意志,但在这其外还多了一丝安慰。

半响后,人影蹲了下来,伸出了一只手,轻轻放在了少年的头上,如此冰凉。

她开口了,声音如同淋漓的大雨,

“没事的。”

人流与车流突然都停了下来,雨滴钉在了半空,折射着流转的光影,灯下飞蛾停下了舞动的翅膀,弯曲的触须布上了一层银光,哭声消失了,回忆中的世界也静止了。

唯一残存的是温度,雨天、路人、那只手上,冰冷的温度。

不知多久后,课间同学们的嘻闹声、脚步声、桌椅挪动的声音,慢慢的渗了进来,愈来愈大,愈来愈真实,如繁星影于朝阳,那回忆须臾间已成泡影。  

林珅醒来了,从那片恍惚的梦境里,醒来了。

脸上传来奇妙的感觉,林珅抬手模去指尖却被沾湿了,那是眼泪,告诉他刚才看到的一切,那些情感都是真实的,尽管现在只有头顶微弱的触感,和两道浅浅的痕迹。

林珅猛的抬起头,像是抓住了什么线索,可是眼前的座位却是空的,整洁的桌上,只有桐树残缺的影子,唤醒这一切的人不见了。他一把抓住了路过的学生,眼睛里露着难解的悲伤和冲动。

“纪栀呢!”

那人被林珅的样子吓坏了,教室里霎时安静了下来。

“她......她去办公室了。”

那人支支吾吾的答到。

林珅甩开她窜到了门外,桌上的书也被推倒散落了一地。

“他疯了吗?”

有人发问,就有人附和的答着,教室就恢复了以往的欢笑与快乐。夏日的躁动与桐花甜腻的香气交错在煞白的阳光下,根本没人注意到在这万般绝妙氛围的角落里,

有人小声的哭着。

风起,却再也撩不动凝固的尘埃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120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