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女儿和同学一起让我插 东北大坑的性故事

天黑闭眼,狼人开始操刀,场上只剩下两只狼,今晚必定是要刀预言家可是庞勒不让刀,那只狼也是个老玩家便知道邓毅辰和庞勒是在链子里,两狼意见不统一就会出现空刀现象,因此第三天出现了平安夜。场上还有7个人,链子里三个人有三票,加上警hui也只有三点五票,只有说服其中一个好人相信他们才可以取得最终的胜利,可惜这并不容易,天亮了之后,大家便都知道一张狼人牌肯定在链子里,不然绝不可能出现空刀的情况,于是狼狼开始互咬,就在大家都打算推邓毅辰的时候,竼子说绝不可以推预言家,丘比特还没有出现,以往丘比特第一轮就会报出自己,所以怀疑丘比特被女巫毒死了,如果这轮把预言家推出去,那只剩下一张神牌,狼人一刀游戏就结束了,竼子说的自己都不信,幸好有个平民牌今晚第一次玩这个游戏,被竼子慷慨激昂的言辞所打动,跟着邓毅辰将链子外的一张狼人牌投了出去。

游戏依然没有结束,场上还剩六个人,其中一张是猎人牌,如果今晚刀了猎人那他肯定开枪带走链子中的一个,这就只能打成平局,只有刀到一张平民牌,第三阵营才能获得最后的胜利,胜利掌握在庞勒的手中,他十分紧张,老早就闭上了眼睛等待刀人的那一刻,天亮了,上帝的声音响起,昨晚3号玩家死亡,第三阵营获得胜利,庞勒猛拍了一下大腿,大家纷纷嚷起来开始展开激烈的讨论,发表自己的看法,竼子则起身和邓毅辰还有庞勒拍了下手,庆祝第三阵营的胜利。

等讨论声渐渐小下来后大家才听到屋外淅淅沥沥的雨声,“这么晚了回家不安全,大家要是不嫌弃就在我家楼上睡一觉明天再走吧”,庞勒想了下继续说“如果有要回家的同学我让司机送你们”,邓毅辰和竼子没有留在他家过夜,都回了家,晚上邓毅辰躺在床上,想起今天侥幸赢了游戏后竼子开心的样子,忍不住弯起嘴角。

周日在图书馆完成作业后,竼子和邓毅辰便把葫芦和丙烯颜料从袋子里拿了出来,竼子咬着笔帽想了一下说“在上面画我们最想带对方去的一个地方怎么样?”,邓毅辰点点头,随即拿起颜料在葫芦上画起来,竼子惊讶的看着他动笔“你这么快想好了?”,邓毅辰“恩”了一声,继续埋头作画。

竼子用手撑住下巴趴在桌子上想了好一会,又在白纸上打了个草稿才敢用丙烯往葫芦身子上涂,“你这画的什么?好丑啊”,竼子画了一半去看邓毅辰的葫芦,发现上面是一栋还没画完的粉色房子,“别偷看,等我画完你就知道是什么了”,邓毅辰拿笔敲了一下她倚在他身上的小脑袋,竼子立马将头缩了回去,专心画起自己的葫芦来.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邓毅辰在座位上手指并拢向上伸展了一下有点酸痛的腰身,

“还没画好?”,他看向一旁竼子的葫芦,竼子伸手遮住他的眼睛,“一会儿再看嘛,给我五分钟,马上就好”,

“那我去上个卫生间了”,邓毅辰起身走了出去,还顺手拿了张白纸将自己画好的葫芦盖上。

等他出来的时候竼子的葫芦也画好了,他看到葫芦上有一个长满植被的小岛,小岛被紫蓝色的大海环绕着,一个赤裸的女孩正弯腰在金黄色的沙滩上拾贝壳,“你怎么不穿衣服?”邓毅辰问她,竼子嘟嘴说“反正岛上就咱们两个人”,邓毅辰将葫芦转了一圈也没看到自己,“我呢?”,他问道,

“在这里呢”,竼子指着一片绿色草丛中的两个黑点说,“你在草丛后面偷看我,所以就露出两只眼睛”,邓毅辰僵立在原地,额头上仿佛冒出了三条黑线,“我就这么猥琐吗?”,竼子忍住笑看着他不做声。

邓毅辰拿起画笔在葫芦上涂涂改改,最终把自己画了上去,还给竼子画了条裙子,蓝天白云,拾贝壳的女孩和冲浪的男孩,安静幽深的小岛,邓毅辰端详着“还不错,以后带你去这种地方,岛上要是就咱俩你就真不用穿衣服了”,竼子红了脸赶紧转移话题“你呢?画了什么,给我看看”

邓毅辰掀掉葫芦上盖的纸,竼子看到上面画的是一座粉红色的婚礼教堂,他将葫芦转了一下,另一面画着竼子穿着婚纱和邓毅辰依偎在一起,两个人中间是粉红色的桃心,

“这就是你想带我去的地方?”,

“恩”,邓毅辰点点头,那神色可一点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这么快就想把我拐回家哦?”

“那你愿意吗?”邓毅辰小声问她,竼子装作犹豫的样子说“这个我可要好好考虑一下”,

“考虑什么!”,邓毅辰捏了一下她胳膊,在他的眼神攻势下她只好举手投降“好我愿意我愿意”,

“这才乖嘛”,邓毅辰温柔的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他们将各自画好的葫芦彼此交换后便准备回去。

安庆高中的图书馆建在一处地势颇高的地方,因此连着一段蛮长的楼梯,站在楼梯顶端的石台上,竼子摇晃着和邓毅辰牵在一起的手说“邓毅辰,我的腿刚刚说他不想下楼梯啊,怎么办?”,

“问问你的手可不可以嘛”,

“他也不可以!”,没等他说话,竼子便跳到邓毅辰背上用两只腿夹住他的腰,邓毅辰笑着将竼子往上面抬了抬,伸出手环住她的膝关节。

“一个,两个三个……”,竼子趴在邓毅辰耳边数石阶层数,她的身体紧紧贴在他结实的后背上,几根长碎发随风在他下巴处扫来扫去,即使隔着外套邓毅辰也能感觉到她柔软的身躯散发出的暖意,他的喉咙不受控制的吞咽了一下,

“五一,五二五三,一共五十三层嗳,我还以为只有四十多层呢,没想到还挺长”,到了平地后竼子要邓毅辰将她放下来,

“不多待一会儿?过了这个村可没有这个店了哦”,邓毅辰侧头问她,

“放我下来”,她坚持道,邓毅辰将她放到地上,刚想直起腰未成想她又蹦了上来,“你看吧,过了这个村还是有很多店的”,她在他背后调皮的笑,让邓毅辰想起第一次见她时门上的玻璃挂件相互碰撞发出的叮当声。

竼子在家里的玄关处脱下鞋子,爸妈还没回来,她进了卧室将邓毅辰画的葫芦摆在平时写作业的桌子上,接着从柜子里拿出一个手工毛毡球,这是她最近的爱好,用毛毡做装饰品,这次她想做一对套娃徽章送给邓毅辰,刚鼓捣了几分钟外面便传来敲门声,“竼子,是我”,竼子听到是隔壁邻居苏昊然的声音,于是开了门,他穿着拖鞋站在门口说“我妈今天做了可乐鸡翅,让我叫你来我家吃饭”,竼子应了一声在冰箱里拿了两瓶甜酒便跟着去了。

竼子从小就爱吃隔壁阿姨做的可乐鸡翅,因为父母工作忙的缘故,不能按时在家做饭,所以竼子经常跑去隔壁蹭饭吃,两家的关系很好,节假日也偶尔一起结伴出去旅行,苏昊然就像竼子的哥哥一样,不论在家还是在学校都会照顾她,吃完饭后两人在小区散了会儿步便去打羽毛球,

“你们班氛围怎么样?”,苏昊然慢悠悠的将球打给她,

“比起高一大家更努力了,好多人午休都在学习”,竼子咂咂嘴将球打回去,

“听说你这次月考不赖啊,进步蛮大,英语老师来我班上课还夸你来着”,

竼子看着飞过来的球说“确实有进步一点,所以要更努力才不会被人追上”,她用力将球打了出去,

“我觉得你最近好像变了点”,苏昊然的目光和竼子在空中对视了一下,“什么?”,“感觉你新学期整个人都更有冲劲了”,竼子笑了笑说“受他影响吧”,虽然没明说他是谁,但两个人都心知肚明,

“欸,你新同桌怎么样啊?”,羽毛球仍然在空中来回飞舞,

“挺好的一个男孩子,说话特别温柔,你认识他吗”?

“不认识,就上次去你班找你拿钥匙的时候见过”

“哦,蛮多女孩子喜欢他的,动不动就有人送吃的过来,他都不怎么吃,基本都给我了”

“那他有女朋友了吧?”,苏昊然心不在焉的将球打过来,“有啊,是个特别漂亮的女孩子”,竼子轻轻挥了下球拍将球打回去,羽毛球落到了地上,

“你不会……”,竼子没继续说,看着他蹲下身捡起球打过来,“恩”,他轻哼了一声,不是竼子耳尖压根都听不到,她咬了咬下嘴唇“其实,他好像没女朋友,也……没男朋友,要不要我帮你问一下”,苏昊然使劲将球打了出去,咬牙切齿的念她名字,竼子可以从他的眼神中读出里面的含义:刘竼子,你丫的敢耍我,竼子毫不在意的用含笑的眼神回应他“就耍你了咋地”,接下来打球两人便避过了这个话题,一直打到天黑才回家。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1020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