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奶子侮辱强迫-被几个男人一起抽插的死去活来

“听说莫山主近日身体不佳,不知现在如何了?”陈方没有在意对方是个小辈,竟然主动给莫真斟酒。

这倒是让莫真有些受宠若惊,连动作也拘束了不少,“承蒙谷主挂记,家父最近已经好了很多了。”

陈方点点头,“我之前约过莫山主,可是他这一病我也只能把这事儿放到一边了,如今魔教的事情已经有了些许眉目,不知在下可方便去探望探望莫山主?”

陈方这话说的已经可以说是谦逊至极了,莫真脸上的表情都有些挂不住了,但是他父亲的想法,他这个做儿子的怎么能做主,只能模棱两可地说道:“身子好些是好些了,只是青杨山离此地甚远,现在又是要剿灭魔教的关键时期,还是不要因为家父的一点小毛病而耽误了正事。”

“怎么会是小毛病呢?”陈方品了品杯中的酒,“一病如山倒,莫山主素来身体强健,这一病可小觑不得。”

“那是那是。”莫真有些尴尬,他不是善于说谎的人,陈方这话里明显就是不相信他的说辞,只是他也一时间找不出什么什么理由搪塞过去。

陈方对莫真蹩脚的措辞也没有在意,“来,我敬你一杯。”

“不敢当不敢当,应当是晚辈敬您才是。”莫真连忙起身,恭敬地敬了陈方一杯,一口将杯中的酒饮尽,嗓子就跟火燎了一样热辣辣的。

“忘了提醒你这酒不能这样喝。”陈方有些无奈,“年轻人就是性子急。”

莫真心想要不是你来这一出,他也用不着这样啊。

“时候也不早了,贤侄,我也不和你拐弯抹角了。”陈方收敛了起了之前寒暄时候的表情,脸色变得复杂了起来,“若非我是有要紧的事情,也不会冒冒失失地找到你。”

莫真不是笨人,很快就想到了陈方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是要在今晚去了武林盟后找自己,这些日子他一直都在这里,陈方要是想找他根本不用等到现在,那么到底是什么契机会让他这个时候来找自己?

他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他直觉陈方会找自己绝对不可能是因为普普通通的事。

陈方根本没有给他任何缓冲的时间,一开口的话就差点把他吓得跌下座椅。

“莫公子可是相信盟主这两次所说的话?”

莫真心里感觉自己是摊上大事了,看着陈方脸上狐狸般的笑,他绝对肯定自己上了陈方的贼船了。

陈方眼睛弯起,皱纹挤到了一起,又重复问了一遍,莫真只能打哈哈地说道:“盟主一向光明磊落,这些事应该还用不着我们担心。”

陈方看着强装镇定的莫真意味深长地叹了一口气,“莫公子相信,可是陈某却不信。”

说着,就咧开了嘴笑了起来,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莫真意识到事情大发了,背后不禁冒出了一身冷汗。

等莫真离开酒楼的时候整个人都有些晕乎乎的,刚才所听所闻好像就是个梦一般,他四周望了望,没有发现陈方的身影,心才又落回了肚子里。

整个人就像是脱了水一般,他擦了擦额头的汗,看着湿漉漉的掌心,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油然而生。

陈方并没有说太多,有些事说的模棱两可,但是就是这样才会更加显得可怕,莫真打了个冷战,看着空无一人的街道,拔腿就跑,就像背后有鬼追一样。

刚跑了两步,又觉得这样慌张实在是不妥,跑又变成了快走。

等到他回到落脚点,同行的人都已经歇息了。

从陈方那里得到了那些含糊不清的线索让莫真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想也不想地敲开了他二伯的房门。

被扰了清梦的莫成珏脸色不大好看,若非是自己疼爱的侄儿,这下敲门的人指不定会有什么下场。

“说吧,这个时辰了找我还有什么事?”莫成珏只穿着里衣大咧咧地点燃了房中的烛火,“这破天气真的是热的人心烦。”

耳边听着莫成珏的抱怨,莫真这才找回了点儿人气。

“二伯!”

正在点烛火的莫成珏被莫真这冷不丁的一吼,蜡油不小心就滴到了他的手上,他渍了一声,教训道:“你这小子大半夜的嚷嚷什么?我还没死呢,你就给我叫魂!”

莫真有些不好意思,“二伯,我不是故意的,就是今天……”他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今天怎么了?”莫成珏翻了个白眼,“你回来这么迟难道是去找哪里的姑娘去了?想让我给你保密?”

“不不不!二伯您别误会!”莫成珏连连摆手,“这玩笑可不能随便开,您知道我爹管我管的多严,要是被他听到了少不得又要吃家伙。”

“那你就痛痛快快地说了,别磨磨唧唧地不像个男人。”

“今天陈方来找我了。”莫真压低了语气。

“什么?陈方那老头子找你干嘛!”莫成珏语气十分不满,语调顿时就扬了上去。

莫真一巴掌拍到了自己脑门上,自己小心翼翼地,结果莫成珏这一嗓子直接就全都吼出去了。

“二伯,你小声,小心隔墙有耳。”莫真紧张兮兮地盯着莫成珏,“我有重要的事要和你商量。”

“陈方那糟老头子能有什么重要的事会找你。”莫成珏有点怀疑,但是还是如言放低了声音。

“陈方他想见我爹。”

莫成珏大手一挥,“不见!”

“他说杨盟主身上有鬼。”

“杨和光的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他说当初杨旭尧的死有蹊跷。”

“杨旭尧又关我们……你说什么?”莫成珏突然瞪大了双眼死死地盯着莫真,“你再说一遍?”

莫真被莫成珏这样看着有些压力巨大,“这都是他说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他说如果你们想知道更多的,就要我爹亲自去见他。”

他以为莫成珏的暴怒却没有看到,他看到莫成珏反而是安静了下来,像是在思索着什么事情。

“二伯?”他轻轻唤了一声。

莫成珏假装咳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失态,“以后陈方这家伙再来找你,你就让他来找我,别的事你权当什么都没有听见。”

莫成珏这下也觉得有些棘手了,完美的外衣被戳开了一个洞以后,底下腐烂的地方就会一块接着一块地暴露出来。

“这件事你别插手,一切有我和你父亲。”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089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