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高中生小柔的游泳日记,情人又粗又长真舒服

吃饭间,郑颖浩问姜宝婵:“你对拍戏感兴趣吗?”

姜宝婵不假思索地说:“挺感兴趣的,能够体验新鲜事物对我来说也是个挑战。”

郑颖浩点点头:“我和陈英觉得,以后你迟早要转型的,不如早作打算。现在有个古装戏请你来演女一号,不过大男主戏,女主的戏份不多。如果你感兴趣,就让陈英陪你去面试。”

当姜宝婵得知自己有机会饰演一个古风剧的女一号时,一时间不肯相信自己的运气。

在愣了好一会儿之后才缓缓开口:“真……真的吗?”

郑颖浩笑了笑:“有什么难以置信的。能演戏没什么难的,红不红就要看你个人造化了。”

姜宝婵暗下决心,天赐良机,她一定要抓住机会。

等待试镜的那几天每天晚上都辗转难眠,害怕这是一个梦,睡醒之后什么都没有了。

试镜那天是陈英开车陪着她去的。

第一次参加电视剧的试镜,姜宝婵难免有些紧张。

试镜之前姜宝婵紧张地握住陈英的手说:“英姐,我从来没演过戏,我不会演啊。”

陈英安慰她:“没事,你不会演别人也不见得会。你那么漂亮,光是这一点就碾压一大波竞争者了。”

姜宝婵哭笑不得。虽然这话是赞美她没错,但听着怎么都不像是安慰人啊。

几秒之后,陈英觉察到不妥,连忙改口:“呃,我的意思是,你就当是一次新的尝试,尽力就好,不必太看重。这样的机会以后多着呢。”

试镜的屋子里有一架古筝,古筝是女主角绿袖的防身武器。由于绿袖的设定是双腿残疾,唯有用琴声保护自己不让别人靠近,或是在琴声中杀人于无形。

来试镜的会弹的可以弹奏,是加分项,不会弹也没关系。

姜宝婵坐到古筝面前缓缓弹奏起来。随着乐曲的响起,紧张的心情也渐渐平复。

姜宝婵弹奏了一曲高山流水,黑色长发如瀑,气质冷然,眼神带着一股萧杀之气,把人物一下子就烘托出来了。

导演和制片人看得连连点头。

虽然后来说台词的时候有些出戏,毕竟不是表演科班出身。不过制作人表示问题不大,后期配音可以解决大部分问题。

那个时候姜宝婵并不知道她已经被定下来了,还搭上了几个陪跑。

当天回家忐忑不安地等待着结果。

等待是一种慢刀子剌肉的煎熬。姜宝婵一刻都无法宁静,心浮气躁,练吉他也练不进去,看电视也看不进去,满脑子都是绿袖。

第二天一早,陈英就告诉她面试通过的好消息,可以准备去影视公司签约了。

姜宝婵七上八下的心这才坠到地面。

安全了。

研究过剧本之后发现,绿袖这个人物简直就像是为她量身定做的。她脚伤未愈行走不便,而绿袖是双腿残疾,这意味着拍摄期间她全程坐着演戏。绿袖的性格沉着冷静,姜宝婵想,她安静的时候,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人物设定对她这个半路出家的人来说太友好了。

姜宝婵意识到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否极泰来吧。

孙樱晓得知了这个消息,第一反应是不可能,姜宝婵怎么会有这么好的机会。当她到了陈英办公室确定这件事不是讹传之后,当下的反应是——为什么不是自己?

孙樱晓自问唱歌跳舞样样不比姜宝婵差,身高也比她高,身材无可挑剔,准备公演的时候为了维持身材一个月没吃过米饭。

说到演戏,自己不会演,姜宝婵自然也不会。为什么她能接到女一号,而自己不能?她好歹也是氧气少女的队长。

孙樱晓眼眶含泪地说:“英姐,你真是偏心。”

陈英安慰她:“你们都很优秀的情况下,水平差异微乎其微,唯一的差别就是谁的运气更好而已。”

陈英说得滴水不漏,孙樱晓无法反驳,然而内心还是有股不服气,觉得大家是同一个经纪人,凭什么姜宝婵就处处先人一步?

从陈英办公室出来,碰巧遇上了姜宝婵往里面进,两个人四目相对,孙樱晓对她怒目而视,冷冷地说道:“踩着姐妹们当垫脚石往上爬的感觉怎么样?”

突如其来的质问,姜宝婵不明所以,刚想开口,孙樱晓转身就走,弄得她莫名其妙。

进了陈英办公室,她闷闷不乐地问:“我是抢了樱晓的资源吗?为什么她对我的敌意那么大?”

“她和你说了什么吗?你别在意,和她没关系。该是她的我都会给她,不会少了她的。有些人就是人心不足。”

经过两周的表演培训之后,姜宝婵进驻剧组。陈英要带其他人,没空陪她,她一个人拖着行李箱来到剧组在横店拍摄基地附近租的酒店。

放好行李,她独自一人在酒店附近找了家店吃饭。陌生的领域,陌生的环境,和其他工作人员不熟,让她内心缺乏安全感。

吃完饭一个人也不想到处闲逛,立刻回到酒店。在开门的时候,姜宝婵听到对面房间开门的声音,下意识地转头一看,竟然看到段逸辰和林俊舒从房间出来。

在陌生的地方忽然见到认识的人倍感亲切,心里也生出一丝安全感来。她开心地和二人打招呼。

段逸辰一脸惊讶地说:“那么巧,你在这儿拍戏吗?我是陈导的剧组,你呢?”

“我也是。”

“我是这部剧的男一号,你演谁?”

“我演女一号。”

“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能合作了,这是什么缘分啊。”段逸辰装作对此事毫不知情。

林俊舒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的表演,忍不住在心里发出啧啧声:演技那么厉害,下一届影帝非你莫属了。

段逸辰问:“你吃饭了没有?”

她点点头:“我吃过了。”

“饿死我了,我先和林哥吃饭了,没事找你玩啊。”

姜宝婵连连点头。

第一场戏拍的是外景。

这是部群像戏,男女主没有感情线。虽然姜宝婵饰演女一号,但戏份和台词还没有一众男配角多。也正因为如此,导演权衡之下才同意让一个没演过戏的新人来演。加之姜宝婵爱豆出身,宣传的时候也有噱头。还可以让她一起打包片头片尾插曲,有赚不赔。

剧组要拍外景,一会儿要去山间取景。画好了装换好衣服之后,段逸辰忽然靠近姜宝婵,递给她一个东西。

姜宝婵低头一看是个布袋,她正困惑,段逸辰解释:“你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拍戏,肯定准备不多。山里蚊子多,这是驱蚊囊,你挂在身上就不会喂蚊子了。”

姜宝婵眼中流露出一丝感动,一股暖意从心底缓缓涌上来。她在身上比了比,觉得挂在哪里都会穿帮。

段逸辰笑着说,我帮你挂在胳膊上吧,你把袖子撸起来。

姜宝婵撸起肥大的衣袖,露出一截白玉似的小臂。段逸辰小心地将驱蚊囊绑在她的上臂,最后打了个活节。手法轻盈,整个过程都没有碰到她肌肤丝毫。真的是很有风度的一个人了。

很快开始正式拍摄了。

姜宝婵所饰演的绿袖出场很唯美。

黑色长发如瀑般倾泻,斜插一只绿色珠钗,绿白相间的襦裙,在落花缤纷中弹奏古筝。宛若仙境之中。

旁边几个剧组人员在不停地给她撒花瓣,花瓣洋洋洒洒地落在她身上,头发上。

姜宝婵弹古筝的时候有一股摄人心魄的气场。眼下的她在众人面前小小地惊艳了一把。

可惜人都是有短板的,姜宝婵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就破功。演技、台词功底都差了一截,还透着一股尴尬。

连和她演对手戏的段逸辰也有被她尴尬的演技弄得笑场的时候。

段逸辰在心里叹气:总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要不然让编剧把角色改成哑巴,不开口说话不就行了?

转而一想,哑巴才是最难演的,没有台词,全靠眼神,姜宝婵目前还无法掌握。于是作罢。

没办法,在反复NG之后,导演要求摄像多拍远景少拍特写。

姜宝婵一下子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臊得从耳根红到了脖子。

虽然台词都提前背熟了,但真正的表演和练习时候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而有摄像机和没有摄像机的状态又是截然不同。

姜宝婵面对好几个机位同时拍摄,紧张不已,台词都说得磕磕绊绊,更别提兼顾表情了。

一场戏演下来不断地NG,幸好导演是脾气好的,没有骂她。然而因为她一个人拖了剧组的后腿,反而让她愈发地无地自容了。

下了戏,姜宝婵去换衣间换衣服,把胳膊上的驱蚊袋解下来放在了桌子上。

这时候剧组另一位女演员也刚巧进来换衣服。

她叫王媛,饰演姜宝婵身边的侍从。

王媛看到了驱蚊袋,说:“段哥的驱蚊袋真是救了大家的命,否则全剧组的人都要喂蚊子了。”

姜宝婵心里一咯噔——难道全组的人他都送了?

随即勉强地笑了一下,顺着王媛的话头说:“逸辰对大家真是太照顾了。”

心里却有点泛酸,原来这个大家都有。

王媛继续说:“这个可是段哥的妈妈亲手用香料做的呢,我回家之后可得供起来。”

姜宝婵咬了咬唇。她为什么知道那么多?暴击X2。

转而又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她为什么会去嫉妒一个和她拥有相同东西的人?

段逸辰给了她的东西也给了别人,不正说明他一视同仁,没有偏私吗?

她为什么有种抑郁难平的感觉……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08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