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夫妻3人行真实体验,草字头有什么字

凌紫转头见是凌仙儿,方才那些闲言闲语,定是全被她听了个正着,上回太后寿宴上害了凌仙儿,她还被皇后关了整个月的禁足,原本心里存着恨意,想来再见着,定要给她几分颜色瞧瞧,可方才说了那么多镇北侯的坏话,眼下却还有几分心虚了,“七妹妹…你不是该在靖和宫里陪着舒嫔娘娘的么?怎么来这儿了?”

凌月倒是见惯了大场面,听闻是凌仙儿的声音,兀自先起了身,看着那梳了髻的妹妹小脸皱到了一团,方才那些话她该是都听到了,“我还以为是谁来了,原来是七妹妹啊?方才我和六妹妹不过是聊聊闲嘴子,你可别往心里去…”

她们两人这一人一口的七妹妹,可分明不想她的好,也没想着陆沉的好,凌仙儿却是定了定心才开再次开口,“四姐姐和六姐姐在这无人的地方,要说什么闲嘴子倒是都没外人听到。可后宫红墙内,竟然有人诅咒朝廷命官,这事儿我也是第一回遇到。一会儿父皇要去靖和宫用午膳,姐姐们说我该怎么和父皇说这的好?”

“哎哟?!”凌月一声冷笑,“如今靖和宫倒是风光了,先是出了个忠孝公主,现在舒嫔娘娘又怀了小龙子,可不是地位和往日不一样了么?这连父皇都要和你们一道午膳了,好让七妹妹有告御状的机会了…不过七妹妹尽管这么和父皇说说,看看父皇倒是什么反应?这镇北侯的病情,可是苏太医说的,病入膏肓只余三月阳寿,朝中文武百官全都知道,莫不是我和六妹妹说了句实话,就算是诅咒朝廷命官了?”

“你们…”凌仙儿竟是也一时口结,陆沉的病况她出嫁之前就清楚的,可听她们这么说他,她就是气不过,“我驸马是堂堂镇北大元帅,为大魏平定北疆,他杀过的敌比你们吃过的米都多,你们…你们岂可这么说他?”

凌月淡淡一笑,“这倒也确是,可依着七妹妹着口气,感情这前朝后宫,都还得对镇北侯他感恩戴德,说不得他半点的不是了?七妹妹,你倒是把父皇摆在何处?”

“……”凌仙儿顿了顿,再照着凌月的话说下去,可就是陷陆沉功高盖主的罪名,“我…”

她正语结,手腕却被人伸手一拉。灰色长袍从身后晃入眼帘,却将她挡在了身后。孙让跟在后面,未敢抬头。

陆沉拱手对凌月和凌紫一拜,“二位公主,七公主并非那个意思。她年纪尚幼,这番话该只是护夫心切一时意气,这本该是闺帷之中的言语,就无需传到皇上耳里了。陆沉…陆沉确是身子不好,让公主太过担心,才如此紧张…”

“……”凌仙儿在他身后听得一愣一愣,什么护夫心切?谁太过担心?我没有啊!

说了人的坏话,被他亲密之人听到也就罢了,今天这算是什么好彩头,竟然被正主也听个正着?凌月这才微微一笑,“还是镇北侯会说话!”她伸手拉了拉旁边早就怯怯的凌紫,“六妹妹,我娘亲在宫里做了午膳,这便先走一步了,你要不要也一起?”

凌紫这才对着陆沉欠身一揖,绕开他随在凌月身后去了。走到不远回身望了望,陆沉虽是病人,可那身气度翩然,一见不凡,不怪乎凌仙儿那么护着他…  

等二人走远了,凌仙儿才出了声,话语里几分埋怨,“是谁护夫心切了?”可想来方才四姐姐和六姐姐那番话,眼前的陆沉竟是阳寿要尽了,她却突然觉得几分凄凉,两颗眼泪啪嗒就落了下来,“…自我嫁给你就没问过你的病情,可也不是我不关心你,我是怕问起来你心里不好受…你今日倒是和我说说,我嫁给你的时候,便已经过了一个月,嫁过去侯府,又过了半个月,你现在还剩下几个月了…”  

“……”他的伤已经快好了,可真话他不能说,假话又不能随便说,方才才帮她解围赶走了四公主和六公主,现在还要哄着她,陆沉心里苦楚,忘了一眼旁边的孙让。

孙让这才上前一步,“公主莫要伤心,侯爷的身子虽还不好,可也并非那么短命…”

“那究竟还剩多久?”凌仙儿止住眼泪,拿着舒嫔的帕子给自己擦了擦,“孙让你不也是大夫么?你倒是跟我说说!”

“这…孙让也说不好,病人病情多有变数…”

听他再这么一说,凌仙儿干脆又咽咽呜呜了起来,兀自转了身,边擦着眼泪边走,伤心得抽泣不已,出嫁前隐隐有个等他死了就回宫陪娘亲的念头,现如今却不知为何这么伤心。

陆沉望着她的落寞背影,心口似被什么扎了一下,却叹了口气,望着孙让苦笑了一声,才由他扶着跟去了凌仙儿身后。

从假山出来,凌仙儿望见凌沁和舒嫔的背影,忙收了收眼泪跟了上去,将手里的帕子交到舒嫔手里。

舒嫔捂着那帕子,发现几丝儿湿润,又看着凌仙儿眼里有些红红的,便知道女儿方才哭过。“可是受了委屈了?跟舒娘亲说说?”

凌仙儿摇了摇头,倒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那日可不是她自己偏说要嫁陆沉,这下怎么好又到舒娘亲面前说委屈。

舒嫔自是知道,方才凌仙儿去捡帕子,陆沉是跟了去的。眼见陆沉咳嗽着被孙让扶了回来,该是两人又闹了小矛盾。夫妻间的事情,她这为娘也不好说什么,只劝了句,“仙儿啊,宽些心,凡是往好处想!”

容池散了一圈儿,眼看着午时的日头越来越烈,凌仙儿便和凌沁又把舒嫔扶回了靖和宫。

前脚方才进来,后脚便听到大太监苏又年又尖又长一声:“御驾到。”

下人们纷纷跪下行礼。直到凌钧跨进来前殿,凌仙儿才和凌沁欠身为礼仪。凌钧倒是抬手先扶了舒嫔,“自家人见面吃饭,都无需多礼了。”说罢看着陆沉,“镇北侯能想着带七公主回来探亲,朕心感宽慰!”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040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