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啊轻点啊再深点宝贝 村里唯一妇科医生

巫诺走到卫生间擦拭自己身上的污渍,随后便从卫生间离开她的座位。

见巫诺离开后,韩宋立马便从兜里拿出一小包药粉,倒进自己面前的柠檬水中,随后端到巫诺的桌前,一切都完成之后,韩宋才安心的坐在位置上等待巫诺。

“久等了。”巫诺从卫生间出来。

“没关系,刚才是我太鲁莽了,为了表达歉意,我把我的这一份柠檬水给你,不喝就是不接受我的道歉,我就当你还在生我的气。”韩宋指了指巫诺面前的一杯柠檬水。

“行,喝了我就得回去了。”巫诺将杯子里面的柠檬水一口喝完,清凉酸爽,很是解渴。

“好了,我们走吧。”巫诺拎起包,正准备离开,却被韩宋叫住。

“巫诺等会,那个,嗯,我想问问你和上次到你书店里的秦总是什么关系?我看着他对你很好啊。”韩宋等着他放在柠檬汁里面的药效,所以跟巫诺拖延着时间。

“你怎么突然问这个?我和他没有什么关系,我们...”话还没有说完,巫诺只觉得脑袋一阵晕眩,来不及多想什么便昏睡了过去。

韩宋见自己得手了,刻不容缓,韩宋找出巫诺的手机,在联系人上找到秦总,还说和他没有什么关系,这两人的电话都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打。

秦长胥立马便接通了巫诺的电话,却是一个男人打来的。

“喂,秦总,来星月饭店接下巫诺。”说完,不等秦长胥说话,便立即挂了电话。

用巫诺的手机,是个男人打来的电话,还让他去接巫诺,难道是因为巫诺出来事实。

秦长胥来不及细想,便立马赶到了男人口中所说的星月饭店。

到了星月饭店,秦长胥边看见巫诺一个人趴睡在桌子上,边便立即抱起了巫诺,带她回了家。

到了最近的一家酒店,秦长胥便立即叫医生来给巫诺看看,医生正在来的路上。

“好热,秦长胥。”巫诺醒来,一把抱住了秦长胥,便开始拽自己身上的衣服。

久在职场的秦长胥怎么会不知道巫诺这是怎么了:“坚持住,医生马上就来。”

看着此时衣衫不整的巫诺,秦长胥忍住冲动说道。

“难受,唔。”巫诺现在身体火热,很是难受。

这时,医生急忙跑上来,敲响了秦长胥房间的门。

秦长胥连忙整理好了巫诺的衣衫,让医生进来。

医生带来的还有一位护士,先是让那护士为巫诺做了临床检查,随后护士将情况告知了医生。

秦长胥看着现在如此难受在床上扭曲在一起的巫诺,对医生说道:“检查好了没有,快给他吃药,她现在很难受。”

“抱歉,秦先生,这位女士现在身体情况不接受药物治疗,如果强行进行药物治疗,会导致她以后怀不了孕,最好能......”医生停顿。

秦长胥咬牙切齿:“能什么?”

“最好找个男性对她进行男女之事,这样才能把伤害降到最低,秦先生要快些,如果这位小姐身体里的药物得不到发泄,恐怕会有性命之忧。”医生说道。

“滚。”此时的秦长胥脾气异常暴躁,这就是他请来的号称全国最权威的医疗团队,连一个小小的情药都治不好,他要他们有什么用。

医生走后,巫诺难受的起身,拼命地撕扯自己身上的衣服,衣服不堪重负的被巫诺撕开,漏出如雪般嫩白光滑的肌肤。

看到坐在床边的人,巫诺就好像看见了沙漠中,最清凉冰爽的一甘清泉,散发着清甜的气息,忍不住的吸引着她。

巫诺抱挂在了秦长胥的身上,巫诺渴望秦长胥那冰凉的肌肤,似是能缓解她的难受。

“巫诺,别这样。”秦长胥忍着难受,他很怕巫诺清醒过来后后悔。

不过仅仅是这些,还不够满足药物给巫诺带来的难受。

见秦长胥的致命吸引人的唇,够不到,巫诺想尽办法跪坐在床上,朝着秦长胥的唇吻了上去。

她撬开他的唇,舌头灵巧的在秦长胥口中吮吸着,和以往的不同,现在的巫诺,更多的是进攻,霸道。

秦长胥被巫诺撩的情迷意乱,那还是心里尚存一丝理智的望着她:“望着我,告诉我,我是谁?”

巫诺现在不想说话,不想睁开眼睛,只想在秦长胥的身上进行着无限索求。

见巫诺不肯回答自己,秦长胥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钳制住了巫诺的手脚不让她乱动乱摸:“说,我是谁?”

巫诺被逼无奈,只好睁开了眼,望了望,有些不满的说:“秦长胥。”

秦长胥继续问道:“你现在种了情药,我现在要替你解开,你醒来之后最好不要怨我,嗯?说话。”

“好,秦长胥,我好难受,帮帮我好不好?”此时的巫诺药效已经到达了极点。

得到了巫诺的许可,秦长胥终于突破了最后的防线。

一个夜晚,巫诺总是在不停的闹腾着,直到渐渐天亮,二人才睡了过去。

频进中午,公司里一会议室里面的人都在等着秦长胥,他们都在疑惑,秦总不是个会迟到的人。

巫诺渐渐睁开眼睛,窗外的阳光渗透进房间里,她连忙闭上眼睛,适应了一会后,才渐渐的睁开眼睛。

“啊。”感觉到嗓子都难受,巫诺发出了声,巫诺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哑了。

伸出胳膊才发现自己身上光的不能再光了。

下体的疼痛和昨天零碎的记忆,让巫诺把头转向一边。

秦长胥同样的在光着身子,自己枕在他的臂弯里。

巫诺这才意识到什么,连忙起床,用被子遮住自己:“秦长胥。”巫诺不可置信的看着秦长胥,没想到他乘人之危。

一夜好梦的秦长胥醒来,一眼便看见了情绪有些失控,穿好衣服的走到窗边巫诺。

自己要和秦长胥断开关系从此不相往来,为什么次次都是不如她的愿?巫诺心里有些绝望。

“巫诺。”秦长胥大喊,连衣服鞋子都来不及穿,立马跑到窗边抱下了巫诺。

没想到巫诺既然厌恶自己到这个地步,和自己发生了关系就想要轻生。

秦长胥心灰意冷,心情低到了谷底。

“你想要做什么?”秦长胥问道,虽然这件事情是他的错,但秦长胥生气巫诺轻视自己的生命。

巫诺冷漠:“我想要做什么你不是都看见了吗?”

见巫诺如此绝情,厌恶自己,那他只好离开,不在碍巫诺的眼。

临走前,秦长胥说道:“我以后不会再打扰到你了,见了面也会绕道离开,你就安心的过你的生活吧,还有,小心韩宋,他不是什么好人。”

说完,便离开了酒店,临走前又怕巫诺做什么过激的举动,于是派了两个保镖在暗中看着巫诺,直到她离开酒店。

秦长胥离开酒店就直接到了分公司的总裁办公室。

见秦总过来,秘书忙的跟在秦总的后面迎接。

坐到了总裁办公室,秦长胥对秘书说:“把a部门的一个叫韩宋的叫来。”

秘书听见命令,就忙的走到a部门办公室,找到了正在工作的韩宋,说道:“韩宋,总裁刚刚来分公司了,一来就点名要见你,你最近的业绩是不是很突出?然后总裁特地过来提吧你?”秘书向韩宋问道。

毕竟这个公司里,谁现在是红人,得到提拔,就会有人和你套近乎。

“总裁特意来了分公司指名要见我?” 韩宋惊喜的看着自己面前长相清秀,身材极好的秘书问道。

“那是当然,总裁每个星期1,3,5才来分公司例行检查的,要不然怎么现在来。”

韩宋长得极好,又前途无量,秘书自然是肯和韩宋多说两句话的。

看着自己面前和自己套近乎的秘书,韩宋拍了拍她的手,暧昧的说道:“小李,那我就先去了,晚上请你去ktv唱歌。”

“嗯,好。”秘书害羞的说道。

韩宋正了正西装,坐上了员工电梯,一路到达了秦长胥的办公室。

满心欢喜的敲响了门,秦总特地叫他,看来是秦总得了手,韩宋还在心里想着秦总会给他个什么职业。

“进来 ”秦长胥坐在办公室椅子上无聊的玩着花草。

他今天来确是是特意来找韩宋的。

“秦总。”韩宋朝着低眉弯腰的,在秦长胥的面前很是低姿态。

“韩宋,知道我今天来是找你什么事情吗?”秦长胥不紧不慢地说道,韩宋完全看不出秦总到底是个什么态度,但大多原因还是因为秦总把巫诺骗上了床吧,这让自己怎么回答。

“那个,秦总,您和巫诺,好事成了吧。”韩宋只能这么委婉的问到。

“嗯,好事成了。”秦长胥继续回答道。

韩宋在心里暗暗的擦了一把汗,这样,他的计划就完成了一大半。

“哎哎,秦总,成了就好,韩某能为秦总做点事情是应该的,就不用特意来分公司一趟,多麻烦。”韩宋客套的说着。

秦长胥似乎有些玩味的看着韩宋,继续陪他演着:“那有什么?说吧,你想从我这里要什么职位?”

韩宋心里暗自道喜,不在拘谨客套,该伸手的时候就得伸手去要。

“秦总,听说公司的总监位置还在空却着。”韩宋的面容上尽是贪婪。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081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