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哥哥在我被窝里弄 快穿女配大小姐

靳岩背着程岚,一脚深一脚浅,最后终于走出了这座大山。

走到外面的时候,大部分的警察都已经离开了,只剩下几个人在山脚下等着靳岩和程岚,好录好了口供就回去交差。而剧组的其他人,也都纷纷坐进了来时的剧组大巴。

靳岩将程岚放在剧组大巴的后面一个靠窗户的座位,然后再给自己留了一个位置,就下去和那警察认真地交谈了几句。很快,那警察就开车离去了,临走前,还忍不住伸出手与靳岩握了握。

送走了警察,也感谢完他们,靳岩才拖着疲惫的身子,打算回到大巴上去,去照顾昏睡了过去的程岚。

可这时候,表里不一的高导却突然拦住了他,并且一脸谄媚的开始跟他客套,拍马屁。

“呵呵!靳总,你这么大个的大忙人,怎么还会突然过来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真是抱歉,不过也正是没有想到啊!对了,靳总,我在这边租了辆小车,如果你不嫌弃的话,要不你就开我租的小车送岚岚回去吧!”

靳岩以前对这家伙还算客气,是因为他那时候还没有怎么对付程岚;如今这家伙,竟然连老虎崽子都敢摸,他这只大老虎,护短的母老虎,岂有不生气不记仇的?正是因为如此,这一次无论高导怎么在他面前寒暄客套和拍马屁,他都没有任何表情,完全一副不想搭理,也完全不给面子的样子。

他直接径直走过他的身边,一句话也没说,就上了那辆大巴。

在路过高雄的时候,而他那双明明静若深渊的长眸,此刻却隐隐透露出那阴鸷骇人的眼神,让他完全不敢直视。

高雄看着这样的靳岩,也总算明白了这个传说中冷面残酷的男子,究竟是怎样一种寒冷与暴戾。而他更是清楚,这样的戾气也并非是一般人只要在长期的演练中,就能做到的。

高雄立刻又想起今天下午他才对程岚做过的那些事,再看着今天晚上,靳总不惜千里迢迢,为了程岚这个传言中他并非在意的女人,竟然连夜从国内飞了过来。这一刻,他隐隐有一种预感,感觉这次靳总的过来,或许就是为了下午和晚上的事情过来找他麻烦的。

可是……为何,这一刻,他不但没有跟自己说要撤资,更没有骂他,说他,甚至是揍他的任何表现呢?

这让他开始疑惑了起来。

按照外面沸沸扬扬的传言,那他到底是在乎这个女人呢?还是不在乎呢?

说他不在乎的话,可为何他又连夜赶过来了,而且还不惜动用了国外的势力,启动了泰国这边的警察。

说他在乎的话,可为何这家伙到现在都没有要动手报复他的意思?

从这一刻起,高导就这样,一直处于这样的兢兢战战中。

他殊不知,他的所作所为,一切都被他看在眼里,并且采集了证据。

靳岩上了大巴以后,就径直朝大家问道:“请问谁的包里有退烧药?”

原本因为靳岩的突然到来,大家都纷纷安静下去,这会儿,沉默被靳岩打破以后,大家又立即纷纷骚动了起来。

这会儿,小声议论的议论,主动交出包里退烧药的好心人也立刻拿出退烧药,而其他的人也立即纷纷拿出包里的矿泉水,递给靳岩。

靳岩一一接过他们手里的东西,非常有礼的一一谢过。

这一刻,大家才突然恍惚,甚至是改观起来,原来这个传言中一直非常冷酷傲然的男子,其实也是非常平易近人,甚至还非常礼貌谦逊的男子。

一时间,大家看待靳岩的目光,再加上给他扣上的那顶C市最富,国内最富有的砖石单身汉的帽子的头衔,片刻间,就再次变了味道。

短时间内,车内那仰慕他的眼神,也立刻变得炙热了起来。

对于这些,靳岩一律都选择无视。

拿着退烧药和矿泉水,靳岩在众人的注视下,走到程岚的座位旁,就这样大懒懒的将她那娇小的身躯紧紧纳入怀里,轻柔且爱怜的抚摸着,顺着她的背脊,希望她好过一点。

他一边轻柔地抚摸她,一边亲了亲她的发顶,然后轻轻的呼唤她:“岚儿,先起来,吃了药再睡!”

正因为如此,车子里的异动很快又因为他的举动和声音而缓缓沉静了下去。

也许是因为拍了一天的戏,大家太累了;也许是因为晚上大家都四处找人累着了;也许是因为大家第一次见到这一对曾经在媒体上那么争锋相对,这一刻却这般亲密,大家错愕了;也许是因为大家被他们之间的这种情分所感动了;总之,这一刻,大家都非常默契的选择保持沉默。

而这时候,原本一直在最后的江远航也上车了。

他缓缓地走进大巴,模样有点儿颓然,与平时那个一直高高在上的贵公子,完全不是一个模样。

大家看着他这个模样,又听着后面那亲昵的对话,大家都更加不敢在说话了。

蓦然,这车内就陡然间静的可怕,徒留下靳岩在呼唤程岚的声音。

靳岩此刻一门心思的在程岚的心上,对于周遭的悄悄注视和打探,他早已经没有放在心上。

江远航从上车起,就不知不觉被车末尾那一排的双人座上的两个人的亲昵所吸引了眼球。

悄悄注视着这一对情侣,缓缓走到车的最后,在程岚和靳岩的斜后方选着了一个无人的座位坐了下来,然后悄悄打探起两人的动静。

程岚很快就被靳岩叫醒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还有点儿闹脾气,一边撒娇一边抗议:“讨厌!人家要睡觉!”

面对程岚这只有生病了时候才会流露出的娇憨与小女人情怀,他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

唇角微勾,像哄孩子一样地宠溺道:“乖,听话!先吃了药,等会就睡,好不好?”

程岚被烧得迷迷糊糊的,又困又累,听了这话,立刻乖乖的像一只哈巴狗,点头哈腰的张嘴含住了他递过来的药丸子,然后又就着他喂的水,然后将药吞了下去。

等一切好了以后,她才再次扑入他的怀里,狠狠地蹭了蹭,然后再找个舒服的位置就这样安安稳稳舒舒服服的睡了下去。

随后,车内就再一次安静了下去。

大约几分钟以后,大巴内就突然响起了手机的响声。

手机的铃声非常可爱,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儿童声音:

“爸爸接电话啊!爸爸接电话!接电话的爸爸是好爸爸,不接电话的爸爸是坏爸爸~再不接电话的爸爸,诺儿以后就再也不理爸爸了……”

靳岩惶急慌忙的从上衣口袋里找到裤子袋子,再从裤子袋里找到西装上衣的内袋子,最后终于在被程岚压着的西装袋子里找到了手机,然后就轻声接了起来。

电话的这短,男子说话是大家从没见过的温柔。

一直乖乖的劝着那边的孩子:“诺儿乖,爸爸在妈咪这边。”

电话那头抗议:“爸爸妈妈都坏,都可恶极了!把诺儿一个人放在家里!”

“诺儿声音小点,妈咪生病了,在旁边睡觉。”

那边呜咽了起来。

靳岩继续劝说着:“诺儿乖,爸爸和妈咪很快就回家。”

“什么时候?”

“拍完这部电影就回家。”

“可是那还要好久好久!你们简直就是在骗人!还说什么很快,可恶!”

“爸爸会让他们加快速度的!诺儿要乖,要好好学习。爸爸回来就检查你的功课,学得不好,爸爸会生气的。学得好,下次带你和妈咪一起去马尔代夫玩!”

当电话那端终于传来小孩子满意的笑容,和对马尔代夫的期待与雀跃的时候,靳岩总算放心了下来。

一次又一次好声劝说着、哄骗着这个正在电话那端闹脾气的小家伙,靳岩第一次在人前表现出自己这样仁慈和温柔的一面。

一些女配角和女工作人员,听着靳岩这样温柔的声音,宠溺的语态;看着这个传闻中非常戾气与冷酷的男子,此刻竟然变得这样温柔与和蔼,一时间都悄悄跌破眼镜,并恨不能自己此刻就是他怀中的那个被他宠溺的女子。

这样的男人,无论是长相还是能力,甚至是他身后的身世与背景,都是上上人之选;更何况还这样温柔与宠溺的对待自己的女人和孩子;这样的男人,能让女人不喜欢吗?这样的男人,能让女人不想拐着藏着,然后让他独属于自己一人吗?

想起刚才那些对话,再想起外界对这两个人的传言,剧组的人也渐渐开始怀疑起来。

这两个人,真的只是潜规则,包养和被包养,甚至是争锋相对这样简单的关系吗?

看这样的对话与宠溺的表情,事情应该没有这么见不得人吧。

瞧,靳总此刻还望着怀中的程岚悄悄甜蜜微笑呢!

这表情,分明是一个男人深爱一个女人才会流露出来的情绪……

或许,这两个人,本身就有感情的;过去,只是有什么误会而已;而程岚,也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不堪。

要知道,患难见真情。

若真是包养和被包养的关系,甚至是情人和二奶的关系,男人是不会管女人死活的,若是一个男人心疼一个女人,心疼她受伤,心疼她痛苦,心疼她发烧,害怕她遇难,若是这样的话,这个男人可是真的爱这个女人。

很庆幸的就是,他们都看得出,靳总对程岚,就是这样的心境!

这正好说明,他对她,是真心的。

江远航坐在后座,一直静悄悄地观察着两个人,看着靳岩这样体贴地照顾程岚,又这么细心的劝说了孩子,最后又面含微笑的拥着程岚静静的望着远方,仿佛对未来充满信心的样子。

看着这一幕幕,他原本对这事实非常不平衡的心,此刻却突然安静了下来。

爱一个人,就是要希望她幸福。

如今看着她能够过得幸福,他也知足了。

以后,他就这样默默的关注她,祝福她,他就已经非常满足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079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