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暴性的小说-被陌生人吸奶很享受

挽桃低下头对着靳青轻轻说了一句:“公主,咱们还是进屋去说吧!”

靳青挑了挑眉:有道理。

挽桃将靳青房中的宫灯一一点起,然后给靳青讲了自己的故事。

原来,挽桃在被选中随靳青和亲之前,是有主子的。

她主家十四岁时,因相貌奇美被先皇选入宫中做才人。

可是由于年纪小冲动爱表现,在先皇面前做了一些过激的事情,引起了先皇的不喜。

原本宫中那些嫉妒主子受宠的女人,在看到主子被先皇厌弃后纷纷落井下石起来,就连她这个当初随主子进宫的丫环,也被送进了和亲的队伍。

胳膊扭不过动大腿,挽桃就这样和自己伺候多年的小姐分开了。

挽桃知道大溪朝的规矩,当帝王驾崩后,所有的宫妃都会被送进承恩寺修行。

像她家小姐那样跳脱,喜爱自由的性子,怎么能够受得住寺庙的清冷。

挽桃只要想到这些,就觉得自己心如刀绞,她想要快些打探到主子的情况。

听到相貌奇美又被人嫌弃后,靳青疑惑的看着挽桃:“你家主子是怎么拿着两王四个二,被别人憋成春天的!”她要是长者一张好脸,她就、她就、额,她好像也干不了什么!

挽桃呆呆的看着靳青:“什、什么!”她家壮士又在说她听不懂的话了。

靳青看着挽桃摇了摇头:“没什么,承恩寺的饭好吃么?”

挽桃点头应道:“听说他们那边的斋菜是大溪朝最好吃的!”

听到好吃,靳青挑挑眉:“明天去尝尝吧!”

挽桃先是一愣,然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谢壮士....公主。”

靳青:“...”壮士公主是个什么职称,教高级别?靳青莫名想起当年在高校连续多年在大一盘桓的岁月。

承恩寺不愧是京城的国寺,建筑风格恢弘大气,每日进香求签的香客络绎不绝。

靳青坐在厢房中,看着自己面前的一桌子菜不停的咧嘴:虽然桌子上摆着有鱼、有虾、有肉,可光是用鼻子就能闻出来,这些都是用面和豆腐做的。

靳青看着这一幕有些忧伤:老子可是要吃肉的人!

倩如和喜梅正站在桌子两侧伺候着靳青用膳,怡翠忙活着传膳,而挽桃则是已经溜去后院清修地,找她的前主子了。

靳青皱着眉头将面前的菜一盘盘的倒进嘴里:这都是豆腐、青菜也不下饭啊!

倩如和喜梅相互对视了一眼:看来今天的饭菜不是很和公主的胃口,她比平时少吃了一桶米饭呢。

一顿饭吃完,挽桃也回来了,只不过她的眼圈红彤彤的,显然是刚刚才哭过。

靳青看着挽桃的兔子眼什么都没有问,直接说了句:“回去吧!”现在赶到山下,应该还能找到些好吃的。

几个人急忙应是,用这靳青向山下走。

挽桃却将手悄悄伸向怀中,这里有她家主子交给她,让她找机会送到当今皇上面前的一方锦帕。

挽桃抓着锦帕,心里却是慌得不行,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了。

在寺门口,同过来接几人的泽仁汇合后,一行人刚走到半山腰的地方,就听见山脚下的集市中出现了一阵闹哄哄的吵杂声。

中间夹杂着人群的呵斥、尖叫、甚至还有怒骂的声音。

听到有热闹瞧的靳青,丢下众人自己嗖的一下冲下了山。

一旁陪同泽仁上山的大溪朝官员惊讶的看着靳青瞬间消失的背影,瞪圆了双眼惊愕的看着挽桃这些人:“刚、刚刚那是柔然公主?”

挽桃一听这话顿觉不好,赶忙向前走了一步:“公主在家之时就好舞刀弄棒,去了藩国后能耐自是更上一层楼,这有什么好惊讶的。”

官员呆呆的看着远方已经彻底不见的靳青:“是这样...”么?

靳青飞快的冲到山下,正好看到一群人围在一起,人群的最中间可以看到一个人正手舞足蹈的躺在半空中。

而围着她的那群人都大声的喊着什么...

靳青只觉眼前一亮,这个挺牛的,居然会飞!

谁想还没有等她感慨完,就听见人群的最中间传来一身振聋发聩的声音:“什么大力丸,这效果也不过如此嘛,哈哈哈哈...”

接着就听一声惨叫,而后靳青就见刚刚那个在半空中飞的人,浑身是血的向自己这个方向飞了过来。

靳青下意识的伸手一抓,刚好将人接在手中。

原来,这人的胳膊竟被硬生生扯掉了一条。

看着从他断臂处不断滴下的血,靳青赶忙的将人放在地上,自己则是向一旁退了两步。

靳青今天穿了一套新衣服,上面绣满了金丝银线。

由于靳青有一些用衣服擦手的坏习惯,因此挽桃为了让靳青爱惜这件衣服便告诉她说:这套衣服能换一个村一年的粮食。

看着那人的断臂还在继续流血,靳青一把拉住自己的裙角,豪气的将裙子提起来,生怕裙子上会沾到血。

她可舍不得将这么贵的衣服弄脏,这将来都是要打包带走的。

靳青下意识的接人动作引来一片叫好声,这时候,靳青就听刚刚那个声音的主人愤怒的推开人群向着自己这个方向冲过来:“你这女人,竟然敢接老子扔出去的人。”

这大汉大概两米多高,身上斜挂着一块兽皮,上半身有一半的部位露在外面,露出了他的两块胸肌和六块腹肌。

原本还想安安静静看戏的靳青,听到这话后顿时抬起了头:“你是谁老子!”

大汉低着头同靳青对视着,想不通这个女人见了自己之后,为什么不想其他女人那样尖叫着逃跑。

见大汉只看着自己却不说话,靳青皱起眉头冷冷的看着大汉,这人身上有一种腐臭的血腥味。

靳青的表情让大汉十分不悦,想都不想的,伸手就要过来抓靳青的胳膊。

但还没等靳青动手,就听大汉身后传来一个豪爽的声音:“巴库,怎么可以向女人动手。”

听到这个声音,被称为巴库的男人顿时停了手,对着身后一弯腰:“二王子。”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098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