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激情四射作爱故事_教官别吸我的奶水

“宫中之人若非到了探亲的日子或有其他事情,否则一律不许出宫。你又是如何知晓家中事故的?”淑妃轻柔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怜悯。

红蕊有些想笑,可是这笑到了嘴边,却不过只剩下一抹哀凉而已。

“原本奴婢确实是不知晓的,但是近日宫中新进了一批宫女,其中正巧有一个是从小熟识的,本是叙旧,却不想竟是噩耗。”

“那你说方得是罪魁祸首,可有证据?”

“奴婢寝室中尚余着迷香,其他的奴婢再无实证。”

“就那一点迷香,谁知晓是不是你故意嫁祸。”方宝宝在红蕊的话中找到了一丝生机。

“皇上,不如将方得提上来,与这宫女当面对质。”

墨晨枫闻言摆了摆手,邱平领命将方得带了进来。

“奴才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红蕊看到方得的时候,眼中的杀意迸出,短短几个时辰,红蕊态度的转变让人唏嘘不已。

“方得,你可有话说?”墨晨枫把玩着手上的玉扳指,哪怕是漫不经心的语气,也带着旁人无法抗拒的上位者的威压。

“奴才是冤枉的。奴才与宁才人的自戕并无任何关系,皇上明察。”方得仍是死咬着所谓的“冤枉”。

“撕拉”一声,衣物的破碎声响起,红蕊竟当着所有人的面将衣物直接撕了开来,露出半个肩头。白皙的皮肤上还残留着点点暧昧的痕迹,明显已经有些消散了。

“这些可都是您方大侍卫的杰作,你不会忘了吧?”红蕊指着自己裸露的香肩,语气中尽是鄙夷。

“果然是有什么主子,就有什么奴才!一个小小的宫女竟敢当着众人的面宽衣解带,当真是不知羞耻!来人,还不将这贱婢拉下去,留在这平白污了皇上的眼睛。”方宝宝不曾想到红蕊竟能做出如此的举动,回神之后便叫嚷着要将红蕊拉出去杖毙。

墨钰见红蕊的举动微低了头,并不去看,听到方宝宝的话叹息了一声,便从身上解下了狐裘披风,径自披到了红蕊的肩上,“披着吧。身为女子要懂得爱惜自己,再大的苦楚也不能作践了自己。”

“你倒惯是会怜香惜玉。”晟睿不置可否。

“王叔说笑了,只是终究见不得一个柔弱姑娘家受这种苦罢了。”墨钰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有一丝辨不明的意味,仿佛是在遗憾着什么,“皇上,儿臣认为此事此时已经水落石出,还请皇上为这件事受到无辜牵连的人主持公道。”

“不过是一个不清白的贱婢,一个不知来历的乡野村妇,还有一个和宫妃不清不楚的侍卫,谁能知道他们不是串通起来故意陷害?”方宝宝扫视了大殿一圈,最后将视线定格在墨钰身上,从一开始就是墨钰百般阻挠,这些所谓的证人也是经墨钰之手一个一个或诉冤,或反水,方宝宝就是脑子再不清楚也明白整件事情背后必定有墨钰的一只手,所以方宝宝直接调转了枪头,“太子殿下,您说呢?”

“褒妃娘娘所言甚是。本宫也觉得此事过于巧合,怎么偏偏在皇上即将宠幸只是宁才人选择了自戕,并且恰巧在本宫外出赈灾之时牵扯到了喜笑,这一桩桩一件件却是透着一股不同寻常。”墨钰嘴角抿起,神色肃穆,“所以本宫在回宫之后并未直接去慎刑司,而是去了所谓众人目睹喜笑伤人的那条小巷,倒还真是有些发现。”

墨钰说着话从袖中掏出了一块木牌,对着方宝宝问道:“褒妃娘娘,您看着可熟悉?”

不等方宝宝接过,晟睿便从旁将这木牌多了去,反复瞧了瞧,扔到了邱平手里,撇了撇嘴:“啧啧…本王还当是个什么珍稀了不得的东西,不过就是个普通的腰牌,也值得你堂堂太子揣在身上。”

“回王爷,这可不是普通的腰牌,这是方府暗卫的腰牌。”邱平看过之后又将木牌双手捧到了墨晨枫的跟前,奉了上去。

墨晨枫看了看腰牌,又皱着眉看了看墨钰、晟睿还有邱平,直接将那木牌远远地扔了出去,转头看向明显燥乱了的方宝宝。

“哐当”一声,那令牌仿佛砸到了方宝宝的身上,身形晃了一下,却又强自镇定的开口,只是若仔细听还是能发现她声音中不易察觉的颤抖:“仅凭一个方家的腰牌又能说明什么?再说谁又知道太子殿下是从哪得到的这枚令牌。”

“褒妃娘娘果真是好胆识,平日里小鸟依人倒着实看不出娘娘还有这般坚韧的心智,罢了,既然褒妃娘娘一定要瞧个明白,那本宫自然要如娘娘所愿。”墨钰的脸上是看破世事的清明,“来人,将人带上来。”

“娘娘…娘娘救我…娘娘…”随着来人的靠近,一股血腥之气弥漫开来。

方宝宝皱着眉头,掩着口鼻,嫌恶地看向口口声声向她求救的人,开口道:“你是谁?”

来人愣了一瞬,似是没想到方宝宝会直接说不认识他,瞬间变有些崩溃,“娘娘,我是来德啊!是您说只要我杀了那个暖荷再嫁祸给阳景宫的喜笑,便会送我出宫,是您说的啊!您救救我…救救我…”

“闭嘴!本宫是什么人,为何会去指使你去杀暖荷,至于让你去嫁祸喜笑,更是荒谬!本宫与景阳宫素来相安无事,为何会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你这奴才,我不过就是前些日子训斥了你两句,没想到你竟怀恨在心,往我身上泼这等脏水,真真是刁奴害主!皇上,您要为臣妾做主啊!”方宝宝几句话间便颠倒了黑白,将自己塑造成了一朵受尽迫害,娇滴滴的小百花。

“褒妃娘娘,别急,本宫还有一样东西要送给你。”墨钰拍了拍手,庆平拿着两双鞋垫走了进来。

“听闻褒妃娘娘说与宁才人不熟?”墨钰用的是疑问的语气,却并不等着方宝宝回话,自顾自说着,“这鞋垫是分别从蔷苑轩和漪澜宫里找到的,这副尚未绣完的便是宁才人的,而另一副用过的便是从褒妃娘娘的寝宫找到的,针脚图案一模一样。本宫倒是想要问问褒妃娘娘,若不熟识,宁才人为何会为你绣这鞋垫?怕是私交甚笃吧。”

晟睿不待方宝宝开口,便忖度着将话头接了过去:“如此说来,一切便说得通了。褒妃娘娘与宁才人私交甚笃,继而方得见识了宁才人,窈窕淑女谁人不爱,便使法子霸占了宁才人,却不想皇兄突然宠幸,一切即将暴露,宁才人留书自戕。方得狗急跳墙,褒妃娘娘怕受牵连,也为了保下方得,便动了杀念,命方府暗卫杀了暖荷,又收买了红蕊,却不想牵连进了喜笑这一变故,便顺水推舟,将暖荷的死推到了喜笑的身上,有打算借着审问将喜笑处死。褒妃娘娘,果真是好算计啊!若今晚本王晚到了一步,怕如今太子见到的便是喜笑的尸首了吧。”晟睿用扇子敲了敲手心,“啧啧,果真是最毒妇人心啊!”

“仅凭这几个不知所谓的人说的话,昭阳王便编出了这样一个匪夷所思的故事,倒是让本宫开了眼界。”方宝宝仍是死撑着不肯认。

墨钰看着方宝宝死鸭子嘴硬的样子,并不着急,又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塌薄薄的纸。

晟睿看着墨钰的动作,“噗哧”笑出了声,“我说大侄子,你这袖子里都是些什么呀,怎么还一件一件掏不干净了呢?”

墨钰不理他,将那一沓薄薄的纸一张一张的展开伸平,“前几张是补身体的药方,后几张是治疗各种疾病的古方”,墨钰将中间的几张纸抽出来,送到墨晨枫的桌前,“这几张是宁才人临故前写给儿臣的陈情书。”

“倒不知宁才人与太子也是私交甚笃。”方宝宝现在的状态就像被逼到悬崖边上的人,浑身散发着一股狰狞。

墨钰看着方宝宝不说话,那神情就像看着一个将死之人,对于她的中伤讽刺面上没有一丝情绪波动。

墨晨枫看完了信,身上的气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如果说一开始墨晨枫只是当这件事是一个浪荡风流的腌臜事的话,漫不经心的话,如今他便将这件事当做的旁人对自己威严的冒犯,雷霆震怒。

而这个变化,墨钰、晟睿、季映雪甚至是邱平都乐见其成。当然,方宝宝一行人刚好相反。

“褒妃,给朕一个合理的解释。”墨晨枫将那几张纸砸到了方宝宝的头上,虽说几张薄薄的纸砸到头上并不疼,可方宝宝却仿佛感受到了千钧之力,眼泪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流了下来。

梨花一枝春带雨,可惜开错了时节。

方宝宝俯身捡起了那几张纸,脸色随着目光的移动逐渐苍白,最后,瘫坐在地上,再说不出一句话。

娇艳的梨花,本就不适合寒冬,倒是红梅映雪,越开越盛,才有谈趣。

“求皇上开恩。”方宝宝的声音中是被恐惧掩盖了的不甘,就差一步,却没想到本本分分的宁才人竟留了这么一张底牌。

“方得目无宫规,枉顾律法,杀人害命,杖责八十后押入大牢,褒妃褫夺封号,降为才人,禁于漪澜宫自省。红蕊,欺君在前,念其痛改前非,家遭变故,饶其性命,逐出宫去。钦此~”

墨晨枫看了眼窗外浓墨似的天,伸手捏了捏眉心,“你们也都下去吧,朕乏了。”

“多谢王叔出手相助,改日定当带着喜笑登门道谢。”墨钰站在长廊的宫灯下,微黄的光为他的面容镀上了一层暖意,在这数九寒天里格外难得,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晟睿压了压心头的不适,面容上又换成了放荡不羁的笑,“不急不急,迟早是要还回来的。你还是先去照看着喜笑那小丫头吧,绣‘活’怕是没有这么轻易便能解开。”

“王叔说的是,那墨钰就先告辞了。”墨钰离开了宫灯可照亮的范围,朝着黑暗处隐去。

晟睿看着他的身影和夜色融为一体,再分不清哪里是夜,哪里是人,心中突然感到一阵空虚,不禁嗤笑一声感叹道,“果然是老了,竟然如此情景也能泛上感伤的情绪。”

隐匿在暗处的影卫被自家王爷的感慨吓得脚一滑差点跌下墙头,抚着心口,暗呼:“好险、好险。”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108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